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如烟似梦的艺术范本

——评何其芳的诗集《预言》

麻晓燕
真正诗人的评定标准应该以其作品的质量而不是数量为尺度.与那些高产诗人相比,何其芳的诗创作少得近乎吝啬,解放前二十多年的岁月仅仅留下两本薄薄的诗集《预言》、《夜晚》;但他却无愧于真正诗人的称谓。这两本诗集既提供了一份诗人从梦幻之曲到为时代而歌心理流程的情思档案,又以独标一格的艺术开拓丰富了现代诗歌的表现方法,饱蕴着丰厚审美价值。尤其是前者忧郁而美丽,真诚又精致,是典型的如烟似梦的精神艺术范本,三十年代一面世就曾风靡海内,奠定了诗人的艺术声名;只可惜后来因艺术观念偏狭、社会动荡,人们对它充满了过多误解,有的甚至视之为艺术雕琢,思想不健康。随着社会日趋平和与人类审美需求的多元化,我们发现那种批评是违反历史本身的武断贬低,是文学观念错位铸成的意识迷津;事实上,作为一帧卓然的艺术风景,《预言》是永恒的。

企图在《预言》中找寻洪钟大吕之音、激越慷慨之貌者会大失所望。因为当时何其芳是抒写理想的浪漫诗人、纯诗艺术的忠实信徒,他公开宣言“文艺什么都不为,只是为了抒写自己,抒写自己的幻想、感觉和情感”.。在这种向心型审美观念统摄下,《预言》自然不同于向外扩张,以再现实为职责的现实主义诗歌,而十分注意心灵潮汐的律动,视界狭小,

不过是一个远离现实苦于找不到出路的敏感知识分子青春心理戏剧记录。它差不多都是飘在空中的东西,是诗人画在“扇上的烟云”,那里有青春的寂寞感伤、爱与美的渺茫、幼稚的欢欣与苦闷.一句话,它是诗人在梦的轻波里徘徊飘忽而微妙的心灵语言。

历史性地看,写于1931年到1937年的《预言》是诗人迷茫、苦闷、幻灭、追求的连绵心灵变奏乐章。

卷一多为梦幻式的爱情吟唱。生活中诗人被他爱慕的少女抛弃过,爱慕他的少女又被他忽视了,这二者都属于海市蜃楼式的爱情,这种现实经历折射在诗中便使情思复杂起来,既在幸福中感受不幸,又在不幸中咀嚼幸福,有甜美的期盼,也有痛楚的相思,有温馨的怀想,也有清醒的失落,酸甜苦辣搅拌在一起难以名状。《预言》一诗把爱拟为“年轻的神”,“我”热切盼他来临表露爱恋,可她却“无语而来”又“无语而去”,消失了骄傲的足音,空留下“我”之惋叹与无望,这种爱尽管略显飘渺,却也是一首真挚炽热的向往的梦之歌。一般说来逝去的东西人们才愈觉其可贵,已成“珠泪玉烟”的爱情使诗人沉湎于记忆中,患了刻骨相思的“季候病”,一件《罗衫》惹起他对花一般时光的怀念,一阵《脚步》在他心头“踏起甜蜜的凄动”;他明知“对于梦里的一枝花/或者一角衣裳的爱恋是无希望的”,(《赠人》) 可他又偏偏钟情地追求着,甚至甘心为之牺牲,“我合张开明眸/给你每日的第一次祝福”,(《祝福》)深沉地将爱埋在心底、为爱人真诚祝福。他为自己的过失懊悔不已,也幻想旧梦复归“日夜等待着熟悉的梦覆我来睡”,(《慨叹》)可见痴情之深.这就是何其芳式的爱情,不同于至上的爱情肉感的爱情,它深情,细腻,缠绵,蕴涵着真挚纯洁、健康真诚,既有“只是近黄昏”的悲凄,也有“夕阳无限好”的妩媚,并且因其悲凉而愈显其美。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北方论丛》
收藏文章

阅读数[528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