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旧体文原创

逐客琼生

张道滨
      新国六十四年冬,余自琼获假。逐客遂遇释还乡,往来无绝矣。
       琼地阳盛,昼夜湿重。太风北呼无寒意,潦雾冥冥尽炊烟。登途北上,朗兴盎矣!背井虽四月,离乡半春秋。去时山依旧,归来水不同。遥遥琼海,四刻归岸。踏万里之实陆,知人世之春秋。琼岛终年如夏,至三九大寒日亦盛,湛江之寒,余实感矣!舟车乏倦,忽睡忽醒。一劳身带尘埃,万倦心有喜色。望苍冥之鱼白,泛泛嘉陵之江;观雾笼之锁市,迷迷歌乐之山。寅钟初响,诸旅人伏物望窗,车外夜景,暗送大渝之来!!
       瞻横宇吾不载奔,闻长笛似有泪流。当日重庆北,今朝大渝东。千万有变数,唯有车笛声。妻知我归来,辗转忘沉睡。人老乡音在,只是略难改。操夹生之普通话,笑逐客邯郸学步。乘轻轨如风,坐公车登龙。长南桥水长流,秃头山树还秀,只是空了正软学园,凉了阁楼旅店。美人依旧,逐客却老矣!见面无相拥,泪语心中留。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归渝即归家,片刻至广安,吾不胜喜,高歌载赋,歌曰:夜静更深照朗月,朗月清辉亮,走遍天涯离开家乡,沉痛看月光...赋曰《广安赋》,当即作矣。
余念念不忘者,唯高中之友也!初,车自前锋归广安城,途经护安,余自短信告邓君,而来一日后方回复且无多言,余自作罢矣!呜呼,此亦平常矣!
       回去人不知,祖母见泪流,卸物弃行装,直向田外走。母亲劳镰锄,相拥泪欲流,儿行千里外,不肖令母忧!谈笑无寒暄,尽皆肺腑流!
整顿方闭,28日即赴广安城。无同学聚会之扰,无寒暄唏嘘之烦。吾与挚友兄弟之醉!岂不乐哉?
       葱葱翠屏林,悠悠江山情。翠屏山居城南北之中,前望渠江之流,后堪老城之密。蕃篱鸡黍,白云深处青烟绕;鸟鸣兽铤,赤松枝头黄莺蹄。断文明与野蛮于一山之间,分哗居与静境于半边之隔。吾尤爱此处。初至此山,乃兴哥刘翼兴于新国六十三年四月二十九日引王虎、俊杰、李阳、斌斌与我等人小聚至此。余自详听圣人介绍方识此山,因此更爱矣。今者归来,吾与秦兄见面,吾亦首选此山。与秦兄相别数月,知人世之变化,其亦累世所变,余不话矣。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而来与兴哥、俊杰、斌斌、圣人、林松、耀茗等人复聚,小具牌娱,使吾更念高中之乐也!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酒不上三巡,喝不出真情兴意;歌不唱喉嘶,道不出难隐情愫。吾有比邻之友,何愁天涯之遥?!
       余自海师学史,颇识作传之道。已欲窃为我高中之友立传,号为《百阅群生传》,百阅群生之能,省余卑贱之德。故名此。
       海南四月,如隔夜之事;兄弟会面,仿昨日之别。且当奢里行,滨以词为兴:玉盘珍馐,玲珑象箸。金瓯碗,锦官匙。折箸碎碗击栾乐,众洒茅郎祭往愁。楚歌荆舞翻山戏,秦腔京邦刘月舞。笑尽王谢庭前乐,徒有万贯不知情!回念逐客放琼,居海外,客他乡。卑躬屋檐篱下,曲膝堂前阶门。苟一声令身不己,一念之差万千悔!如今返家,犹鸟出笼,鱼入水,岂得不将酒好饮,将歌好唱!请君莫笑,逐客尽愁,尽销愁:
    杯樽酬月五千年,一壶贯通三万里。
    垂老投荒身自逐,放客异乡梦是居。
    莫教觥筹话语停,倚杯击筑犹歌曲。
    人生得意尚尽欢,太白之愁千古续!
收藏文章

阅读数[16096]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