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满城尽论黄金甲

李清 何东

 ■极尽奢华的宫殿、华丽炫目的服饰、精益求精的道具以及人山人海阵势庞大的战争场面,都无法遮掩《黄金甲》苍白的人物形象和捉襟见肘的情节。

  ■并非是“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而是无数个浑圆的大白馒头一直在眼前勃勃蒸腾。

  ■再大牌的明星,在如此张扬的置景之下,都只能是见物不见人。

  ■《满城尽带黄金甲》

  ■2006年12月14日公映

  ■推荐指数:★★★☆☆☆

  “东施效颦”造成的拙劣

  巩俐作为中国在国际影坛上最有代表性、最耀眼的女明星,尽管一直风光无限,但打从十年前她离开张艺谋摄影机的凝视,再没有哪一部电影能让她焕发出令世人啧啧称奇的夺目光芒。而同样,失去巩俐后的张艺谋电影,也没有再出现过任何一个不可替代的“谋女郎”,即使是由他一手捧红如今在国内外都炙手可热的章子怡。的确,巩俐就是张艺谋电影最好的标签,她与生俱来的东方女性的冷艳、激情内蕴的性感,一直恰如其分地阐释着张艺谋的早期电影(从《红高粱》、《菊豆》,到《大红灯笼高高挂》、《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封闭宅院中一个个女性情欲遭到扼制、从而不顾一切毁灭周遭、扑向黑暗。

  曹禺先生的代表作《雷雨》中的繁漪恰好就是这样一个女性。因此,当巩俐十年后再次遭遇张艺谋,当《雷雨》遭遇《满城尽带黄金甲》,我们都有理由期待,张巩能够重新缔造他们“天作之合”的神话,重温昔日的“光荣与梦想”。

  然而,流水落花春去也。巩俐依然风华绝代,演技也可圈可点,甚至在这部影片中她还难得地流露出从前不曾拥有的贵气和霸气,与她所扮演的拥有半壁江山的王后形象十分吻合,而且,还有亚洲最有魅力的男演员周润发的倾力加盟。但是,极尽奢华的宫殿、华丽炫目的服饰、精益求精的道具以及人山人海阵势庞大的战争场面,都无法遮掩《黄金甲》苍白的人物形象和捉襟见肘的情节,张艺谋到底无法挽回自《英雄》以来日渐沦落的声誉。

  《黄金甲》的人物关系和故事脉络都源自《雷雨》。《雷雨》的背景是三十年代封建官僚的家庭,《黄金甲》把这个故事搬到五代十国。抛开真实的历史不谈,单就影片中所营造的“伪历史”氛围:无以复加的奢华下,漫溢着颓靡情欲颜色的宫殿、三千佳丽齐刷刷呼之欲出的酥胸、太子和宫女性含义极浓的口含指头嬉戏……无不漂浮着肉欲横流的气息。可是影片非造出一个与周遭氛围十分“各色”、处处讲“规矩”和礼教的老王,显得十分生涩和勉强。重阳节老王在菊花台上、文武百官面前握着王后的手,两人煞有介事的一起合力书写“忠孝礼义”,未免滑稽可笑。在这样的情景中,观众很难进入影片刻意要强调的肃杀气氛,对人物的命运也无法感同身受。

  巩俐扮演的王后对应着《雷雨》中灵魂人物———繁漪。这个女人心中燃烧着一团火,随时要烧毁自己和周遭的人。“喝药”是《雷雨》的重场戏,繁漪先是反抗,但当周朴园命令和她有不伦关系的周萍也跪下请“母亲”把药喝了,繁漪立即流泪崩溃,飞快地把药喝下掩面而去,这里把周萍迟疑难堪的心理、繁漪的几欲撕碎心灵的痛苦都表现得淋漓尽致。《黄金甲》也照搬了这个情节:太子未经老王吩咐就主动跪下软绵绵地请“母后”喝药,王后不为所动地坐着。这个毫无层次毫无力量的表达,把名剧的神来之笔生生糟蹋,我不由得叹息东施效颦的拙劣。

关于人物关系,《黄金甲》倒也不是一味照搬《雷雨》,比如凭空添加了小王子元成这个人物。但离开名著,《黄金甲》立刻暴露出笨拙。电影中王后对杰王子的母爱、对祥王子的爱恨交加,老王对祥王子的舔犊之情、对杰王子的倚重,都有许多展现,但唯独对这个最小的王子,他们却共同表现出无视和当他透明。难道他存在的价值仅仅是最后一剑把祥王子送上死亡之路,或是为了让周润发可以歇斯底里地鞭尸?总之,小王子就像画在纸片上的人一样,显得扁平而没有血肉,当最后周润发恐怖地挥动金属腰带把他抽成肉酱,观众却显出前所未有的冷静和没有心肝。

张艺谋早年电影备受争议,但无论对他赞美也好,尖锐批判也罢,都没有人质疑过他讲故事的能力,他的电影总能深深地裹挟着观众,让人在剧情中一咏三叹。然而,自从《英雄》开始,也就是张艺谋开始所谓的“大片”旅程后,他的电影常常陷入了故事无法周全的尴尬。同样的,几个中国大导演轮番上演中国的“古装武侠大片”,场面越来越宏大,服饰越来越华丽,音乐越来越煽情,明星的阵容越来越豪华,但电影也越来越平庸空泛。在这些所谓的“大片”中,我们触摸不到真实的人性,感觉不到生命的悸动,这真应了“钱是万恶之源”的老话。

  中国所谓的“古装武侠大片”从此可以休矣。

  无数“馒头”引发的走神

  北京,长虹影院,首轮第一场,19点整,座无虚席。爱讲“硬道理”的张伟平先生,这回绝不用担心票房会有什么亏欠。

  乳房、乳房、乳房———似乎经过特殊挤压处理的大批量丰乳,从《黄金甲》开片伊始,就让人的目光想躲都闪不开。穿插着一队兵马黑夜穿行的镜头,过于丰满的乳房群体至少连续出现了五次。面对这样的铺张,尽管我反复压抑着自己内心的低级趣味,可暧昧的念头终于还是没忍住冒了出来:并非是“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而是无数个浑圆的大白馒头一直在眼前勃勃蒸腾。

  琉璃、琉璃、琉璃———到处是明灿耀眼的琉璃,极尽奢华的种种场景,随着“雄起”的激昂音乐,叠楼架屋地无限呈现。相比起之前张艺谋自己的《英雄》、《十面埋伏》,还有之后的《无极》、《夜宴》,《黄金甲》在搭景摄影之上,确实可谓登峰造极。再大牌的明星,在如此张扬的置景之下,都只能是见物不见人。

  如此丰乳与琉璃式的“阿房宫,三百里”之后,导演到底想讲述怎样一个动人故事呢?对,是悲情《雷雨》的古代版。主要人物也都对着呢,大王周润发———周朴园;王后巩俐———繁漪;太子刘烨———周萍;蒋婵李曼———四凤;蒋太医倪大宏———鲁贵;蒋氏陈谨———鲁侍萍;王子周杰伦———周冲。应当说,张艺谋及其文学策划班子,这回以《雷雨》作为《黄金甲》的“锅底”,是一个非常明智的故事选择。好故事找到了,巨额投资是现成的,明星班底个个不弱,因此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可惜此片借来的不是东风,而是跟《雷雨》根本相悖的西北风。张艺谋及其创作班子忘记了:《雷雨》中所有的阴森、诡异、复杂、错综,都只能在那种灰暗而朴素的背景之下去讲述,如何能跟“满城黄金”靠得上一点点边际呢?所以,张艺谋此次再度陷入了形式与内容分裂成两张皮的导演矛盾当中。

  一个充斥宫廷大内阴谋暗算的故事,如何可以在一笼屉跟着一笼屉白花花如大馒头般的丰乳群体和触目惊心的黄金琉璃当中去展开呢?应当说,周润发与巩俐甚至包括周杰伦那眉目模糊的表演,如果单独拿出来当短片观看,都非常出色。可是,每次阴谋线索刚一展露,超级波霸就开始出来骚扰观众的注意力了;每一次人物冲突正要打开,琉璃的飞光溢彩,又立即将所有的阴郁氛围无厘头成了“正大光明”。在这样一次又一次“丰乳———阴谋———琉璃———狡诈”的互相分解与割裂过程当中,每一次身披重金铠甲的大王周润发、头顶耀目凤冠的王后巩俐的怒发冲冠与癫狂发作,都在堂而皇之的豪华背景之下,简直如同电视晚会主持人的做作煽情!所以我一直不得不被迫放弃入戏,而只能尽情享受丰乳与琉璃的“视听盛宴”。恰恰是最边缘的蒋太医倪大宏,还有突然从天而降的蒋氏陈谨,他们稍微朴素的服装及平实的表演,却能让我从半途当中偶尔进戏,可惜他们的戏份又太少。

 观众的情绪被不自觉地调动、积蓄着,等到形貌状如太监的刘烨突然向王后大叫道:“你真的准备动手了吗?”全场终于爆发出哄堂大笑!而且随着刘烨完全离谱的表演一直在笑!

  影片至四分之三时,《黄金甲》已经不约而同了《夜宴》的宫廷乱吵与仇杀———因为没有逻辑所以杀得人毫无感觉。再到周杰伦率领密如蝼蚁般的“黄金甲”部队与大王的灰军决战时,大型团体操已见端倪。灰军彻底击溃“黄金甲”之后,居然连留给观众悲惨想象的两分钟都不到,马上有宫廷“环保工人”开始辛勤冲洗台阶并遍地铺开黄菊,而灰色大王部队则已整齐列队,开始以庆祝重阳节的名义,进行团体操表演。

  在一个高高的华丽祭坛之上,所有的人终于死光光了。音乐、字幕起,讲述宫廷阴谋的《黄金甲》,却在全体观众的喜笑颜开中宣告结束。我有些不明所以地走出影院,只听见两位女性认真地调侃道:“他们一个接一个地都死了,可我一点都不难过!”另一个则小声耳语道:“瞧人家巩俐那胸!啧啧!”

  我忍不住笑了。

原载:《北京青年报》2006年12月18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10286]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