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解读钱钟书其人其学

焦印亭


  钱钟书其人其学,博大精深,如一贮满真知灼见的智能宝库,处处闪耀着思想的光芒。陈子谦先生作为钱学研究的创始人——郑朝宗先生的及门高足,对钱学研究有种特殊的情感,数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潜心于此,在这座宝库中乐此不疲,毕力发掘,研究整理出了许多新颖厚重的研究成果。《论钱钟书》①是继其影响颇大的《钱学论》之后的又一钱学研究专著,全书30万字,共分“钱钟书文学情境赏析”、“钱钟书批评方法探析”、“钱钟书人文精神解析”三卷。该书既对钱钟书的文艺思想做了宏观和微观的探讨,又对这位超凡圣哲的为人看事之道做了颇有意趣的论析。具体而言,有对钱钟书为人为文的品评鉴赏,有对钱钟书治学方法、批评方法的深研力索,也有对当今学风文风的反思检讨,对钱学的诸多精辟之处抉剔入微,发挥透彻,论述明晰,是一部颇有创见的学术专著。

  “钱钟书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掘,对中西文化的融通和各门学科的打通,特别是他作为大学问家的广博和睿智,在20世纪的中国是没有人能够与他比肩的。研究钱钟书,首先应该了解钱钟书到底贡献了什么?他的独特之处在何处?他的学术成就对于当代中国有什么意义?”②该书的突出之处:其一是选取了“钱钟书文学情境赏析”、“钱钟书批评方法探析”、“钱钟书人文精神解析”三个方面回答了上述问题;其二是对钱学的准确把握和深刻揭示。该书在学术失范的当下,对正确理解钱钟书其人其学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和理论意义。

  “企慕情境”与“农山心境”是由钱钟书标举和命名的。在我国,最早揭示这种境界的是《诗·蒹葭》,这首诗有一种苍茫的缥缈之感和寻寻觅觅的向往之情,流露出典型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企慕心境。这是人生体验中十分普遍的向往之情,明知目标不能达到,愿望不能实现,而又无法消泯心中的惆怅,想而又想,想而又忘,乃至于“长歌当哭”、“远望而归”。随后,作者通过大量的例证并从文艺心理学的角度对钱氏所提的这一理论进行了详细的分析与总结,他指出后人记登临慨叹,抒写身世孤寂,多所援引,但在钱钟书之前,尚无人从“企慕情境”与“农山心境”的美学角度来进行观览,钱钟书超出了一般研究登临之作的表皮鉴赏的眼光,发掘出了古代诗文中蕴涵的深微的美学境界,并对其进行了拓展,他拈出的“理想”、“幻想”、“妄想”三种联想方式,不仅揭示了这种情景的想象特点,而且规定了它的心理特质:人生愿欲。这是钱钟书文艺心理学的一个独特的贡献。作者认为,钱钟书的这一理论不仅深刻地反映出了人类共同的心理状态,而且对文学创作和文学批评都有很大的启发意义。作者用“企慕情境”理论来解读《围城》主题的深层意蕴,就收到了切理餍心的结果。“正是这‘人生的愿望’,才构成了我们可以称之为‘围城心境’的那样一种悲剧心理:城外的人急切地盼望,以求达到‘企慕的圆满’;城内的人则是‘到得蓬莱,又值蓬莱浅’,由希望而失望,怨望,又从而别有想望。”③“从某种意义上说,《围城》是一部心理小说,‘围城心境’是人类生存困境中的普遍心理”,“《围城》显示了佛教哲学、叔本华和王国维的哲学,更熔铸了钱钟书本人的人生体验,根本上表现的是人生的‘悲剧之悲剧’。”④因此,《围城》主题的深层意蕴可称之为“悲剧之悲剧”。作者从独特的视角来概括《围城》的主题,可说是切中肯綮,使得其它“人生困境”、“爱情的城堡”、“知识分子的弱性”等等主题说黯然失色并且被涵盖于其中。这种超凡的识见得益于作者多年来对钱著的研读深思和对钱钟书谈艺衡文精髓的准确把握。作者通过这一个案,向读者展示了钱钟书怎样对中国的传统文化进行继承与发掘、提炼与升华,以及这种理论在实际中的意义,自此可以管窥钱氏之贡献以及治学的独特之处。

  对钱钟书全部著作及其蕴涵的意义与独特方法的正确理解和准确把握,是这部著作的另一显著特点。从1979年算起,他在钱学领域已经辛勤耕耘了近30个春秋,其兴趣不在逸闻趣事和一般性的宣传和介绍上,不像那些浮光掠影、浅尝辄止、操游击战术的过客式研究者那样避难就易,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对钱学著作的熟读精思上,积极探索钱钟书之学术思想与文化建树,可以说对钱学著作的分析达到了擘肌分理、取心析骨的地步,对钱学精蕴的领会达到了探赜索隐、洞幽烛微的境界。

  如《管锥编》这部煌煌巨著,有批评者说它琐碎零散,不成系统,没有思想。80年代,随着比较文学学科的兴起,不少人认为它是中国“比较文学”的奠基之作。对此,作者不做评价,只凭自己多年的体会和研究,对《管锥编》做了全面客观和科学合理的定位:《管锥编》不是一般的读书札记,也不是一般的“比较文学”,而是以文学为主线,各门学科围绕着文学互相沟通、互相阐释,是部博大精深的文艺批评巨著。同时它又是关于人生的大书,不是写在人生边上,而是写在人生深处,探究了人生的底蕴,以人生观照艺术,以艺术解剖人生。它注释了人生,注释了历史,注释了社会,也注释了十年动乱。它是一部充满辩证法的著作,而又诞生在最缺乏辩证法的年代,很值得我们深深反思。在对这部著作多年的探索和研究中,作者认识到,钱钟书文艺批评中一个突出而不容忽视的特点就是处处闪耀着辩证法的光芒,从各种联系中探索文艺的内部规律和外部规律,既提出了不少新鲜的见解,又给许多“猜想”,或者说争论不休的理论问题以正确的答案。尽管有学者批评作者将钱钟书的学术思想纳入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论和辩证唯物论来分析有欠妥当,但作者知人论世、以意逆志,以钱钟书所处的社会环境和实际的思想言论作为立论的依据,阐述周详,让人信服。他的这些

  与“写在钱钟书边上”的研究者不同的是,作者的研究已越过皮相,准确而又深刻地揭示了钱学的精蕴与内涵。如他对钱学及其品格的定位可说是取心析骨般的深邃之论:钱学只指钱钟书的全部著作及其蕴涵的意义和独特的方法,主要是钱学之品格,即一种由学理、学养和人生阅历熔铸成的境界:哲学之境界,美学之境界,诗学之境界,非超越心物对抗的二元性而达于鉴赏移情之圆融者未可一窥其堂奥。⑤钱学本意是为了“正学风”和“正文风”而发出的醒示:它是一门独特的学问——它那独特的发现、独特的见解、独特的方法、独特的风格,是直指“假大空”的理论建构的,传统的“才、学、识、德”熔铸成了钱学铜豌豆般的品格。

  针对时下空疏浮躁、哗众取宠、鱼龙混杂的世风、文风和学风,作者“有感于另一种钱学”,颇多感慨,字里行间时见愤激与不平之情,通过对钱钟书人文精神的解析,使读者体会到钱钟书其人其学是治疗当今不良之风的最好药石,同时也揭示了钱钟书的为人为学对于当代中国的意义。

  此外,该书还有一个特点十分引人注目:虽是学术专著,但无枯燥晦涩之陈腐气与“头巾气”,行文洒脱,辞采富赡,文笔犀利,寓庄于谐,具有磅礴之气势。既可作为专门研究者的参考,又可作为一般钱学爱好者登堂入室的导读之书,可谓深者得其深,浅者得其浅。

  
注释:
①陈子谦:《论钱钟书》,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8月版。
②陈子谦:《论钱钟书》跋,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8月版。   
③④⑤陈子谦:《论钱钟书》,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8月版,第3页,第280页,第241页。

原载:《当代文坛》2006年第6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1200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