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古本戏曲丛刊第四集序

郑振铎

古本戏曲丛刊第四集,收集了元、明二代的杂剧,共三百七十多本,几等于臧晋叔编印的《元曲选》的三倍半以上.其中,以元人杂剧为最多,凡传世的元杂剧,几乎是网罗殆尽。明人杂剧也收了一部分。凡我們所見和所知的明代刊印或传鈔的元人杂剧,除了传本甚多的臧晋叔編印的《元曲选》和罕見或未見传本的李开先編印的《名賢传奇》和童野云編印《元人杂剧选》之外,可以说已经全部收集在这个集子里了。但这第四集仍然是仅供专家们研究需要的內部参考资料,所以,还是本着“求全求备”的主张,有好些本杂剧,是同时收入了好几个本子的,像乔吉的《玉簫女两世姻缘》,馬致远的《汉元帝孤雁汉宫秋》和白仁甫的《唐明皇秋夜梧桐雨》就一見再見地出现于这个集子里.这只是对专家們的研究有些用处,对于一般讀者们是完全沒有意义的。象这样范围狹窄得只是供应专家們研究参考的書籍的印行,在此时有沒有这个必要呢?普及是当前的最主要的任务。但普及工作的本身就在不断地提高。“在普及基础上的提高”,“在提高指导下的普及”是原則性的指示。看不到广大的人民群众的文化科学事业的迅速向“提高”发展,就如同忽視广大的人民群众的文化科学的普及运动浩浩蕩藩的进軍的絕大的气势一样。广大的人民群众一旦掌握了文化科学之后,便会立即向“提高”发展的。运动不可能在原地踏步不前,而是永远地前进,再前进的。所以,在“普及”的同时,提高并不能加以忽視。他們是車的二輸,鳥的双翼。有矛盾,但会迅速地統一,而且必须统一的。我們不能说,印行少量的这类戏曲集子便是“提高”工作之一。但不可否認,乃是为“提高”的研究事业准备的条件之一。元代和明初的杂剧,在中国戏曲史上是有其光輝灿烂的篇頁的。关汉卿、王实甫等大剧作家的姓名是永垂不朽的。他們生长于人民群众里,为人民群众的斗爭服务。他們輝煌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現象和人民生活.!广大的人民群众的在封建統治的官僚地主阶級压迫和剝削下的痛苦与呼号,在許多作家的作品里都能或多或少地表現出来。当然,也有若干是专为官僚地主阶級或統治的王室服务的剧作,象明朝教坊編演的《宝光股天真祝万寿》和明朱有燉写的《珊池会八仙庆寿》等等的宫庭戏,祝賀戏,那是全无意义的东西,但在其間,为数毕竟很少。绝大多数的題材是为人民所喜爱的。前人有“唐詩、宋詞、元曲”的贊評。元曲的确是代表了“元”这一个时代的文学的。其影响到了明代中叶,即十六世紀之末,而尚存在。把这三百多年的戏曲文学加以有系統的整理和研究,对于我們戏曲工作者們是有意义的,对于新的戏曲創作,也会有些启发的。当然,我們必須說明,象这样的戏曲集子,只是供給专家們的研究需要的,对于一般讀者們是用处不大,甚至沒有用处的。故遂采用了少量印行的办法。实际上,只是代替“鈔胥”之劳而已。

一九五八年十月十六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620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