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界要闻

社科院文学所2017年第1期古代文学论坛纪要

李桃

 

    2月21日上午,文学所2017年第1期古代文学论坛在古代室举行,主讲人林甸甸老师为与会者带来了一场关于周人农耕传统与周族史诗生成的精彩演讲。


  与专注其他朝代文化的研究不同,先秦文化研究对文献的采选和应用较为特殊,上古文献和文本的差异使这一时期的历史充满神秘而纠结的不确定性,给后世的研究者带来更多挑战。普林斯顿大学著名汉学家柯马丁教授也曾提出,先秦文本并不是早期中国历史的简单再现,对先秦文学的研究必须考虑到当时书面文本与口头传诵并行的历史语境,进而关注话语体系的流动性,以寻找最可能的假设。林甸甸老师也充分意识到了早期文献的特殊性,认为文本和文献虽不一定体现历史真实,却具备历史的真实性。她在细致考察和分析文本的基础上,更多地利用历史和考古学等专业的研究成果,以后稷神话为中心,通过文化逻辑的推演,勾勒出周族史诗可能的生成过程。


  周族史诗的创作,源于宗庙仪式乐歌的需要。以《诗经•大雅》诸篇为代表,从后稷到古公亶父的周族史诗,展示了周人重视农耕的文化传统,在这些追本溯源的唱诵中,他们对农业的重视与赞美展露无遗,如公刘迁豳事件的记录就象征着周人从流浪于戎狄向农业传统的回归。(《诗·大雅·公刘》)公刘决定定居的依据,首先在于豳地土壤肥沃,“既庶既繁”;其次在水源丰富,“百泉”是谓;再次则是平原广阔,适宜耕种,“溥原”是谓。这三点优势正是豳地作为耕地的优势,这与后来营建洛邑的政治军事目的可以清晰对比。在周人的叙述中,公刘迁豳正是周族走向岐下复兴的起点。


  考古发现显示,周人在农业方面的成就晚至入岐以后方为突显。而在这一时期与之联姻的姜戎不但具备更先进的农耕技术与更丰富的农业资源,更秉持着来源更早的烈山氏稷传说。姬姜同盟为周人带来了极大的政治、经济优势,也使先周文化带有很强的多元化色彩。以农作物种类和历法传统为例,岐山凤雏村周人建筑遗址发现了被用于建筑的大量麦草、麦秸,证明在姬姜联盟建立之后,周人掌握了种植麦子的技术。对农作史的研究证明,麦种原自西来。“麦”字从夊,《说文》注谓:“夊,足也。周受瑞麦來麰,如行来。故从夊。”姜戎一直活动在西部地区,其足迹曾远及甘、青,有可能正是他们通过文化交流,将麦种带入关中。其次,有别于殷人重视分割太阳年的纪日法,周人更注重对月的分割,在月间设立了固定的纪日点,并用以命名相应周期。岐山凤雏村、扶风齐家村所出土文王时期甲骨,已有对月相盈亏的记录,并以月相纪日出现了“既吉”、“既生”、“月望”、“既死”等月相用语,一般认为,这是由于周人更重视农业生产,因而设立了更准确的时间概念,以适应当时农业的耕种与收割。


  基于上述历史考察,再回到周族史诗文本,要提出的问题就是周族史诗如何去叙述这一段历史,如何建构起自身的主体性,并据此推测《大雅》这一系列史诗可能的文本性质与文化功能。以后稷神话为例,分析《大雅・生民》与《史记・周本纪》的相关记述,可以发现两者虽属于同一个系统的文本,却有着不同的功能。其中,《周本纪》重在将后稷形象编入帝王世系中去,以建构古史传统;而《生民》的目的则不在于叙事,而是赞颂从姜嫄诞稷到居于有邰的整个过程。结合此前发现,可以推测后稷神话应当是周人入岐之后,借用姜人关于稷的起源神话,将迁居有邰与农业突破联系在一起,从而重新构建起的族群记忆。而叙事中的姜嫄形象,则是对姜人这支舅系力量的具象化表现。《生民》用叙事的方式,为史实中的族群赋予了个体形象,为抽象的技术进步赋予了事件框架,用这样形象化的方式,去记录并赞美姬姜二族的融合。而这样的记录又反过来成为历史,成为这个共同体的集体记忆和想象。在这样的叙事逻辑下,后人得以将农业技术、博物历法知识理解为本族固有的传统,并将岐下的知识进步理解为文化的复兴,从而使得他们对权力的进一步主张更为合理。


  林甸甸老师最后总结说:在先周时期,母系血缘为松散的方国联盟带来了宗法亲缘的联系,有着高昂的政治价值。而当王朝建立以后,母系的传说最终沉默,被写定的只有周人自己的史诗和仪式乐歌,并在后世正式成为历史。西周虽以岐下联姻而兴,又以舅国复仇而亡,然而史书并不会以线性的逻辑叙述母系的故事与传统,因为整个叙事的框架是以周王权为中心来架构的。在固有的书面叙事底下,很可能就藏着众多这样没有被叙写的暗线和伏脉。文本中这些被缝合,被修补的痕迹,正是某种历史现场的真正遗迹。我们可以将这种现场称为文献活动,这也正体现了文本的历史真实性。


  在整场报告中,林甸甸老师运用了大量农业、青铜器等方面的考古成果和语言学知识来丰富论文的事实基础,这些例证不但有力地支撑了文章的结论,还给人耳目一新的效果。比如她提到的甲骨文中“周”字字形为 ,“象界划分明之农田,其中小点象禾稼之形”,具有鲜明的农耕文化色彩。以及现有挖掘出的文物中,周人食器的形制比商人食器更适合烹煮粮食而不是肉类等例证,都给与会老师留下深刻印象。


  本场报告由《文学遗产》编辑部的孙少华老师评讲。孙老师充分肯定了林甸甸老师的研究方法,也提出了几条补充建议,如文章应增加对史诗、神话历史化等概念的论述等,并提出几点自己对该论题的思考。孙老师对周人与姜戎互相影响的方式很感兴趣。对于周人接受了姜戎的生产方式,却为何反过来改变了后者的祭祀和墓葬方式这一问题,林甸甸老师回答说,作为母系氏族的姜戎人口增长率较低,没有更迫切的扩张需求,因此可能缺乏将农耕知识建构为文化价值的内在动机;而其在农耕方面的优势主要体现在掌握了更多的农业资源,以现有材料难以判断他们具体持有某种先进经验,因此在文化层面影响力较小。


  除了孙少华老师的点评,很多老师也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报告会气氛十分热烈。范子烨老师提出,作为着眼于文学研究的论文,文本分析和历史分析应该双管齐下,更加均衡。马昕老师认为本文的结论有助于解决对《礼记》中特定制度的疑问。刘宁老师指出本文有志于探讨新历史主义的前沿议题,希望未来能进一步讨论周人农耕传统与文化记忆建构的关系。蒋寅老师则认可了论文所使用的话语分析方法,并关注到后世迁庙制度与周族祭祀传统的关联。比较文学室的谭佳老师更是从自己的神话学专业入手,补充介绍了“神话历史化”的研究现状,也提出了自己的兴趣点——希望林甸甸老师能进一步从商与周、周人内部的权力变更对后人文化记忆的影响这一方向深入研究。此次临时参会的台湾学者林登昱教授对林甸甸老师文史结合的研究方法大力提倡,也强调了实地考察对历史文化研究的重要意义。


  本次报告会全程3个多小时,内容丰富,讨论深入,为本年度的古代文学论坛打下良好开端。

收藏文章

阅读数[29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