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界要闻

我所主办纪念郑珍诞辰200周年暨“沙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遵义举行

傅传耀刘文献等出席 包明德张金翼等100多名海内外专家学者参加

焦云霞

会议开幕式场景

包明德书记(左)与遵义市市长傅传耀先生在主席台就座

文学所党委书记包明德教授向大会致词

(左起)陶文鹏、严平、刘跃进、张剑在前排就座

科研处副处长郝敏(左)、《文学遗产》编辑部主任李伊白

陶文鹏研究员、刘扬忠研究员主持会议

蒋寅研究员作大会发言

刘扬忠研究员作大会发言

么书仪研究员(右)作大会发言

王飙研究员作大会发言

刘跃进副所长(中)在闭幕式主席台就座

刘跃进副所长在闭幕式作总结发言

我所参与主办的纪念郑珍诞辰200周年暨遵义沙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8月2日至5日在遵义市举行。我所派出了比较强大的阵容参会。主要包括文学所、民族文学所联合党委书记包明德教授,文学所副所长刘跃进研究员,《文学遗产》主编陶文鹏研究员、《文学遗产》编辑部主任李伊白研究员、古代室主任刘扬忠研究员,蒋寅研究员,么书仪研究员,王飙研究员,文学所科研处长严平、副处长郝敏,古代室郑永晓副研究员,《文学遗产》编辑部张剑副研究员等。包明德书记代表文学所在开幕式上作了主题报告,刘跃进研究员在闭幕式上作了总结性发言。刘扬忠、陶文鹏、么书仪、王飙、郑永晓、张剑等学者均向大会提交了论文并作了大会发言。

以下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党委书记、包明德教授在大会开幕式上所作的致词:

各位专家、教授、记者,

女士们、先生们:

您们好!

纪念郑珍诞辰20O周年暨遵义沙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今天隆重开幕了。我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对大会的开幕表示热烈的祝贺,对不辞辛劳前参加这次学术研讨会的全体专家、学者、教授、记者们表示诚挚的问候。

我们今天能够在遵义这座美丽的黔北山城欢聚,是因为遵义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举办这次会议。为了筹办这次会议,遵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遵义县人民政府的负责同志和工作人员,在近几个月来,作了大量细致的、卓有成效的工作,我们文学研究所的同志们为此深受感动。

同志们、朋友们,遵义是举世闻名的历史名城,是我们中国人民深深热爱和神往的革命圣地。1935年1月初,英勇的中国工农红军突破国民党黔军的乌江防线,继而占领黔北重镇遵义。为了总结第五次反“围剿”战役和长征第一阶段的经验教训,党中央于1月15日至17日在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即著名的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红军和党中央的领导地位,使红军和党中央得以在极其危急的情况下保存下来,并且在这以后能够战胜张国焘的分裂主义,胜利地完成长征,打开中国革命的新局面。这在党的历史上是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正像许多文学作品里所形容的,遵义会议是中国革命航船在陷入激流险滩的危急关头,推举出英明的舵手毛泽东,是他登上舵楼,拨正航向,扬起风帆,引领中革命航船乘风破浪前进,从胜利走向胜利。今天,我们来到心驰神往的革命圣地,抑不住心潮澎湃,热血沸腾。会议期间,我们将瞻仰遵义会议会址,亲身感受当年会议的情景气氛; 我们将登上凤凰山,拜谒红军烈士陵园,观赏山环拥如诗如画的遵义风光;我们还将直上天险娄山关,吟诵毛泽东光辉词篇《忆秦娥》“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名句,激励我们在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新长征道路上奋发向前。总之,我们在遵义举行学术会议,将受到一次终生难忘的革命传统教育,从而陶冶我们的思想情操,提升我们的精神境界与科研水平。

我从方志和一些历史文献中知道,遵义又是一座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的名城。遵义在秦朝就纳入了中华民族第一个统一的国家版图。千百年来,纯朴勤劳、坚强智慧的遵义各族人民在这块神奇、美丽的土地上生活和劳动,在不断建设自己家园的同时,也创造了灿烂的文化。这里巍峨高原,青山秀水,不仅酿造出芬芳味醇的茅台美酒,更孕育出一代又一代才华横溢的文豪俊杰。远在汉代,就出现了贤士舍人、盛览和尹珍。他们是贵州文化的开山鼻祖。南宋初年,播州出了第一个进士冉从周,惊动了西南边陲。到了清代, 以郑珍、莫友芝和黎庶昌三人为代表的遵义文化放射出灿烂的光彩。郑珍、莫友芝、黎庶昌都在遵义县的沙滩生活过。郑珍、莫友芝同为清代著名的学者、诗人和书法家,黎庶昌则是清代杰出的散文家和外交活动家。他们写作了大量的诗、文和学术论著,声望盛极一时,人称郑珍是当时全国十大才子之首,莫友芝是全国十四俊之一。郑珍、莫友芝修纂的《遵义府志》,是全国最优秀的方志之一。当时,出现了贵州文化在黔北的局面,有“贵州之学在遵义”之说到了现当代,遵义也是人才辈出。其中有著名作家蹇先艾和女作家卢葆华当代有成就的小说家、诗人、散文家则有石果、黎焕颐、傅泽、廖公弦、何士光、李宽定、赵剑平、顾文光、石定、李发模、田兴咏、周嘉堤、吴元喜等。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纪念郑珍诞生200周年暨遵义沙滩文化的学术研讨会,深入研究和探讨郑珍、莫友芝、黎庶昌的生平事迹,他们在文学、艺术、学术以及外交活动方面的成就,研究和探讨遵义沙滩文化的源流特色、成就与影响,是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与实践价值的我相信,通过我们的相互交流与切磋,必将大大推进对郑、莫、黎和遵义沙滩文化的研究。弘扬传统,继往开来,使遵义市的文学创作、文学研究乃至整个精神文明建设事业更加繁荣、昌盛。

最后,让我再次向遵义市委、市政府、遵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遵义县政府表示深挚的谢意。

祝愿参加大会的全体代表快乐、健康。

祝贺大会圆满成功。

以下为文学所副所长刘跃进研究员在大会闭幕式上所致闭幕词

纪念郑珍诞辰200周年暨沙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闭幕词

刘跃进

各位女士、各位来宾、各位专家学者:

下午好。三天来,我们在这座美丽的山城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我们亲身领略了山青水秀的绿色遵义,更深刻地感受到中国革命征程中红色遵义的伟大意义;我们还在这里共同探讨了学术文化上的遵义。我们的收获是多方面的,远远超出我们原先的预想。在此,我谨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与会同仁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向为成功举办这次盛会而付出大量心血的遵义市委、市政府、省历史文史馆及遵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表示由衷的谢意。

三天来,与会代表围绕着沙滩文化的精神特质及沙滩文化主将郑珍、莫友芝、黎庶昌的学术成就展开了广泛而又深入的探讨,取得了一批拓荒意义的成果。所有这些,黎铎先生在会议综述中作了比较详细的介绍。总结各位发言,我认为,对于郑、莫、黎的文化意义,还可以从下列三个方面再作补充:

第一,他们是近代贵州“睁开眼看世界”的第一批杰出代表。

黎庶昌以其特殊的身份游历欧洲,两渡扶桑,他所撰写的《西洋杂志》成为近代中国“睁开眼看世界”的重要成果,而他主持刊刻的《古逸丛书》更有助于国人从世界的眼光重新审视中国文化的意义。从杨守敬《日本访书志》中可以看出,他们在日本寻访的中国典籍数以万卷,可能限于种种原因不能逐一覆刻,仅仅选取二十六种凡二百卷,这就需要史家的眼光和宽广的学术视野。历史证明,他们所选取的这二十六种著作确实关乎中国学术的核心问题,如《原本玉篇》,直至今年仍有重要的研究论文发表。其他如《姓解》、《史略》、《日本国见在书目》《曹子建集》等,嘉惠学林,百年不衰。

第二,他们是近代贵州荣获全国声誉的第一批优秀学者。

他们秉承“事必求是,言必求诚”的信念,从小学入手,研治《尔雅》、《说文解字》等经史之学,但又不囿于传统,没有在乾嘉学派这座高山之下仰止不前,而是别开生面,取得新的成就。郑珍《汗简笺正》就是典型一例。宋代郭忠恕的《汗简》自问世以来以其多奇字怪字而素来不受重视。二十世纪以来,随着简牍文献的陆续发现,郭忠恕的这部著作逐渐引起了学界的重视。而郑珍早在一百多年就已关注到这部著作的价值并逐一笺释,体现了他的敏锐的学术眼光。莫友芝《唐写本<说文解字>木部笺异》则充分利用新资料,取得新的成就。这部著作直到今天依然不失其重要的学术价值。

第三,他们的藏书事业不仅为西南地区争得广泛荣誉,也为黔北地区播下读书治学的种子。

清代著名学者诗人洪亮吉在其《北江诗话》中曾说过,明清以来的 “藏书家有数等:钱少詹大昕、戴吉士震,为考订家;卢学士文弨、翁阁学方钢,为校雠家;鄞县范氏天一阁、钱塘吴氏瓶花斋、昆山徐氏传是楼,为收藏家;吴门黄主事丕烈、邬镇鲍处士廷博,为赏鉴家;吴门书贾钱景开、陶五柳,湖南书贾施汉英,为掠贩家。”尽管目的各不相同,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多出自文化高度发达的江南地区。而莫友芝则是西南地区第一个足与上述各位并驾齐驱的大藏书家。他的《宋元旧本经眼录》、《郘亭知见传本书目》等,重在实用,可与《四库简明目录标注》等先后媲美。

今天,我们在这里纪念郑珍、莫友芝、黎庶昌,阐发沙滩文化的意蕴,更重要的意义是为今天的文化建设寻找更加坚实的历史根基。我们要继承前人创造的优秀传统,立足于本土文化、服务于当代事业,为塑造我华夏民族的人文大国形象共尽绵薄之力。

祝各位专家学者身体健康、事业大成。

谢谢。

2006年8月4日中午

会议论文综述等稍后将在此发布,敬请留意。

以下内容均摘自遵义市地方报刊。扫描录入:焦云霞。

本报讯:(记者王其伦 实习生 吴洁 陆扬冰)8月2日,由遵义市人民政府、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贵州省文史馆共同主办,遵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遵义县人民政府承办的纪念郑珍诞辰200周年暨遵义沙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遵义宾馆开幕。

市领导傅传耀、刘文献、袁利民、余遵义、张明辉、何萍、王燕丽,老红军王道金、离休老同志谢培庸出席会议。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委书记、副所长包明德,贵州省文史馆馆长顾久,美国洛东华文写作联谊会会长张金翼,台湾《贵州文献》副主编田兴柱,著名作家、诗人、原文学报编辑部主任黎焕颐,山东大学教授、中国近代文学学会会长郭延礼,遵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曾祥铣,遵义县人民政府县长陈光强,郑莫黎后裔郑昌、黎培炎、莫碧辉等参加了会议。

参加会议的还有来自美国、台湾、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贵州文史馆、贵州省社科院、独山莫友芝纪念馆、解放日报、新华社、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华东师大、河南大学、苏州大学、江西华东理工学院、贵州师大、贵州民院、贵州教育学院、贵阳武警指挥学院、遵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等海内外专家、学者。

会议由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张明辉主持。

副市长何萍代表市四大班子致辞欢迎国内外专家、学者的到来,并预祝大会取得圆满成功。何萍在致辞中说,遵义是历史文化名城,沙滩文化蜚声海内外,郑珍、莫友芝、黎庶昌“三儒”为代表的沙滩文化是黔北地域文化成熟的重要标志,时至今日,依然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产生着深远的影响。值此郑珍诞辰200周年之际,举行此次纪念活动,目的在于继承黔北文化与国际国内学术思潮融合,必将加快文化事业繁荣与进步,必将推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向前发展。

开幕式上,包明德、张金翼、郭延礼、田兴柱、黎焕颐以及郑珍后裔代表发言,对会议的召开表示祝贺。

据悉,为期3天的此次会议将开展学术研讨和交流、中国沙滩文化旅游节、遵义东部片区艺术节等系列活动。(原载《遵义日报》2006年8月2日)

以下为有关“沙滩文化”的背景资料:

中华文化奇葩——沙滩文化

贵州遵义县新舟镇禹门乐安江畔的沙滩村,江水穿村而过,山青水秀,鸟语花香,田畴沃野相连,一派江南水乡的景象,是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

从明末至清末三百余年间抄滩文化蒸蒸日上,书香气息极其浓厚。方圆约2.5平方公里的沙滩,黎、莫、郑三姓文人互为姻亲关系,彼此之间友谊深厚,一起研究学问,互相影响,共课子女后代,形成了一个特殊的聚落,几代人中涌现出了了数十名举人进士,尤其是“西南巨儒”郑珍和莫友芝,以及被称为“贵州走向世界第一人”、“全才君子”的黎庶昌等著名人物,更是形成了一个冠冕全黔、名噪一时的文人学者群体。沙滩,成了影响深远的大儒之乡、诗文之乡、书画之乡、外交家的摇篮。

抗战期间,内迁遵义的浙江大学编撰的《遵义新志》,分析了中国最知名的文化区域——贵州遵义东乡乐安江畔沙滩村黎、郑、莫三姓人家世代耕读为业,人才辈出,清代后期一百余年间引人注目的文化现象,正式提出了“沙滩文化”一词。

其实,在人所共知的郑珍、莫友芝、黎庶昌等沙滩文化代表人物的后面,沙滩还有着丰富深刻的历史文化底蕴。

一、名称沿革

“沙滩文化”这一概念,最早见于1948年国立浙江大学史地研究所张其昀主编的《遵义新志》,在该志第11章“历史地理”中,张其昀先生将遵义二千年来发展的历史分为“夜郎期、□□期、播州期、沙滩期”等九个时期,其中第八期为“沙滩期”。该文说:“沙滩黎氏为遵郡望族;自清乾隆以后,世有贤才。”“沙滩濒乐安江。为乌江之支流.中有洲长半里许,因以得名,一称琴洲。”“郑珍(字子尹),莫友芝(字子□)蔚为一时宗匠,号称西南大师。侄庶昌(字莼斋)师事曾文正公,从事经世之学。”“郑莫黎三家,互为婚姻,衡宇相望,流风余韵,沾溉百年。故沙滩不特为播东名胜,有清中叶曾为一全国知名之文化区。”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在中原、江淮、湘楚、巴蜀地区文化名人相对集中,又以人杰地灵而闻名遐迩。遵义著名学者李连昌一直注重对各地文化积累和沿习的研究,他受浙江大学教授王驾吾称遵义沙滩为“文学之国”的启发,以严谨的治学态度,对沙滩文化进行了深入研究,并有针对性地参阅了全国一些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志书:《济南府志》(李清照、辛弃疾的故乡)、《苏州府志》(冯梦龙、唐伯虎的故乡)、湖北《公安县志》(三袁的故乡)、《余姚县志》(王守仁、黄宗曦的故乡)、《眉山县志》(苏东坡、郭沫若的故乡)、《桐城县志》(方苞、姚鼐、刘大魁的故乡)、《绍兴府志》(徐文长、洪升、陆游、章学诚的故乡)、《常熟县志》(翁同和的故乡)、《武进(常州)县志》(洪亮吉、唐顺之、邵长蘅的故乡),从文化传承的连续性和持续时间、文人数量、作品数量和文化的涉及领域,以及文化成就等方面,进行综合比较,指出:“从明末至清末,在沙滩方圆几里的范围内文化沿袭三百余年,出了数十名举人进士。黎、莫、郑三家互为姻亲关系,彼此之间友谊深厚,一起研究学问,互相影响,世代成就突出,名声显赫.这种家族之间的世代姻缘友好关系也促进了沙滩文化的形成和发展,黎郑莫三家几代人中涌现出了一大批文人学者,尤其是到清代嘉道咸同之际,涌现了以郑子尹、莫友芝、黎庶昌为代表的数十名文人学者。泽润黔北,角逐中原,会盟吴楚,名噪中华,其著述内容涉及经史、诗文、音韵、地理、训诂、版本目录、科技、金石、书画等10多个领域,多方面的文化学术成就达到全国一流水平。”2002年他提出了沙滩是“中华文化第一村”概念。

二、沙滩文化的悠久历史

过去对沙滩文化的理解,都以清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黎氏第八代黎安理中举为始,至清末废科举为止,约130年时间,故有“沾溉百余年”的结论。其实,沙滩的文化追溯起来有300余年,其文化氛围从沙滩第一代黎朝邦起便已形成,所以,沙滩文化的出现绝非偶然,它有深刻的历史渊源和发展形成的过程。早在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黎氏一世祖黎朝邦(四川广安州金刀里人)。随川路总兵刘铤平播人遵,次年改土归流时黎朝邦据沙滩,黎氏从此在那里定居下来,黎朝邦是个读书人出身,他在沙滩以耕读为本,临死前对4个儿子留下遗嘱:“载月著犁锄,栉沐风露雨,嗟彼膝前人,相看默相依,诗书旧生涯,功名行潦水,呜呼金石言,世世宜循轨。”这个遗嘱体现了他耕读为本的思想、是黎氏兴旺的重要因素,耕而丰衣足食,学不求做官,在于增知识、修品行、涵养乡风以固根本,故以后七代黎氏后人严守遗训,每代人人读书,且有以诗书入宦的人,在任清廉,两袖清风。近200年间黎氏在政治和文化方面虽无大的成就,一旦在沙滩形成了男耕女织,热爱学习的浓郁风气。可视为沙滩文化的孕育阶段,亦可称为沙滩文化的前期。

三、沙滩文化的后期

这一阶段处于清末和民国之间,为黎氏的第十一代以后子孙,因为他们所处的时代已经发生了变化,光绪末期戊戌变法后废除科举,开办新学,接着又爆发了辛亥革命,以诗书做官的仕途已走向绝路,沙滩在外做官的人也回乡归养,年轻人则出国留学学习新知识。时代的变迁旧学逐渐走向衰落,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全国各地,无一例外,但沙滩人对传统文化的热爱依然,多有著作传世。

、沙滩文化的成就

沙滩黎、郑、莫三家文人著述宏富,初步统计(截至民国初年)黎氏专著69种(刊行39种,436卷,《华盛顿传》未计卷数);郑氏专著58种;(已刊25种,144卷);莫氏著作30种(已刊20种,176卷。其中《遵义府志》48卷,《樗茧谱》注踡与郑氏合纂合著;《黔诗纪略》及《后编》各33卷与黎氏合纂。)三家有各类专著共计153种,其中已刊80种63卷,大约1200百万字,在海内外产生了较大影响。就分类而论,这批著作经、史、子、集俱全,以经部而言,有研治三礼四书、《左传》、《诗经》的专著,也有研治文字、声韵及训诂的著述。就史部而言,有研治《史记》、《资治通鉴》的著作,也有地方志乘、人物传记、氏族年谱之类的专书;还有奏议类、地理类、金石目录类及版本校勘方面的著作。就子部而言,有农学类、医学类、艺术类、杂家类、宗教类的著述。集部则既有总集数种,也有诗、词、古文别集等数十种著述,极大地丰富了中华文化宝库,在中国文化史上产生了深远影响。

“西南两巨儒”郑珍和莫友芝,是学界公认的汉学大师。郑珍的文字学专著备受时流推崇,《辞源》中引述其研究成果达数百条。莫友芝的《韵学源流》一书,被华东师范大学收入《中国历代语言学文选》,作为文科生、研究生教材;他作为版本目录学创始人之一,其目录学专著被藏书家和图书工作者视为枕中鸿宝。郑莫二人还是清代著名诗人,郑珍成就尤高,他的《巢经巢诗集》,被晚清“同光体”诗派推尊为“宗祖”,也就是永远敬仰和学习的楷模。许多评论家推许郑诗为“清诗第一”,有“清诗三百年,王气在夜郎”的赞语。莫友芝又是全国一流书法家。日本和国内分別出版的《书法字典》,收录了莫友芝的许多个独体字。

遵义的沙滩文化绵延300余年,文人纷出,硕果累累,这个小山村的文化现象,堪称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个奇迹。沙滩文化是遵义和贵州的一笔精神财富。更是祖国的宝贵历史遗产和一朵文化奇葩。

五、让后人永远记住沙滩文化

遵义县新舟镇禹门沙滩,低冈浅阜,田园丰美,苍柏浩瀚,号称“黔北第一清净土”的禹门寺,古刹清幽,乐安江澄潭曲抱,江岸农舍错落,竹柳摇风,风景如画,集黔北山水之胜。

这里是沙滩文化发祥地,沙滩文化学人毕生勤奋治学,在偏僻的遵义山乡掀起不同凡响的文学大潮,立论精辟,著作等身,气节高尚,声誉遍及寰中,专家学者对沙滩文化给予很高评价。沙滩作为名人故里,是中外学者,诗人神往的地方。

黔中学术泰斗、贵州历史文化名人郑珍、莫友芝、清末著名爱国外交家黎庶昌在沙滩生活成长,又从这里走出大山,郑、莫博通经史被尊为“西南巨儒”,他们先后魂归家乡,长眠在沙滩。如今,这里有许许多多文化胜迹。

近年来,遵义县人民政府和新舟镇围绕文物保护、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编制了沙滩文化旅游开发规划,准备把这个集美丽的山水田园风光、发达的历史文化、名人故里而闻名地方,建设成为了年接待游客10万人次的高品位旅游景区,更好地发掘这里的优美自然风光和人文资源。

收藏文章

阅读数[11886]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