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百灵庙之二

郑振铎

昨天,早餐后,一个人出去散步。在北面的一带山地上漫游着。山势都不高峻,山坡平衍之至,看不见一点岩石。足下是软滑滑的,一点履声都没有。那草原上的绿草简直便是一床极细厚的地毡,踏在上面,温适极了。太阳光一点都不热,山底下便是矮伯格河环之而流。

中途遇见保安处的军事教官刘建华君,随走随谈,谈得很久。他是东蒙人,参加过好几次的抗日战。这可伤心的的往事,不能不令人想起来便悲愤交集。

百灵庙,汉名广福寺,占地极广,凡有大小佛殿及经堂十一座,大小的喇嘛住所一百数十处,共有六百余间屋,可容得下三千余众。但现在住着的,不过数百人。

庙为康熙时所建,圣祖西征,曾在这里住得很久。民国三年时,张治曾驻此,曾经过一次大战。庙全被焚毀,现在的庙,是民国十午后重建的。规模遂远逊于前。

正殿及白塔,正对着庙前的突出的一峰,这峰名女儿山。相传,康熙怕女儿山要产生真命天子,便特建此庙以镇压之。

殿门上有梵符,符旁注着汉字云:“凡在此符下经过一次者,得消除千百世之罪孽。”前殿之经堂,正中为班禅驻此时诵经处。四周皆壁画,气韵还好,当出于大同、张家口的画人手笔。画皆释迦故事,唯有数尊欢喜佛,较异于他处。后殿为供佛之所。如来像的下方,别有头戴黄尖帽,身披黄袍的大小坐像数尊。其面貌和一般的佛像人异,鼻扁,额平,颧骨突出,极肖蒙人。初以为蒙佛。问了翻译,才知道是黄教主师的真容。这位宗教改革家,在西蒙史上是占着很重要的地位的。殿的东隅,置一金色的柱形物。分三层,为宇宙的象征。下层为地,作圆形;中层为水,亦圓形而有波浪纹;上层为天,作楼阁层叠状。水的四面,有二伞形及日、月二形。此亦藏物。

出正殿,又进几个佛殿去参观,规模有大小,而结构无殊。便也懒得去遍历十一殿了。

出庙,在山坡上散步.太阳光渐渐的猛烈起来,有点夏天的气候了。山顶有一白色石堆,插有木杆无数,成为斗形。木杆上悬挂着许多彩色的绸布,上有经文。此种石堆,名为“鄂博”,本为各旗分界之用。同时也成了祀神之所。我们坐在这“鄂博”的阴影下闲谈着。赵君说起蒙古所以定阴历三月二十一日为大祭成吉思汗日者,非为他的生忌死忌,而是他的一个特殊的战胜纪念口。是日为黑道日,本不利于出兵。但他每在黄道日出兵必败,特选这个黑道日出兵,遂获大胜。后人遂定这个奇特的日子为大祭日。

夜间,赵君请了两个奏乐的人来。因为只有两个人,故只能奏两种乐器。一吹笛,一拉胡琴。奏的音调,极似《梅花三弄》,但他们说,是古调,名“阿四六”。这种音调,我疑心确是由蒙古传到内地来的。次换用胡琴和马头琴合奏。马头琴是件很奇特的乐器。蒙名“胡尔”或“尚尔”。弦以马尾制成,饰以马首形。相传系成吉思汗西征时所制的。每一弹之,马群皆静立而听。马头琴声洪浊悲壮,间以胡琴的尖烈的咿哑声,很觉得音韵回旋动人,虽然不知道奏的是什么曲。最后,是马头琴的独奏,极慷慨激昂、抑扬顿挫之至,没有一个人不为之感动的。奏毕,争问曲名,并求重奏一次。他们说,这曲名《托伦托》,为成吉思汗西征时制。奏乐者去后,余兴未尽,又由韩君他们唱《托伦托》曲及情歌《美的花》。歌唱出来的《托伦托》曲较在乐器上奏的尤为壮烈,确具骑士在大平原上仰天长歌的情怀。《美的花》则若泣若诉,郁而不伸,反复的悲叹其情人的被夺他嫁。但叹息声里,也带着慷慨的气概,不那末靡靡自卑。

“包”内客人们散去时,已经午夜。盘膝坐得腰酸,走出“包”外,全身舒直了一下。夜仍是黑漆漆的,伸手不见掌,但天空却灿灿烂烂的缀着满空的星斗。银河横亘于半天,成一半圓形,恰与地平线相按。此奇景,不到此,不能见到。

十二时睡。相约明早到康熙营子去,又要去考察一般蒙人所住的“包”。

明日午后,尚约定看赛马会和“摔角”。

十四日上午自百灵庙发

原载:1937年商务印书馆版《西行书简》
收藏文章

阅读数[588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