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血和泪的文学

郑振铎
内容提要 本文是一篇散文诗式的文章,慷慨激昂,大声呼唤“血和泪的文学”,至今读了令人激动。当时郑振铎是只有二十来岁的青年,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正燃烧着“青年之火”,因此文中有一股火热的激进的气息,是毫不足怪的,且是十分可贵的。文章的意思十分明白:“血和泪的文学”是作为“雍容尔雅”、“吟风啸月”的作品的对立面提出来的,是在到处是榛棘、悲惨、枪声、血迹的社会现实之上提出来的。由于这篇文章只是作为《文学旬刊》的《杂谭》(第二十三则)发表的,因此未能在理论上充分展开论述,也未能包含这一思想的全部内容,主要只是“宣言式”地提出了这一口号。

我们现在需要血的文学和泪的文学似乎要比“雍容尔雅”,“吟风啸月”的作品甚些吧:“雍容尔雅”“吟风啸月”的作品,诚然有时能以天然美来安慰我们的被扰的灵魂与苦闷的心神。”然而在此到处是榛棘,是悲惨,是枪声炮影的世界上,我们的被扰乱的灵魂与苦闷的心神,恐总非他们所能安慰得了的吧。而且我们又何忍受安慰?萨但(Satan)日日以毒箭射我们的兄弟,战神又不断的高唱他的战歌。武昌的枪声、孝感车站的客车上的枪孔、新华门外的血迹……忘了么?虽无心肝的人也难忘了吧!虽血已结冰的人也难忘了吧!“雍容尔雅”么?恐怕不能吧!“吟风啸月”么?恐怕不能吧!然而竟有人能之:满口的纯艺术,剽窃几个新的名辞,不断的做白话的鸳鸯蝴蝶式的情诗情文,或是唱道着与自然接近,满堆上云、月、树影、山光、等等;他们的“不动心”,真是孔孟所不及。革命之火,燃吧,燃吧!青年之火,燃吧,燃吧!被扰乱的灵魂沸滚了,苦闷的心神涨烈了。兄弟们啊!果真不动心么?记住!记住!我们所需要的是血的文学,泪的文学,不是“雍容尔雅”“吟风啸月”的冷血的产品。

原载:《文学旬刊》
收藏文章

阅读数[528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