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旧体文原创

美人赋

玥歌

  川南叙永,美人之乡也。产美之率,十之一也。百步之内,必现美女也。壬辰七月七,约文友七人,登玉皇观,感乡之佳丽,探美之奥林。是日,旭日东升,牙月西明。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乘车上山,悦目赏心。沿丹霞之地貌,行绿树之翠云。列墨客之狼毫,竖宣纸之丹青。究真善美之逻辑,出诗书画之意境。歌庆龄之母仪,颂丽媛之帼英。夜半方回,兴由未尽,乃作赋以记之。

    天之悠悠,地之悠悠。央央美神,吾遍寻求。上穷碧落,下至地幽。东搜华夏,西觅美欧。追远古之女杰,思未来之风流。探未见之传说,究可见之遨游。东西南北,美女独占鳌头。春夏秋冬,时装美不胜收。宝马香车,逶迤飘逸缎绸。钻石珍珠,潇洒红衣绿袖。女子之美,究竟何由?世之佳丽,在何之洲?
    
    燕君曰:美人之美,美貌为首。鱼沉雁落,月闭花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以生相许,至死方休。赫拉、雅典娜、维纳斯容光焕发,拉特、欧萨妣、墨那神,身姿锦绣。精卫、织女星、七仙姑心地慈悲,夏娃、玛丽娅、以斯贴光耀全球。

    鸿君曰:嫦娥飘飘,洛神渺渺。美人之美,以真为要。与其不见仙女而空想心焦,不如娶得美人而天荒地老。吾街一女,叙之东郊。纯净之光闪烁,清新之气缭绕。清溪之水沐浴,原生之物烹调。睫长而舒展,睑双而浅凹。肤白而柔细,脸瘦而质超。玉塑之长颈,金分之身高。涉涧而生音乐,挥枝而起舞蹈。春行而美小麦,秋游而丽水稻。夏看而凉风起,冬视而暖气到。静若菩提,飘若仙道。绝世美人,乡之奇妙。

    郝君曰:美兼有能,更上一层。美之为美,根之于真。阿妮塔之结构,安骓伊之口诊。布林布尔之合复,静宜博士之功成。如此佳人,如惜如珍。吾族一女,叙之西门。小而喜解玩具,大而乐钻科文。昼之实验倦倦,夜之思索喷喷。眼镜不失高洁,素服不掉彩雯。短发凸显青春,无妆更现清纯。学而不厌科研,诲人不倦育人。夫君甘持家务,助之勇攀奇峰。其女自小敬仰,如母好学成风。待到山花烂漫,科界又一女神。

    文君曰:一步求真,二步求善。真为美之水火土,善为美之根枝干。南丁格尔救死扶伤,海伦凯勒越沟过坎。塔哈尔诗歌千古流芳,德兰之箴言万古流传。吾乡一女,叙之南面。十岁失亲,天地与之伤感。幼而抚弟,乡亲与之艰难。虽苦而美心在,家贫而丽颜产。苗饰彩飞,铜玲亮闪。身姿直直,头巾盘盘。教弟芦笙,栖鸟与之畅欢。携生踩山,绿树与之旋转。春节清明不少祭祀,五邻六舍常送温暖。最美乡村教师,甘守高山苦寒。风潇潇兮潇洒赤水河,雪飞飞兮映衬雪山关。

    刚君曰:爱心有之,诚信随行。待人以诚,收之以金。吾知一女,叙之北滨。售男士之服饰,销女性之妆品。开茶楼待佳宾,作小炒对百姓。员工自动作业,顾客笑脸盈盈。容如玉兰飞流脂,身如海棠伫立静。金项粼粼,钻戒晶晶。莲步款款,玉手轻轻。仁和融融,温婉馨馨。财源滚滚,承诺钉钉。慈善如四季之交替,救灾如天降之甘霖。眉心红痣招五湖财神,脸颊酒窝容四海精英。苗歌清唱红楼风生水起,彝族舞蹈绿窗星稀月明。

    强君曰:诚信之具,加之才艺。美兼才艺,如虎添翼。丽萍孔雀开屏,邓肯白鹤亮翅。汤灿故乡小河,莎拉斯卡集市。歌揪人心,舞抓众意。吾识一女,邻之春祠。川剧家世,天生丽质。顶灯翻转,变脸滚踢。字正腔圆,入角入戏。花旦青衣串演,武生二丑相激。公演剧院,义演乡里。传统经典精益求精,现代新剧越演越喜。乐呵排练,趣然探奇。雄赳赳兮一路闯关,震惊惊兮全国第一。传承川剧义无反顾,培养新星义不容辞。四十年风雨无阻,二十载步步佳绩。博学知识,普提演技。风韵常在,黑发依依。川之名角,国之宝颐。

    余曰:美之层级,分之五档。身姿绰约,容貌闪亮。衣着时尚,神采飞扬。此一星美,古今多也。忠诚敬业,创新爱岗。雄心勃勃,高级智商。柔中有刚,敢拚敢闯。学美食于厨师,炼美身于廊坊。此二星美,中外亦多也。温柔敦厚,行为端庄。周济穷苦,教人善良。和谐家族,善待婿郎。融合邻里,亲切同行。慈眉善目,心地宽广。貌虽中下,也令赞赏。何况美人,怎不怀想?此三星美,人间少也。忠孝教子,道义传扬。敢赴国难,勇仆世殇。孟母善行,岳母良方。训教车夫,断机乐羊。秋瑾英勇就义,一曼正气浩荡。盟军女兵救亡,中国八女投江。此四星美,鲜之又少也。五星之美,兴国安邦。心有宇宙,胸怀朝阳。英雄知己,圣人贤良。昭君和亲匈奴,文成义赴西藏。唐之长孙,清之孝庄。中山庆龄,仲恺凝香。思福埃莉,松坡凤凰。居里镭钋,燕妮马郎。光美旖旎,丽媛芬芳。

    三四五星,大美之榜。儿童看之,如之所长。青年见之,奋发图强。壮年睹之,风格高尚。老年望之,决斗衰亡。国人见之,思之若狂。外人看之,想之又想。高山行之,复活宇皇。深水游之,惊动龙王。飘逸如玉树临风,追之不得而凄怆。娇媚似芙蓉出水,求之不得而彷徨。与之为亲,心花怒放。与之为邻,心情舒畅。与之同窗,学情高涨。与之同事,斗志昂扬。得之一爱,终身不忘。娶之为妻,死不冤枉。

    噫吁兮,噫吁兮!希世之女子,望今之姑娘,生大美之心,出绝世芬芳。如真主天使之出,如圣母玛丽之降,如观音菩萨之临,闪宇宙大美之光。

收藏文章

阅读数[1601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