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人访谈

学术创新与《文学遗产》稿件录用规范 ——《文学遗产》主编陶文鹏研究员访谈录

刘玲华
内容提要 《文学遗产》主编陶文鹏研究员就《文学遗产》的性质和对来稿的要求等问题作了详细解释,希望对广大读者向《文学遗产》投稿有所裨益。

编者按:中国社科院文学所主办的《文学遗产》,是目前为止国内唯一的古典文学研究专业学术期刊。自创刊五十馀年来,一直引领着我国古典文学研究的发展潮流,在发表最新研究成果和培养学术新人方面厥功甚伟。正是由于该刊在学术界中的崇高地位、该刊对学术论文质量的严格要求,以及来稿数量的日趋庞大,使得很多在学术界耕耘多年的学者也往往很难在该刊发表一篇论文。这其中既有源于稿件质量和学术规范方面的问题,也有广大读者对该刊择用稿件标准不了解的问题。有鉴于此,本站记者应广大学界人士的强烈要求,独家采访了《文学遗产》主编陶文鹏研究员,就《文学遗产》的性质和对来稿的要求等问题作了详细解释,希望对广大读者向《文学遗产》投稿有所裨益。

一、关于《文学遗产》的地位和性质

《文学遗产》是目前全国唯一的古典文学研究的专业学术刊物,本学科研究的 最新成果多数在本刊得以发表和确认,代表了我国古典文学研究的最高水平,在国际汉学界也具有权威性的学术地位。本刊主张在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指导下,坚持科学性、建设性的原则,提倡严谨、求实、创新的学风和生动活泼的文风。

《文学遗产》的来稿内容涵盖面很广,包括有关古典文学理论、各时代作家作品、文学流派以及各种文体研究、古典文学、文献资料的考据和研究整理,还有有关古典文学学科建设的探讨、以及对研究状况的评论和国内外的学术信息等等。

二、关于《文学遗产》的稿件需求

稿件课题创新要求 从这几年的来稿情况来看,我个人感到有两个问题需要进行强调。一个是提倡问题意识。问题意识是我们搞任何研究的首要意识,也就是说要提出具有学术价值的新问题、新课题。如果一个研究者写的东西很陈旧,总是在炒人家的冷饭,这样的文章即便写得再好,也没有价值,没有竞争力。从现在的来稿看,课题重复的现象十分普遍,这是需要避免的。第二是强调创新,但必须是在求实求深基础上的创新。现在有些来稿纯粹是为了创新而创新,文章不讲证据,没有任何根据地说出一些一鸣惊人、新奇古怪的论点,因此同样也是没有什么学术价值的。

稿件学术规范要求 我们所说的稿件规范,最主要之处在于,不要抄袭别人或自己的文章,而不是简单地指在一些注释方面进行吹毛求疵。当然,注释方面的规范也要引起注意,引用别人的成果要注明出处,引用的资料要确切,并且要进行认真的核对以求无误。同时,注释规范也要避免过分的繁琐注释。有些作者为了表现自己的文章很符合规范,基本上逐字逐句都在引用,看起来似乎是言必有据,但其实是不必要的,我们不欢迎。再一次进行强调,千万不要抄袭别人或者自己的文章,这个规范远比注释规范重要得多。

稿件文风要求 在文风方面,《文学遗产》要求的是准确、严谨但又生动活泼的文风。从现在的来稿来看,文风方面存在着两个倾向:第一过分受西方书籍的影响,语言太西化,大量堆砌新的西方概念和话语,造成新名词的狂轰滥炸,比如“格式塔”“解构”等等。这些稿件的作者自己搞的是古典文学,却相当多地堆砌自然科学范畴和理论的新名词,由于没有进行深刻地理解和吃透,使得文章读起来非常晦涩。第二是文白夹杂,在现代白话文中夹带着大量的古文词,读起来相当拗口。其实好的文章都是文风简洁、生动、活泼的,我们的许多前辈学者,从鲁迅到闻一多到朱自清一直到我们文学所的钱钟书、吴世昌先生,都是这种文风的典型代表。所以我们说,《文学遗产》的稿件需要的是义理、考据、辞章并重结合的文风。

文学研究不是文化研究 我们欢迎不仅仅局限在从文学研究文学,而是从多个学科角度来进行跨学科的研究,比如文化学、文化人类学、哲学等等。但是要强调的是,我们的《文学遗产》叫《文学遗产》,它不叫《文化遗产》,所以无论怎样跨学科,落脚点必须落在研究文学上,目的不能搞反了,不能落脚到文化上去。我们要求解决的是古典文学与文学史上的问题,而不是解决一般的文化问题。但是,现在相当多的来稿是以古典文学为例子,去填充现成的文化的观点,换个通俗的话说,现在很多的青年学者都是在为文化学打工。我们要做的恰好相反,应该利用多学科的研究成果来为文学打工,千万不能把目的、方法和手段弄反了。所以,对于那些拿古典文学作为例子来说明和填充文化观点的稿子,我们这里不采纳,建议投到别的文化研究杂志上去,因为我们的刊物是《文学遗产》,而不是别的什么。在这里,我建议年轻的搞古代文学研究的学者和学生不要热衷于为别的学科打工,应该将精力集中在古典文学上,因为我们的古典文学还存在大量的空白,需要我们去研究。

稿件内容和方法要求 对古代文学理论进行研究的文章,特别是关于中国古典文献理论研究的文章,是《文学遗产》非常需要的稿件。现在这样的来稿和发表稿件并不多,为什么呢?第一个原因是古代文学理论的研究是一项难度较大的工作,挖掘新的东西和观点不太容易。第二,现在相当多的来稿就概念而概念,文章始终在概念和范畴之间打转,而很少联系古代文学批评的实际和古典文学创作的实际。第三,也有的文章反复提出一些旧的命题和范畴,恰恰提不出新观点,特别是牵涉到古代文学理论内部的范畴和命题。由于这些原因的存在,我们在古典文学理论上的文章也就发得少了。

我们还多次呼吁,《文学遗产》不仅需要研究古代的文学理论,而且需要更多的人去研究古代文学的理论。“古代的文学理论”和“古代文学的理论”这两个概念是不一样的,前者是研究前人的文艺理论,研究别人的理论,后者则是我们自己从古代文学作品中抽取出新的理论来。后方面的工作确实需要很多有志于从事古代文学理论研究的青年学者去做,因为前人的文学理论也是他们从当时的文学作品中抽取出来的。我们还应该学习和借鉴前人已有的研究成果,从古典文学作品中抽取出新的理论来。这个难度是比较大的,研究成果目前不多,但是前人有典范之例,比如钱钟书的很多论文《论通感》,吴世昌的词学研究理论等等。近些年来,《文学遗产》也有一些年轻的学者在这方面写出了好的论文,我们是非常高兴的,也非常欢迎这样的稿件。

具体到先秦阶段的文学研究,我们要求更善于利用新出土的文物与新发现的文献与文学作品结合起来进行研究。在唐代文学研究方面,《文学遗产》的稿件相对比较多,称得上是一个成熟的学科,但是近年来稿件也在减少,这说明唐代文学研究已经面临着一个怎样深入和深化研究的问题。

三、关于《文学遗产》的编审制度

《文学遗产》欢迎年轻的研究者踊跃进行投稿,近二十多年来,我们一贯大力注意发现新人和培养新人。在《文学遗产》培养的新人中,现在有很多已经成为了我古典文学研究方面的带头人,比如莫砺锋等等,有的甚至还成了《文学遗产》的编委。我们郑重强调,《文学遗产》的所有稿件都是不收版面费的,对于已发表稿件,《文学遗产》还给与稿费。当然,这些稿费略显微薄,在此我们也深表歉意。

在编审制度方面,《文学遗产》除了严格执行三审(初审、二审、终审)制度外,对长文章(大于5000字)还执行聘请编辑部以外(包括本所和所外)的专家进行双向匿名审稿的制度,以确保公正、公平和论文的学术质量,使得新人能够有更多的优秀文章面世。这一点也是与国际学术界相接轨的。

最后,真诚欢迎热爱古典文学的研究者们向《文学遗产》来投稿!

2006年8月15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949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