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世界文学

评古希腊索福克勒斯悲剧

李锦文

 

 

索福克勒斯在埃斯库罗斯的基础上在古希腊悲剧中引进了第三个演员,使得人物关系更加复杂,戏剧情节更加丰富,戏剧冲突更加突出,加强了人物的对话和动作使之更符合人物的性格发展,对古希腊悲剧的发展起了巨大的促进作用。

 

索福克勒斯活到九十岁,他一生写过大约130部悲剧和羊人剧,但只有七部悲剧完整地保存下来。关于奥狄浦斯的故事,本来埃斯库罗斯写过三部曲,但只有其中的一部《七将攻忒拜》传世。索福克勒斯也写了三部,但不是三部曲,而是三部独立的剧本,好在它们都完整地流传了下来。

 

索福克勒斯生活在雅典繁荣昌盛的时代,他热爱祖国,热爱雅典,歌颂雅典是人类创造的奇迹。他的剧本是盛世文学的代表,他在剧本中歌颂民主,歌颂人,歌颂人的聪明才智和创造力,描写人的独立的性格,随着环境的改变人的性格也不断地发展。希腊人相信命运,索福克勒斯在剧本中写了许多英雄人物却有着苦难的命运,但他们不向命运低头,而是进行积极的斗争,宁可忍受巨大的苦难甚至遭受灭亡。他把人物写成理想化的崇高的英雄!他所创造的人物具有鲜明的个性, 而不是某种类型化的形象,因而更有生气,给人的印象更加深刻,更能打动观众和读者的心灵。

 

索福克勒斯为了突出人物的活动,就使对话成为悲剧的主要部分,使合唱歌退到次要地位,对于歌队的作用也进行了改造,他们也参与了与剧情发展有关的活动,成为了悲剧整体的有机部分。索福克勒斯使古希腊悲剧发展到成熟的阶段,后世的雅典人甚至以他的作品作为标准,用以衡量别的作家的作品,由此可见他在古希腊悲剧史上的

崇高的地位。

 

一个英雄人物的悲剧命运

--《奥狄浦斯王》

 

奥狄浦斯为逃避他的苦难的命运--那使人害怕的神谕--说什么他将杀父娶母,就离开了科林斯王宫到处流浪。有一天他来到了忒拜城遇到一个怪物--人面兽身的女妖--斯芬克斯正以出谜语的手段残杀人们。奥狄浦斯感悟出谜底杀死了妖怪,解救了人们,解救了卡德摩斯的城邦。忒拜人把他视为救星,立他为王,并把孀居的王后嫁给了他。他和王后生了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应该说他们的生活过得称心适意。但是有一年狄拜又发生了灾难,瘟疫流行,庄稼颗粒无收,人们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于是各种年龄的乞援人围坐在宫门前的神坛边,他们手捧系羊毛的橄榄枝向神明苦苦地哀求。

 

奥狄浦斯听到了人们的哀求呼告,就走出宫来亲自打听人们是害怕什么还是渴求什么恩典?一个老人--宙斯的祭司向他求告:奥狄浦斯,能力无比的王,我们全体乞援人求你了,设法解救我们。他们把奥狄浦斯当作伟大的英雄,他们深信他会像当年清除那人面兽身的女妖一样,也能清除现在的瘟疫,要他拿出好的主意,救救城邦,也保住自己的美名。

 

面对当前的瘟疫,奥狄浦斯的痛苦超过了任何其他人的痛苦,不知道他哭过多少回,想过多少主意,但在当时条件下人们对自然灾害无能为力,奥狄浦斯也是一样,他无法清除瘟疫,他想到的唯一的解救办法就是去向福波斯神殿求问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瘟疫?他要按神的指示来解救城邦。被他派去请求神谕的克里昂带回了福波斯的指示,要清查杀害前王拉伊奥斯的凶手,放逐或者流血,这场祸害忒拜的瘟疫才能平息。奥狄浦斯当即表示:我要从头追查这血案,弄个水落石出,报复对城邦和神灵的这一罪行。于是他派人去把忒拜的人们召集来他的神坛前,他当场宣布彻底追查这一案件:不论他是单独行动还是带别人一起干的,愿他罪恶的生命在极端的不幸中灭亡。奥狄浦斯为了追查凶手,情绪很激烈,他把自己也摆了进去:如果我知道谁是凶手,却把他藏匿在我的宫殿里,我愿意受到刚才对凶手一样的诅咒。

 

克瑞昂请来了先知特瑞西阿斯,这虽然是个盲人但立即感悟到奥狄浦斯本人就是当前要追查的人,他觉得在智慧对智慧者不利的地方,拥有智慧是多么可怕,于是他采取了回避的办法,不肯说出那杀人凶手到底是谁,只是要求放他回去。但奥狄浦斯的态度却非常粗暴,威胁他,如果他不把杀人凶手说出来,他就参与和策划了那起血案,逼得特瑞西阿斯终于说出了神谕:你就是那污染这地方的罪犯。于是两人的冲突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奥狄浦斯认为这是克里昂为了觊觎他的王位,而与那所谓的先知串通起来,把那杀人的罪名强加在他的头上。后经王后伊奥卡斯特调解消除了怒气。

 

奥狄浦斯不愧是一个伟大的人物,他明知追查这个案子越是深入越是对自己不利,但他并不敷衍了事,而是仍然要彻底追查,他要求王后派人去把当年的牧人叫来,他要亲自查问。牧人不肯说,他就要把他捆挷起来进行拷打;王后好心地劝告他:如果你还关心一点自己的生命,就别再追问这事啦,我已经够痛苦的了。这已经暗示了他的身世,他的命运。但奥狄浦斯以他固执的态度不肯放弃追查,终于弄清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是他打死了拉伊奥斯,又玷污了母亲的婚床,使得王后自缢身亡,他自己悲愤之极刺瞎了眼睛。并要求将自己放逐出国,以惩罚这种骇人的罪行。

 

原来当年拉伊奥斯听到神谕,他将被他自己的儿子杀死,于是在他的儿子出生后即用钉子把他的两个脚踝钉在一起,然后要他的仆人把他弄死。他的仆人--就是那个牧人,因为下不了手,就将他送给了科林斯的牧人,科林斯的国王波吕玻斯从牧人手里接过来收为养子,这个婴儿就在宫中长大,取名奥狄浦斯。后来他从神谕得知他的苦难的命运,他只道科林斯的国王和王后是他的亲生父母,因此他就到处流浪以回避这种命运,却万万想不到他和波吕玻斯并没有血缘关系,而他在完全不知的情况下应验了他的恶运。

 

我们要说奥狄浦斯才是一个真正伟大的人物,当他得知神谕他就自觉地与这种命运抗争,他根本不去想科林斯王位的继承权,他一心想的是只要回避那种恶运,就在报信人向他报告了波吕玻斯已死科林斯人要立他为王的消息时,他还在害怕玷污母亲的床榻而不敢回去,因为他的母亲还在。这样自觉地回避恶运的人难道还是一个思想污浊的人吗?至于他杀死了拉伊奥斯完全是出于自卫,而且他根本就不知道拉伊奥斯是他的父亲;而他与自己的母亲结婚,同样一点也不知情,那是城邦强加给他的一场婚姻。不仅他不知情,他的母亲也不知情,他的母亲只道她的儿子早就弄死了:那可怜的孩子没有杀父,他自己倒先死了。俗话说,不知者不为罪。尽管奥狄浦斯的行为应验了神谕,却并不是他的罪行,而是他那不可回避的苦难的命运,真正有罪的是那些所谓的天神,是那些天神们的恶意的安排,使凡人根本无法抗争,奥狄浦斯尽管做了国王,但他也是一个凡人,他也只能屈服在命运之下。我们设想一下如果奥狄浦斯不那样坚持清查到底,像王后伊奥卡斯特劝告他的一样关心一下自己的生命,那么谁又敢对他这个正在当权的王上实行“流血或放逐”之刑?先知特瑞西阿斯不是说过,我永远不会暴露我的不幸,为了不暴露你的不幸?他的这种悲惨的结局正如报信人所说:自找的痛苦总最使人伤心。但就是这种自找的痛苦,正好说明了他处理问题的公正和公允!的确,他光明磊落,全无私心,而且他对说过的话身体力行,当事情真相大白以后,他就痛苦地喊道:既然我是一个最不幸的人,是那个被众神宣布不洁的人,我哪敢抬起眼睛正视忒拜这些东西?于是他用金别针刺瞎了自己的眼睛。他大声叫人把宫门打开,他声明流放自己出国。对于奥狄浦斯的这种命运,忒拜人民表示同情,剧本通过歌队长说出:不幸的人呀,什么疯狂追上了你?什么凶神恶煞猛的一跳,冲出了地狱的最底层,落到了你不幸的命运上?这就是一个英雄人物与恶劣命运的激烈的抗争,但终究逃脱不了那使人惊颤的悲剧的命运。

 

一个悲剧英雄的最后归宿

--《奥狄浦斯在科洛诺斯》

 

关于奥狄浦斯故事的第二个剧本--《奥狄浦斯在科洛诺斯》虽然不像埃斯库罗斯那样是写三部曲,而是一部完整的悲剧,但它的故事与《奥狄浦斯王》相衔接。奥狄浦斯的悲剧命运被揭示以后,他自己请求将他放逐出国,但当时忒拜人没有执行他的这一决定。由于时间的流逝,他的悲愤之情也渐渐地冷却,他也想到他原来对自己的惩罚过了头,他也不再想到要被放逐了。可忒拜人却重提这一件事,他的两个儿子和他的亲戚克里昂,本来可以保护他,却根本不给他说一句话。让他这出身高贵且双目失明的衰老之人只得在国外的陌生的土地上到处乞讨,徒然接受人家的一点残羹冷炙。幸而他的女儿安提戈涅一路陪伴着他招扶着他,给他充当向导,使他破碎的心灵也得到了一丝安慰。

 

经历过漫长岁月的流浪,奥狄浦斯和他的女儿来到了雅典的一处地方,野生的月桂、橄榄树和葡萄藤茫茫一片,那是复仇三女神埃里倪斯们的圣地,奥狄浦斯说:这是我的命运的暗号。因为阿波罗曾经向他预言过,他走到女神的圣地时就可以得到他的生命的归宿。但当地人却再三盘问他的身世,当他们得知他就是奥狄浦斯时,竟然不顾原来的承诺,要他离开这个地方,他们把他看成坏人,他们害怕神怒。奥狄浦斯说:你们害怕我的名字,并不害怕我这个人和我做过的事情,因为我在其中是受害者而不是害人者。我是一无所知地做出这些事情,而伤害我的人却是明明白白想要毁灭我。因此他请求当地人去把雅典的国王请来。

 

悲剧还有另一条线索,他的两个儿子为争夺王位又在为这个家族酿成新的灾难。他的小女儿伊斯墨涅经历过千山万水来到他的身边向他报告埃特奥克勒斯已将波吕涅克斯放逐出国,而波吕涅克斯认为他是长子本应继承王位,却被他的弟弟篡夺了,于心不甘,他得到阿尔戈斯国王的支持带领七支军队前来进攻忒拜,一场骇人的战争即将发生。埃特奥克勒斯和克里昂得到神谕,神明们原先把奥狄浦斯打倒,现在又要把他扶起,因此他们想把奥狄浦斯请回去,把他安置在卡德墨亚边界附近,既把他抓在手里,又不让他踏入国境。奥狄浦斯听了这些话非常愤怒:由我来判定这场战争的结局,让现今占有王杖和王位的那个不能继续占有王位,让流亡在外的那个不能回国。

 

雅典的国王提修斯来到奥狄浦斯身边,因他早就听说过他的故事,对他的命运很同情,问他对雅典城邦和他本人有什么要求?他说他自己也曾流落国外,在异国他乡长大成人,冒着别人不曾冒过的危险。他不会规避或拒绝援救像奥狄浦斯这样的异国客人。奥狄浦斯要求他死后埋葬在雅典的这一块土地上,他将给雅典最大的回报:保卫雅典永远不受忒拜人的侵犯。提修斯慷慨地答应了他的要求。奥狄浦斯又告诉他,他的那个在位的儿子想把他弄回去安置在边界上,使他无法自主,好控制他,作为对付他另一个儿子的工具。因此他请求提修斯保护他不让人抓走。提修斯说:我知道没有人敢把你从这里拖走,不顾我的反对。即使我不在这里,我的名字也能保护你不受伤害。可提修斯一走,克里昂就来到了,他要奥狄浦斯跟他一起走,对他说尽了花言巧语:不幸的奥狄浦斯啊,听我的话,回家去!全体卡德墨亚人有权利要求你回去;尤其是我……老人啊,我看见你流落他乡,多么可怜……但奥狄浦斯立即揭露了他的阴谋:你这能从任何“权利”的托词生出诡计来的大胆狂徒,为什么要对我玩这一手,想再次使我陷入痛苦不堪的陷阱……我要向这里的人揭露你的卑劣,你是来带我的,但又不是想带我回家去,是想把我安置在靠近边界之处,以免你的城邦遭到来自这地方的麻烦。这种好事没你的份儿,我的冤魂将不断出没于你的地方。至于我的国土,我的两个儿子,只能分得到他们死后够他们躺下的那么一大块。因为奥狄浦斯早就看清了他们的本质,他再也不会上他们的当了。

 

用花言巧语的欺骗手段达不到他的目的,克里昂就露出了他的凶恶的本相:你的两个女儿,一个已经捉住送走,另外一个我马上也要这样做。克里昂终于抓走了他的两个女儿,并威胁说:你再不能靠这两根拐杖走路了。由于奥狄浦斯和歌队的大声呼喊,提修斯从祭坛那里赶了过来。他得知克里昂抓走了奥狄浦斯的两个女儿,他就立即发布命令:步兵跑步,骑兵快马加鞭,走到两条大路交叉的地点,免得那两个女孩被拖过去了。他又对克里昂说:不把那两个女孩子带回来,领到我跟前,就别想离开我这里。

 

雅典的国王提修斯确实成为了他的守护神,他的军队把他的两个女儿护送回来了。奥狄浦斯很感激,也很激动:但愿众神如我心愿赐福给你,赐福给你本人和你的国家,因为这人间我只在你们这里看到了虔诚、公正和言而有信。提修斯还告诉他有一个阿尔戈斯人--却又是奥狄浦斯的本族人坐到波塞冬的祭坛边,在那里乞援,他要求会见奥狄浦斯和他谈话,然后安全地从原路退回。奥狄浦斯分析这就是他的儿子波吕涅克斯,他不愿意和他会见,因为他太使他伤心了。但经不起他女儿安提戈涅的劝告,也是给提修斯一个面子,让他来相见了。波吕涅克斯说他要以七支军队去攻打忒拜,夺回王权,希望他的父亲能支持他,因为预言说只要他的父亲支持哪一方,胜利就属于哪一方。但奥狄浦斯对他们愤恨到了极点:你这坏透了的畜牲,带着我对你的诅咒滚开吧,你永远不能用你的武力征服你的祖国,也永远回不了群山环绕的阿尔戈斯,你将死在亲人的手里,也将杀死那个驱逐你的人。

 

安提戈涅要波吕涅克斯撤回那些军队,别毁了他自己和忒拜城。但他并不接受妹妹的劝告,他明知没有好的结局也要孤注一掷。

 

波吕涅克斯走了以后,天上雷声阵阵,电光闪闪,奥狄浦斯自知他的末日到了,他要人赶紧去把提修斯请来:当初接受他的恩惠时,我曾许下报酬,如今我要履行我的诺言,报答他的恩惠。他对提修斯说:无须别人带路,我自己就能立刻到我应死的地方去。至于埋藏我的墓穴,不能泄露给任何人,包括你的国人和我的两个女儿。你要永远保守秘密直到你的生命的终点,你才能单独口传给你的继承人,这样一代一代直传下去。这样你就可以安居在这城里,不受龙的后人的侵袭……

 

诗人通过歌队的吟唱,再次表示了对于奥狄浦斯命运的同情:无数的灾难平白无辜地落到他的头上,但愿有一位公正的神扶起他。果然如奥狄浦斯所预言的,他的死通过报信人的口述:当时不曾有神的带闪电的霹雳抛下,也不曾有暴风从海上袭来,结束他的生命。一定是一位接引之神把他送走了……奥狄浦斯的死是神奇的,非凡人所能有。他的两个女儿看到父亲死了非常伤心,感到自己的前程也是一片黑暗,她们回想起父亲在时,虽然生活很艰苦,但是艰苦里也有某种值得留恋之处,那时她们搂住他时,凄苦的生活里也有父爱呀。可是现在又到哪里去找她们的父亲?

 

提修斯没有违背自己的诺言,他对奥狄浦斯的坟墓保守了秘密;也按照他两个女儿的要求将她们护送回国。悲剧就在歌队长悲叹他的悲剧命运中闭幕。

 

这出悲剧结构严谨,两条线索条理分明,比起《奥狄浦斯王》那出悲剧来,剧情的发展更能被人接受,《奥狄浦斯王》中主人公的悲剧,正如报信人所说是他自找的痛苦;而在本剧中奥狄浦斯在漫长的流浪岁月中所受的痛苦则是他的两个儿子和克里昂所造成,他们全不念骨肉之情,亲戚之情,明知他是在完全不知的情况下的过失,却有意要毁灭他,以便他们篡夺王位。在《奥狄浦斯王》中,克里昂伪装正派,口口声声他没有和先知串通,他不想篡夺王位,是奥狄浦斯冤枉了他。但在本剧里,他却带人来捉他回去,不顾当地人民的反对,不顾雅典的法律。并且叫嚣:我也是一个王。这时候才露出了他的凶恶的本相。提修斯是雅典的国王,他言而有信,他用追回奥狄浦斯两个女儿的军事行动,表明了雅典城邦领导人的英明和战士的勇敢,鼓舞和坚定了雅典人的胜利的信心。索福克勒斯的这一个剧本是政治现实性较强的作品,它写成于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后期,诗人通过剧中人物赞美雅典,说它最崇敬天神,一切按法律办事,而提修斯正是这样的一个国王,诗人极力歌颂了这一理想化的君王形象。

 

一个坚守神律的英雄

--《安提戈涅》

 

《安提戈涅》虽然不是讲奥狄浦斯的故事,而是讲他女儿安提戈涅在安葬波吕涅克斯问题上的英雄行为,但它的情节与奥狄浦斯故事的第二个剧本相衔接,还是与奥狄浦斯的故事有关。在第二个剧本里,安提戈涅曾劝告她的哥哥波吕涅克斯,要他把军队撤回去,不要毁了忒拜,也不要毁了他自己,但波吕涅克斯不听,其结果正应了他父亲的诅咒--他与埃特奥克勒斯同归于尽。此时克里昂当上了忒拜的僭主,这是一个疯狂的专制统治者,他竟然违背神律,也不顾人民的反对,不让安葬波吕涅克斯的遗体,如果谁胆敢违背命令就要处死。

 

安提戈涅认为人死了不安葬就要触犯神明,她决定冒着生命危险去安葬她的哥哥,在先她动员她的妹妹伊斯墨涅一起动手,但她的妹妹胆小怕事不敢参入,她就一个人去做这一件冒险的事。她说:为做这事而死,我以为死得其所。她的妹妹说她以一颗火热的心在做一件令人心寒的事。但她的决心并不动摇:只要我还有一点力量,我就不会罢休。

 

克里昂派了专人看守那一具尸体,以防止人们偷偷地来埋葬。他是要让波吕涅克斯的尸体给飞鸟啄食,给野兽撕裂。这一个专横的统治者虽然一开始就知道城里有人反对这一决定,他们口出怨言……但他还是一意孤行。当他听到看守人报告,说是有人对尸体进行了安葬,在他上面盖了一层沙土。他就对看守人暴跳如雷:如果你们查不出那个掩埋死人的真正犯人并把他送到我的面前,只一死对你们还是不够的……

 

看守人员终于抓住了安提戈涅,因为安提戈涅看到死尸被暴露了,她就放声大哭,呼天喊地,诅咒扫去了沙子的人,她立即捧起干沙重新撒在尸体上,并三次浇奠酒水,向死者致祭敬礼。克里昂对安提戈涅咆哮:你真敢违犯这法律?安提戈涅针锋相对地回答:向我宣布这法律的不是宙斯,和冥间诸神同居地下的正义女神也没有为人间制订这种法律。我不认为你的法令有这么大的效力,以致一个凡人可以践踏不成文的永不失效的天神条律。想不到这个弱小的女孩竟有这么大的胆量,克里昂觉得有失他的威信,他想斩草除根,叫人把她的妹妹抓来,他想把她两姊妹一起处死。

 

克里昂的儿子海蒙来到他的身边,他担心儿子为他的未婚妻安提戈涅求情,他就先发制人:对城邦所任命的人必须服从,不论大事小事,也无论他公正不公正。一语道破了天机:任何人对他只得服从,不论他是如何的不公正,他就是这样的蛮不讲理。海蒙听了他的威胁以后还是委婉地向他提出了意见:人们都害怕你,不敢说你不爱听的话,但是我能听得到这些私下的议论,听得到人们为这姑娘悲伤叹息:“她是所有妇女中最不应该做了好事却要死得这么悲惨的。”海蒙又说:望你别固执己见。但是克里昂听不进儿子的话,他不能容忍年轻人对他的教训,于是他向他的儿子宣布:她决不会活着嫁给你了。他命令他的侍从:去把犯人押出来,我要让她立刻死,在未婚夫的面前,死在他的身边。我要把她送到一个没人的去处,把她活活地关在一个石穴里……此时诗人通过安提戈涅的口对神灵提出了疑问:我既然做了敬神的事情却得到不敬神之名,我这可怜的人为什么还要寄希望于神灵?还要祈求什么神的援助?

 

专制横暴的克里昂叫人把安提戈涅关在一个拱形的石墓,让她自己寻死,或者活活地饿死。克里昂的行为激起了神怒,先知特瑞西阿斯警告他,说他现在又一次面临危险的关头,现在城邦遭到了污染, 鸟和狗从不幸的尸体上撕下腐肉,弄脏了所有的祭坛和炉灶。 因此叫他赶紧放弃那种决定,对波吕涅克斯予以安葬,把安提戈涅尽快放出来,说他是把阳世的人拐到了阴间,残忍地迫使一个活人进了坟墓,要他不要固执己见,顽固不化。但克里昂却骂特瑞西阿斯,说他是受了人家的贿赂。听到这里人们不禁要问:克里昂曾经去请先知来宣布奥狄浦斯是罪人,使得奥狄浦斯的王后自缢,奥狄浦斯则自己刺瞎了眼睛,退出了王位,那么克里昂到底给了先知多少贿赂?

 

克里昂这样一个全无心肝的专制的统治者,却生了一个重情重义的儿子,海蒙见他的劝告不能使克里昂改变主意,竟至于把安提戈涅关进了石墓。他就立即赶到石墓去与他心爱的人儿相会。悲剧通过报信人叙述了如下凄惨的事实:那姑娘吊死在墓室的最里边,脖子套在好绳结成的活套里,小伙子抱着她的腰,痛哭未婚妻的死亡,父亲的罪恶和自己婚姻的不幸……报信人还说年青人刺杀了自己,趁自己还有知觉的时候,用无力的双臂把情人抱进了怀里。这不幸的人终于在死神的屋里赢得了他的婚礼。

 

克里昂这个专制统治者,他曾经对奥狄浦斯的苦难的命运没有一点同情之心,对波吕涅克斯的尸体也不让埋葬,对安提戈涅简直丧尽了天良,把她这个活人关进了墓穴,到底遭到了报应:他的儿子海蒙死了,他的夫人因听到儿子的死讯也死了。正如歌队长所说:这个苦难不是别人加给他的,是他自己的罪行造成的。克里昂终于明白自己的末日到了:给我带来末日的最好的命运啊,来吧,来吧!别让我看见明天的亮光!

 

悲剧塑造了两个对立的形象:安提戈涅和克里昂。一个是坚守神律,反对祸害人民的英雄,一个是专横残暴一意孤行的僭主。剧本的主旨在于提倡为城邦的整体利益不惜牺牲个人生命的的理想的公民精神,而安提戈涅就是这样的一个理想的形象。

 

用自杀来洗清自己的污点

--《埃阿斯》

 

在阿伽门农率领全希腊军队进攻特洛伊时,埃阿斯是仅次于阿基琉斯的最勇敢的战士,在阿基琉斯死后,希腊盟军决定,把阿基琉斯留下的武器作为一种奖品,要奖赏给全军最勇敢的战士,埃阿斯认为最勇敢的人,除了他不会有别的人。 但是阿伽门农兄弟却不公正地判给了奥德修斯。埃阿斯非常气愤,他发誓要对他们进行报复。埃阿斯的行动将危及希腊全军首脑的安全,也将使希腊全军丧失战斗力。女神雅典娜感觉到了这一点,就使他发了狂,产生了幻觉,错把羊群当作仇人,对它们施加疯狂的鞭打和屠杀。悲剧通过雅典娜向奥德修斯叙述:一会儿他以为是杀了阿特柔斯之两子,一会儿又以为是杀了别的某一个将领。

 

埃阿斯本来是一个比任何人谋事更周详,应变更迅速的英雄,但在女神的作用下,却不由自主地走向毁灭,终于使得他的仇人--奥德修斯也很怜悯他的不幸,而对神明不由得产生了畏惧:不只是怜悯他,也想起了我们自己,所有活着的凡人不外是幻形虚影。

 

对于埃阿斯的疯狂,悲剧又通过他的爱妾特克墨萨叙述:力大无穷的伟大的埃阿斯受到暴风雨的袭击,他倒下了,心灵一片昏暗……如今他的疾病已经退去,但是,神志清楚使他感觉到了疼痛,自己的手造成的伤口,疼痛胜过别人造成的几倍。可怜的埃阿斯他也在嘲笑自己:你看见了吗,这个勇敢坚强的男子汉,这个和敌人战斗起来无所畏惧的英雄,向不知防卫的畜类显示自己手臂的力量?我呀,多么可笑,多么羞耻!埃阿斯想起他的父亲曾经是多么勇敢,在战争中建立了巨大的功勋,可是现在他埃阿斯却被阿特柔斯之两子剥夺了他的功勋,他哪还有脸回到自己的家乡?他又想起:从希腊的土地上来到特洛伊城下的所有战士中,你从来没有见过像我埃阿斯这样优秀的战士,可如今我这样羞耻地躺在这里了。因此他想:一个人只想长命百岁,却一点也不能改变他的不幸,这样活着是可耻的。不,要么光荣地活着,要么光荣地死去,这才是一个高贵者应当做的。他在心里这样做了决定,不管特克墨萨是怎样地痛哭流涕,怎样地苦苦哀求,要他不要去死。如果他死了,不出这一天,她就会被阿尔戈斯人强行抓去,就会和他的儿子一起成为奴隶而他的父母已年老力衰,他们无数次祈求诸神让他活着回家,如果听到他的死讯不会活活地把他们气死?歌队长也对他说:还是放弃这些想法吧,让你的判断屈服于朋友的劝告。但是这一切都无济于事,埃阿斯决定了只有自杀才能洗刷自己的耻辱!

 

对于他的这种命运,诗人通过歌队的吟唱表示了同情:他有力的双手建立起来的勇敢绝伦的战绩已化为乌有,从无情无义的阿特柔斯之两子得不到任何善意的回报。埃阿斯在神志完全清醒以后对他的朋友表示,他知道他的过失是没有顺从神明,因此他决定去海滨浴场和岸边的牧场,在那里举行洗净仪式,祈求女神平息盛怒。他说:从今往后我要懂得顺从神明,学会尊重阿特柔斯的两个儿子。他的朋友们认为他是忘记了自己的委屈,重新开始遵守神律,履行一切古老习惯定下的宗教仪式,因此对他的安全放松了警惕。却万万没有料到埃阿斯却在荒凉的海岸上一个偏僻的地方,把赫克托尔赠给他的利剑在砺石上磨得非常锋利,埋在土中,剑尖向上,然后向宙斯祈祷,请求宙斯派一名信使把他的噩耗带给透克罗斯,让他第一个抱起他淌着热血的尸体,别让敌人先发现,把他当作肉食扔给狗和鸟。他还求赫尔墨斯接引他去到下界给他一个平静的长眠。最后他就向利剑扑去,结束了他的生命。他用死洗刷了耻辱,也挽回了荣誉。诗人也完成了对他的悲剧性格的塑造。

 

透克罗斯得到埃阿斯被气疯了信息,他要报信人赶紧回来,要他们看守埃阿斯不要离开营帐,他担心埃阿斯外出会有危险。因为先知卡尔卡斯告诉他埃阿斯的生死决定于今天。埃阿斯的死给特克墨萨和透克罗斯带来了巨大的悲伤,痛不欲生。特克墨萨吼叫:宙斯的女儿,可怕的雅典娜,为了奥德修斯把这场灾难培育得这么大。透克罗斯看到他的悲惨的死状,哭道:啊,可怕的痛苦挣扎的样子啊!你的死将成为我多少痛苦的种子呀!正在他们极度悲伤的时候,墨涅拉奥斯和阿伽门农先后到来无理地宣布对埃阿斯的遗体不许安葬。透克罗斯并不畏惧,他回答墨涅拉奥斯:你哪儿来的权力要求做他的统治者?又哪儿来的权力要求做他从本国带来的族人的王……你不是我们的主人,你没有这种权力。对阿伽门农的回答也是针锋相对,揭露了他的丑恶的出身和忘恩负义的本质。正在他们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奥德修斯来到了,他却出人意外地公正地评价了埃阿斯。他对阿伽门农说:除了阿基琉斯之外,所有离开家园来到特洛伊城下的阿尔戈斯人中我没有看到一个人比得上他。经过奥德修斯的一番辩论,阿伽门农只得让步,终于使得埃阿斯的遗体得到了安葬。

 

这出悲剧人物形象非常鲜明,尤其是埃阿斯的形象使人觉得可悲而又可笑。埃阿斯本来是一个非常勇敢、非常机智,又很看重荣誉的英雄,但他狂妄自大,目空一切,甚至连神也不放在眼上。先知说:一个活着的人自负过了头,便不再有益,神就会降下可怕的灾难。埃阿斯正是这样,他多次得罪了雅典娜,因此雅典娜使他发了疯,做出了可笑的事情。埃阿斯的行为反映了个人荣誉和民族利益的冲突,他从抱怨裁判不公发展到想要谋害全军的统帅,危及全军,走上了背叛民族的道路。雅典娜使他发了疯,挽救了军队也挽救了他自己,当他清醒过来时,知道自己行为的可悲可笑,他再也不能容忍自己可耻地活在世上,终于以自杀了结自己的生命,也保住了自己的荣誉。

 

奥德修斯本来是埃阿斯的仇人,埃阿斯这次的疯狂行为本来主要就是针对他来,为了防范他的这种报复行为,奥德修斯保持了高度的警惕,一路上察看埃阿斯的脚印,以便作好应对的准备。但当他得知雅典娜使埃阿斯发了疯,他就对埃阿斯表示了同情,并认为一个凡人在神的作用下,不过是一种幻形虚影,在内心表示了对神明的惊颤。由此可见他尽管对埃阿斯有着敌意,但也不想用阴谋的办法去陷害他,他还是有他做人的原则,有他的天良。特别是在阿伽门农兄弟不准安葬埃阿斯的遗体时,是他出面说服了阿伽门农,并公正地评价了埃阿斯的功劳。当阿伽门农提醒他,不要忘了埃阿斯是他的敌人,他就回答:在我心中,他的勇敢比敌意更重要。

 

埃阿斯的爱妾特克墨萨实在是一个苦命的女人,她曾经是一个自由人的女儿,后来却成了埃阿斯的女俘,成了爱妾,正如歌队所说,是用枪尖赢得的新娘。但她既然和埃阿斯同床共榻,成了夫妻,她就把一切希望寄托在埃阿斯的身上。她知道埃阿斯的疯狂是雅典娜所造成,她就不顾一切地诅咒雅典娜;当她听到报信人说不能让埃阿斯出外时,她就指挥人们去分头寻找:一部分人赶快去找透克罗斯,让他赶快到这里来,一部分人到西边的海湾去,一部分人到东边的海湾去,查看这个人不吉祥的足迹。我也要去找,只要我还有一点力气。她终于找到了埃阿斯,但却是一具死尸:我们的埃阿斯在这里,他刚刚死去,一把埋在地里的剑刺穿了他的胸膛。她不仅爱埃阿斯而且对他的价值也看得清楚:这个人活着的时候他们不觉得他重要,死了之后,或许有一天,在战事困难时,他们会痛哭失去了他。因此我们认为特克墨萨不仅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也是一个很有见识的人。

 

透克罗斯是埃阿斯同父异母的兄弟,两个人的感情胜过了同胞骨肉,对于埃阿斯的死他伤心至极,因此他不怕墨涅拉奥斯和阿伽门农的威胁:我要为他建造坟墓,哪怕全世界都来禁止。他确实是一个有胆有识的顶天立地的男子。

 

这出悲剧以埃阿斯为中心,既反映了个人荣誉与民族利益的冲突,也揭露了阿伽门农兄弟在评判中的欺诈行为,安排奥德修斯对埃阿斯作出公正的评价,使埃阿斯的功过善恶是非分明,不至于因某一问题而全盘否定。

 

为父亲复仇的儿女

--《埃勒克特拉》

 

阿伽门农被他的妻子及其姘夫埃吉斯托斯杀死以后,他的女儿埃勒克特拉把她的弟弟奥瑞斯特斯交给一个忠实可靠的仆人,托他带到国外去抚养成人,准备有朝一日为被害的父亲报仇。这个仆人就成了奥瑞斯特斯的保傅。

 

终于有一天凌晨,奥瑞斯特斯和他最亲密的朋友皮拉得斯,在保傅的带引下来到了阿尔戈斯的宫殿前。奥瑞斯特斯告诉他们,福波斯对他宣示了神谕,要他悄悄地,不带持盾的军队,要用自己的手闪电般地进行正义的复仇。为了迷惑敌人,他要保傅装扮成外乡人,是从福基斯来的,奉法诺透斯的派遣,特地进宫来向他们报告奥瑞斯特斯“已死”的消息。

 

他们在宫门外就听到了一个女孩子的哭声,原来这就是奥瑞斯特斯的姐姐埃勒克特拉,她的哭声是那样的悲惨:我多少次痛哭我那不幸的父亲,他没有死在敌人的国土上,没有死在嗜血的阿瑞斯手里,却被我的母亲和她的姘夫埃吉斯托斯用谋杀的斧子劈开了头额。然后又听她向神明们呼吁:你们目睹了罪恶的暗杀,目睹了偷偷摸摸的奸污婚床,来吧,请帮助我,为我父亲的被害复仇!请把我的兄弟送到我的身边吧!他说要回来,但一直没有实现这许诺。

 

奥瑞斯特斯明知是他的姐姐,却不敢立即去与她相认。而此时她的妹妹克律索特弥斯却来告诉她一个更为不幸的消息:如果你不停止这哭诉,他们打算把你送到国门之外,一个看不到阳光的地方,让你在一个地牢里度日,哀叹自己的不幸。她妹妹还告诉她,她们的母亲做了一个噩梦,她们的父亲来到了阳世,拿起了本来是他的现在却被埃吉斯托斯占有的王杖,插进炉灶里,杖上生出蘖枝,这新枝不断地长大,长大,最后它的树荫覆盖了整个迈尼斯的大地。她母亲害怕了,就叫她到父亲的坟上去祭奠。这梦境暗示了这个家族的报仇人将会成长,她母亲谋杀的血仇会遭到报应。埃勒克特拉要妹妹不要将母亲的这些祭品去祭奠她的父亲,却要她将自己的头发,并埃勒克特拉的一束没有梳妆打扮的头发和没有华美妆饰的腰带献到父亲的坟上,要父亲从冥间回来援助她们反对仇人。由此看出埃勒克特拉对她的母亲及其奸夫痛恨到了何等的程度!因为她的母亲不仅杀害了她的父亲,与她的奸夫篡夺了王位,而且把她变成了奴仆。她敢于当着她母亲说:我与其说把你看作母亲,不如说把你看作一个主人,我过着痛苦的生活,一直受着你和你那同伙的压迫。

 

听到保傅说奥瑞斯特斯死了,她的母亲是那样的高兴:既然你给我带来了他可靠的死讯……现在好了,从今天起我摆脱了对他的恐惧,(又看着埃勒克特拉)也摆脱了对她的恐惧--她曾经是我更大的祸害,和我住在一个家里,时时刻刻吮吸我心灵深处的血。而埃勒克特拉却悲痛欲绝:我完了,不幸呀!没法活了!但她悲痛过后又勇敢地站了起来,她要她的妹妹帮助她一起杀死她们的仇人,她认为替父亲报了仇,无论是生前或死后,她们的荣誉都不会泯灭。但她的妹妹胆小怕事,不答应她的要求,她就决定只好一个人单独干了,不报了这个冤仇她是决不罢休的。诗人通过歌队吟唱赞许了她的这一行动:她不顾生命,准备一死,但求消灭家里的那两个凶手。她是高贵父亲所生的高贵女儿--这样的孩子世上哪里找得到。

 

奥瑞斯特斯捧着“他自己的”骨灰罐,埃勒克特拉要求把骨灰罐接过来:让我痛哭哀悼,不仅为了死者,也为我自己和整个我们这个家。奥瑞斯特斯终于忍不住和姐姐相认了,埃勒克特拉惊喜异常:啊,多么明亮多么美好的一个白天啊!由于过分的高兴,他们竟忘记了自己正处在一个危险的中心,幸而有保傅早在那门口守望,否则让里面的人听到,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奥瑞斯特斯要杀他母亲时,他母亲在叫喊: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呀!怜悯怜悯你的母亲!奥瑞斯特斯回答:可是你没怜悯过他,也没有怜悯过他的生身父亲。他终于将他的母亲杀死了,为他的父亲报了仇。

 

阴险狡诈却又愚蠢的埃吉斯托斯兴致勃勃地回来,要看“奥瑞斯特斯”的尸体,但当揭开面罩以后看到的却是他的王后克吕泰墨涅斯特拉:是谁设下这圈套?我真不幸呀落进去了。奥瑞斯特斯押着他要他到父亲被杀的地方去,要在那里立即杀死他,这样可以防止罪孽滋生猖獗。

 

奥瑞斯特斯终于为他的父亲报了仇,诗人通过歌队的话作了总结:阿特柔斯的后裔呀!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你好不容易赢得了解放。以今天的这一击达到了圆满的结局。

 

这出悲剧直接杀死仇人的虽然是奥瑞斯特斯,但悲剧的主人公却是埃勒克特拉,阿伽门农被杀时奥瑞斯特斯还小,埃勒克特拉已经懂事,仇恨滋生在她的心里,她偷出了他的弟弟叫一个最忠实的仆人带走。她受尽母亲和埃吉斯托斯的压迫,对他们的仇恨也就越来越深,她经常揭露他们的罪行,为此她所受的折磨也越来越重,但她顽强地活了下来,她一心盼望她的弟弟回来,好杀死这一对奸夫淫妇。听说她的弟弟死了,她的希望落空了,她痛苦至极,认为一切都完了,但她立即振作起来,她不顾一切要杀死仇人,她对父亲的爱,对仇人的恨,这种爱极恨极的感情使得她复仇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天神们终于不负她的苦心,使她达到了愿望,她的弟弟终于回来了,为父亲报了仇,也使埃勒克特拉成为了一个自由的人。

 

奥瑞斯特斯长大成人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为父亲报仇,他去过皮提亚神托所求问阿波罗神示。他要保傅用假消息骗得敌人高兴而丧失警惕,他不怕说对自己不吉利的话,要保傅说他死了,已经化成了灰烬。他说口头上说死了,事实上却赢得了生命的荣誉。他采取复仇行动的时候没有什么犹豫,干起来干脆利索--他亲手杀死了两个仇人。

 

保傅是一个非常忠实的仆人,也是一个很有智谋的勇士,他编造的故事是那样的生动,几乎没有半点纰漏,使得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听了是那样的高兴,因此完全丧失了警惕,使得他们的复仇行动没有受到阻力。

 

埃勒克特拉的妹妹克律索特弥斯虽然不像姐姐那样大胆,但她是一个纯洁的少女,她并没有忘记父亲的血仇。当她在父亲的坟上看到奥瑞斯特斯敬献的一绺头发,她是那样的兴高采烈,对她的姐姐说:相信我,奥瑞斯特斯就在我们的身边,明明白白,就像你看见我站在你的面前……来,亲爱的,勇敢些,人的命运不会一成不变。但当姐姐告诉她奥瑞斯特斯已经死了,要她帮助姐姐杀死仇人时,她却退缩了,因为她认为她们不是男子汉,力气不如她们的仇人。如果失败了,一个人最可怕的还不是死,而是求死不得。她虽然有报仇的希望却不敢贸然行动。

 

至于她们的罪恶的母亲,在埃斯库罗斯写的剧本里是一个善于伪装的两面派,而在本剧里却是一个赤裸裸的杀人魔王,她不屑采取伪装的手段,在保傅面前她毫无掩饰地表示了对奥瑞斯特斯和埃勒克特拉的憎恨,他认为奥瑞斯特斯的死解救了她,她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总的来说,故事情节曲折复杂,人物性格鲜明突出,给读者或观众留下的印象无疑是深刻的。但有一点我认为不如埃斯库罗斯的剧本,即对阿伽门农的被杀死这个细节的处理。在埃斯库罗斯的剧本里,阿伽门农是被克吕泰墨涅斯特拉用无眼网罩住,他当然动弹不得,无可反抗;而在本剧里却说是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和埃吉斯托斯用谋杀的斧子劈开头额。既然是“头额”,谋杀者是从前面而来,阿伽门农不可能全无知觉,这种写法会不会令人觉得伟大的诗人在他的不朽的作品里也有瑕庛?

 

为恢复正义而英勇献身

--《特拉基斯少女》

 

《特拉基斯少女》和《奥狄浦斯王》同样是一出命运悲剧。在这出悲剧里,大英雄赫拉克勒斯从人类的救星走向了反面。他因为追求奥卡利亚国王欧律托斯的女儿伊奥勒,遭到拒绝,他就用诡计杀死了国王的强而有力的儿子伊菲托斯,宙斯对他的这一行为非常震怒,罚他去吕底亚为女王昂法勒服苦役一年,他的家属被驱逐出来,客居特拉基斯。他的妻子得阿涅拉带着孩子在家苦等他十五个月,他还是没有回来,也没有信息,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担心他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其实赫拉克勒斯服役期满后他就去用枪尖夺取新娘--他打败了欧律托斯,毁灭了奥卡利亚城,俘虏了伊奥勒--这个姑娘曾经在他心灵深处引起了强烈的爱情。

 

据传令官报告,伊奥勒自从离开她的家乡,她就一直沉浸在深深的悲痛中,哭呀,哭呀,不停地哭,真是可怜。得阿涅拉对她表示同情:我不会给她添加新的苦楚。传令官也就将实情报告了她:正是因为她的缘故,她的祖国奥卡利亚 在赫拉克勒斯的长矛下得到彻底的毁灭。得阿涅拉虽然很同情伊奥勒的命运,但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她觉得要和这女人共有一个丈夫,这种事哪一个女人忍受得了?因为她想到伊奥勒正在花季,而她自己则花期已过,正在逐渐凋谢。因此她担心赫拉克勒斯只在名义上是她的丈夫,而实际上却是伊奥勒的情侣。为了挽回赫拉克勒斯对她的爱情,她就用马人涅苏斯死时流下的血涂在一件细软的长袍上,要传令官带给她的丈夫,她听涅苏斯临死时讲,只要赫拉克勒斯穿上这样的衣服,就能使他永远爱她,那么她的爱情就不至于被别的女人抢去。

 

纯朴的得阿涅拉根本没有考虑涅苏斯是为了报仇,蓄意要害死赫拉克勒斯,因为涅苏斯是在调戏得阿涅拉时被赫拉克勒斯用箭射死的。传令官将得阿涅拉制的长袍奉上,赫拉克勒斯在祭神时刚一穿上它,袍子贴在他的身上,紧粘住他的每一个关节,接着是透髓透骨的疼痛,这毒物造成的灼痛像一条毒蛇在咬他。可怜的利卡斯一无所知,回说是他夫人的礼物,原封未动。一阵突发的痉挛直透他的肺腑,他抓住利卡斯的脚,把他摔出在一块波涛拍打的海中礁石上。看见一个人疯了,一个人死了,所有的人都号啕痛哭起来。

 

赫拉克勒斯忍受不了吸髓吸骨的疼痛,咒骂他的妻子,咒骂他同卡纽斯的联盟。说是他的妻子--卡纽斯的女儿害死了他。无论是战场上持矛的军队,大地所生的巨人队伍,或凶狠的野兽,外邦或任何他去除害的地方,都不能使他受到如此的痛苦。如今一个女人,一个生来不及男人的女人,竟不要武器,只用她的手就打倒了他。

 

看到父亲这样的痛苦,儿子许洛斯回家来愤怒地责备了他的母亲。他不知道他的母亲并不是想害死他的父亲,只是轻信了马人涅苏斯的的诡计,她为了这后果绝望地悲哭,后来她停止了悲哭,突然冲进赫拉克勒斯的卧室,用一柄两边锋利的短剑刺进了左肋,刺中了心脏。看到这情景儿子大哭起来,他知道是他的愤怒逼她走上了绝路。年轻的许洛斯一次失去了两个亲人--英雄的父亲和可怜的母亲。

 

赫拉克勒斯的人生使命就是除害,他曾经杀死了涅墨亚的狮子--牧人们的祸害,无人敢接近的野兽;杀死了勒尔涅的水蛇;制服了大群原始野蛮的人马两形的怪兽;制服了埃律曼托斯的野猪和冥王地府的三头的狗--它是可怕的埃基德娜所生的怪兽;还制服了看守金苹果的恶龙。他说即使他在病中他也可以向那个干坏事的女人复仇,只要她来到他的身边。赫拉克勒斯倾诉了这些战绩之后渐渐地平静下来。此时他的儿子许洛斯向他回话,他的母亲是无意中做了错事,由于过分的悲伤她已经自杀而死了。那罪恶是马人涅苏斯所造成。

 

此时赫拉克勒斯回想起很早以前,他的父神宙斯曾向他预言,他会死在一个居住在冥国的死人之手,他终于明白,那马人就像天神预言的一样,死人杀死了他这个活人。他终于不再仇恨他的妻子,只是要求他的儿子将他抬到奥塔山上给宙斯祭献的那个山顶上,从橡树上,从野橄榄树上,砍下许多树枝,把他放在柴堆上面然后用松枝火炬把他火化;并要儿子娶伊奥勒为妻。儿子不愿意做杀死父亲的凶手,不愿意亵渎神明。他就说,请众神为此作证,是他命令儿子做的,如果儿子违反了,他在冥国地府也将严厉地诅咒他。

 

赫拉克勒斯死了,他的儿子许洛斯悲痛至极,也对众神发泄了怨气:在当前的事件中众神的态度是多么冷酷,他们在人间生了孩子,被尊称为父神,可他们却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这么受苦。对此,歌队长也对歌队说道:我们今天又看见了一起可怕的死亡,和许多少见的痛苦,这些事情没有一件不是宙斯的所作所为。由此可见诗人对天神们进行了怎样的谴责。

 

赫拉克勒斯是宙斯生的儿子,是作为人类的救星生到世上来的,他的人生使命就是为人类除害,祸害除尽以后,自己却成了祸害,为了要娶欧律托斯的女儿伊奥勒,竟采取了不正当的手段谋害了他的儿子伊菲托斯,进而毁灭了他的国家。这个大英雄终于走向了他的反面,也就逃脱不了他的悲剧的命运,当他想到他的生命的结局证实了宙斯的预言以后,他就决定自焚以解脱自己的痛苦。他的自焚可以理解为他自己为了恢复正义而作的英勇献身,他的死既拯救了人类,也挽回了他自己一生的荣誉!

 

国家、民族和个人的关系

--《菲罗克忒忒斯》

 

菲罗克忒忒斯是墨利斯人的首领,在远征特洛伊途中被毒蛇咬伤,伤口发生恶臭,不分日夜地哭喊,在整个军营里散布不吉利的兆头。军队无法容忍,就将他遗弃在一个无人的荒岛,使得他十年来一直过着住山洞喝泉水的野人生活。在战争的后期,有预言说如果没有他手中的赫拉克勒斯的弓箭,特洛伊城就不能攻下,奥德修斯奉命和阿基琉斯的儿子--涅奥普托勒摩斯,去请他回来。但奥德修斯自知菲罗克忒忒斯对他很愤恨,就是他曾经奉命遗弃了他,让他这十年来受尽了无数的苦难,在难以想象的恶劣环境下忍受病痛和饥饿的折磨。因此奥德修斯不敢和他见面,就要阿基琉斯的儿子去对他采取欺骗的手段,说他同样怨恨奥德修斯,现在他离开了军队要回家乡去,以此取得他的信任,就可以把他的弓箭骗到手,把他这个人带回来。

 

涅奥普托勒摩斯本是一个诚实的孩子,不愿意采取欺骗手段,但经不起奥德修斯的辩解:他是说不服的,也不能强迫把他带走,因为他有百发百中的箭给人带来死亡。除非用骗术捉住他,才能使整个计划不致落空。终于使得这诚实的孩子竟编出了动人的故事,骗取了菲罗克忒忒斯的信任,要求带他回家乡去,甚至把弓交到了这孩子手上,但要他保证无论如何别让他们拿走。

 

菲罗克忒忒斯的伤痛又发作了,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过后,就沉入了昏昏的睡眠,涅奥普托勒摩斯的水手们

要他趁菲罗克忒忒斯昏睡之时拿着这张弓离开这里。但这孩子警告他们:即使拿到了弓箭,我也看不出有什么利益,胜利的荣誉命中注定属于他。因此他一直没有离开这苦难的人,菲罗克忒忒斯醒来以后看到他仍然守在他的身边,心里非常激动:孩子,我从来不敢指望你在我受苦的时候,如此怜悯如此耐心地留在我身边侍候我,给我帮助……孩子啊,你的天性和你的出身一样高贵。但是越是受到他的称赞,涅奥普托勒摩斯就越是感到惭愧,终于禁不住讲了出来:一个人背弃了自己的本性,并且正在做违反自己本性的事情--这就是痛苦。菲罗克忒忒斯说他在言行两方面都不曾背弃他父亲的榜样,正在帮助他这一个好人。最后涅奥普托勒摩斯不得不把真实的情况和盘托出:我告诉你吧,你必须去特洛伊,加入阿开奥斯人和阿特柔斯之两子的队伍。但菲罗克忒忒斯对希腊人充满了怨恨,希望他的仇人都遭大难,甚至怨及神明:神就是爱把邪恶无耻的灵魂从冥土救回来,同时却不停地打发正义和善良的人去那里面而不怜惜。由于他有这么一种心态,在他失去了他的弓箭以后,他情愿饿死也不肯归队。他咒骂涅奥普托勒摩斯--是一个十分高贵的父亲生下的一个十分卑鄙的儿子,用欺骗手段夺去了他支撑生命的武器。终于使得涅奥普托勒摩斯这孩子又把弓箭退还给了他,平息了他的火气。

 

但是,不管是奥德修斯的威胁还是阿基琉斯儿子的诚恳的规劝,他对他们的条件一概不予接受,他只是要求涅奥普托勒摩斯把他带回家乡去。后来由于赫拉克勒斯的英灵在空中出现,呼喊他:等一等,波阿斯之子,为了你,我从天庭降临这里传达宙斯的意图……你应该去特洛伊,首先,解除你的痛苦,然后,用我的箭射死帕里斯,你将会评为全军最英勇者。由于菲罗克忒忒斯看到了赫拉克勒斯的形象,也听到了他的声音,就向他表示:朋友啊,我怎能不听你的嘱咐叮咛?于是他不再坚持原来的意见,和阿基琉斯的儿子告别了他十年来居住的山洞,向特洛伊进发!悲剧就在他们出发的乐曲声中闭幕。

 

悲剧的主人公菲罗克忒忒斯本是一个出身高贵的人,在他被毒蛇咬伤以后竟被军队遗弃,在一个无人的荒岛上

艰难地度过了十年的时光,这一种艰难的境况谁人能够想象?这就是一个英雄人物的苦难的命运。悲剧通过歌队吟唱:无论是听说还是看见--有哪一个凡人遭遇过像他这个人这样可恨的命运。他被抛弃在这里,衰弱等死……

患难中附近没有一个朋友,疼痛时没有一只耳朵倾听他撕肝裂肺的呻吟,作出反应……他没有从神圣大地收获的果实,也没有什么东西充当粮食,这可怜的人儿在十年的时间里,没有杯酒可以舒心,为了润一润渴得冒烟的咽喉,只能去找一处看得见的死水池塘……但是,他这种悲惨的境地,与其说是苦难的命运,不如说是人们的恶意造成,是阿特柔之两子及奥德修斯们这些全无心肝的人所恶意造成。如果不是有神明预言,必须要他用赫拉克勒斯的弓箭才能攻下特洛伊城邦,希腊军队是不会再来找他回去的了,由此看出阿特柔斯之两子以及奥德修斯这一些人们是何等的冷酷无情!难怪他对希腊人充满了怨恨!他情愿饿死也不愿回去与希腊人一起去攻打特洛伊。后来由于他所衷心崇拜的大英雄--赫拉克勒斯形象的出现,对他作了推心置腹的忠告,他才想到国家、民族和个人三者之间的关系,如果没有国家、民族的胜利,哪有个人的成功与幸福?他也像赫拉克勒斯一样吃尽了苦头才能享受一生最大的荣誉。因此这个剧本有着非常重要的教育意义。

 

200811
收藏文章

阅读数[1738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