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试论何其芳建国后的诗歌创作

卢风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何其芳诗歌创作的第三个里程碑的起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

在隆隆的雷声里诞生。……

《我们最伟大的节日》揭开了诗人创作道路上第三个里程碑的序幕。这是诗人献给新中国的第一首颂歌。这是一首极富历史感的政治抒情诗。它深刻地表达了全中国人民对新中国的成立这一“最伟大的节日”的欢欣与自豪的感情,同时又形象地揭示了这一胜利的来之不易;它激情地歌颂了党和毛主席缔造新中国的丰功伟绩,同时又抒发了全国人民决心在党的领导下,“更英勇地开始我们的新的长征”的豪迈意志。从思想或艺术两个方面来说,我们认为这首诗应该是何其芳建国后的代表作之一,它在当代诗歌史上的意义是不宜低估的。首先,我们认为这首诗开拓了当代抒情诗的一个重大的主题:诗人们目觉地、由衷地满怀激情地歌颂党,歌颂社会主义祖国,歌颂新时代、新生活在这一意义上说,《我们最伟大的节日》开创了一个当代抒情诗的颂歌时代,恐怕是不过份的。它是新中国的第一首颂歌,是第一首由衷地、满怀激情地从诗人肺腑里奔涌出来的颂歌。它充分体现出作者履行自己诗人的崇高职责的自觉性。现在有一种怪论,有人认为题材太接近现实了,诗歌的翅膀就升腾不起来。然而,面临着这么一个“最伟大的节日”,这么一个“如此巨大的国家的诞生”,而且是“经过了如此长期的痛苦而又如此欢乐的诞生”,且不说作为一个共产主义歌手,就是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能不歌颂吗?际逢这么一个翻天覆地的新时代,诗人们不约而同地大唱起颂歌来,这是极其自然的,反之,倒是不正常了!在旧社会,由于何其芳还没有找到革命的道路,他歌唱过那些像云一样“飘在空中的东西”,幻想的翅膀确是升腾得很高、很高的,现在他的诗的翅膀降落下来了,紧俯在现实的大地上,但这已经不是“充满了不幸的黑压压的大地”了,而是一片光明的、幸福的祖国大地。正如他在转变的中途所认识的那样,“诗,如同文学的别的部门,它的根株必须深深的植在人间……把它从这丰饶的土地拔出来一定要枯死的,因为它并不是如一些幻想家或逃避现实者所假定的,一棵可以托根生长,并繁荣于空中的树。”从《我们最伟大的节日》开始,何其芳以自己的创作来实践这一现实主义的主张。因此,就诗人的创作道路来说,这也是一个新的、好的起点。其次,就艺术上来说,这首诗在雄浑激昂的基调上,又保持了诗人过去的一贯的特色—深沉而细腻的抒情特色。自然,不可否认,这首诗在艺术上是瑕瑜互见的,中间的四、五、六三节因为太拘泥于直观如实的描写,而忽略了诗反映生活的特性,缺乏形象感。这也是诗人自己和一些评论家不够满意的原因。但这也是建国初年的许多颂歌所存在的通病,我们不能强求于某一个诗人。尽管如此,像这样的诗句却是很出色的:“多少年代,多少中国人民/在长长的黑暗的夜晚一样的苦难里/梦想着你,/在涂满了血的荆棘的道路上/寻找着你,/在监狱中或者在战场上/为你献出他们的生命的时候/呼喊着你,……”这说明诗人仍然保持了他的(预言》和《夜歌》的抒情风格和艺术特色。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文艺理论与批评》
收藏文章

阅读数[593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