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新版《钱锺书集》不“大修”刊行

陈香

  本报讯 在首版问世6年之后,《钱锺书集》日前推出新版。新版基本保留钱著原貌,未做内容上大的修订,只略作调整后刊行,由江苏省新华发行集团总包发。

  2001年,钱锺书先生授权、三联书店出版的《钱锺书集》刊行后不久,便惹来学者撰文质疑其中引文的准确性,不久后更是在学界引发一场讨 论,争议《钱锺书集》是不是需要修订,以及如何修订。

  三联书店副总编辑李昕告诉记者,关于《钱锺书集》第一版,学界争议的焦点在于作者征引文献的一些做法上。钱锺书博文强记,有老一辈学者说钱锺书能背十三经,甚至能背十三经注释,所以他写文章需要征引文献的时候,不需要核对原文,凭自己的记忆就可以。在大量征引文献的情况下,难免有个别地方记得不太清楚;另一方面,钱锺书引用文献的时候,有时候不是全引,而是略引,比如一首诗有四句,钱锺书引了第一句后,可能直接引第四句,中间甚至未加任何符号,那么,需不需要根据原始文献进行修改呢?

  这几年间,三联曾经委托有关专家对《谈艺录》、《管锥篇》的引文进行过全面校核,对所有有疑问的地方做了详细记录,准备在再版时作为修订的依据和参考。但是在再版前,又一次集中征询相关专家学者和出版界前辈的意见时,大家达成的共识是,尊重已经故去的前辈学者的著作风格,保留其原貌。“比如,梁启超、王国维引用古典文献,如果中间有个别地方不准确,要不要把它改过来?大家都认为还是不改为好。”李昕说。

  李昕还介绍说,钱锺书著作征引文献数量太大,古今中外版本情况极为复杂,现在有些引文根本不知道他征引的是哪个版本,校改不慎,恐怕会弄巧成拙;另一方面,钱锺书征引文献采用“略引”的方式,在他那个年代不是个别现象,而是许多学者通行的一种做法,是一个时代性的学术风气,保留原貌,既是对钱锺书本人的尊重,也是对学术史的负责。“所以,最后放弃了对钱锺书著作作内容上的修订。”李昕告诉记者。

  但是,新版《钱锺书集》也在编排上做了一些并非只是技术性的调整。李昕介绍说,《管锥篇》有大量征订插补的文字,写于不同的年代,钱锺书先生身前指明了这些征订应该插到哪个页码里,但没有指明他征订的文字要插到哪个段落,三联第一版插入的位置有的不太准,新版把插入位置不当的文字一一复核,进行了调整。同时,《谈艺录》也有很多插补的文字,叫补疑、补定、补正,补正还分为1和2,也是写在不同时期,补正的位置,钱锺书先生身前没说,是编辑根据自己的理解插进去的,有些插入位置不准,也做了调整。

  据了解,1997年以前,钱锺书的著作只有单行本,钱锺书本人并不愿意出全集。1997年,经三联前总经理董秀玉一再请求,钱锺书才授权三联出版。根据著作权法,文集出版以后是允许同时有单行本流行于世的,但是,杨绛先生在版权方面非常严谨,当《钱锺书集》出版后,就有意识地停止了钱锺书先生著作单行本和其他出版社的合作。所以,《钱锺书集》中的10种著作现在有8本由三联独享中文版权,即《谈艺录》、《管锥篇》、《七缀集》、《人·兽·鬼》、《写在人生边上》、《人生边上的边上》、《石语》、《槐聚诗存》,《宋诗选注》和《围城》在人文社的一再要求下,杨绛同意保留人文社出版单行本的权利。

原载:《中华读书报》 2007年10月24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336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