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词与词话

郑振铎

一五代到宋末的时代

唐经过比较安定繁荣力量强大的时期之后,到末年逐渐衰落下来。安史乱后,变乱频繁,中央政权日趋堕落,藩镇割据,拥兵自重,自行留后承继,可达数代。诸藩镇间又互相吞并,得胜者皇帝加封,权势日大。黄巢起义进攻唐中原地区,占领长安称帝。这时藩镇甚至外族借口勤王起兵,黄巢则内部分化,到公元九○七年,部将朱温叛变,杀帝自立,称“梁”,于是五代开始。朱温残暴不堪,专横无道,投自称清流的知识分子于浊流,知识分子分奔各地。同时各处割地自立,成十国。朱温死传子。梁先后共十七年,至九二三年为外族李克用灭。李克用称“唐”(后唐),克用死,其子存勗继立。李存勗文雅风流,爱音乐宠伶官,政权移伶官手,终为伶官所杀。明宗在公元九三六年为部将石敬瑭所篡,称“晋”。石敬瑭起兵时借契丹兵,敬瑭死后,其子即位,欲反抗,于九四六年被契丹所灭,晋前后十一年。九四七年刘知远起兵,入长安称帝,为后汉。四年后公元九五一年被部将郭威篡,为后周,至九六○年灭亡。接着是柴世宗称帝,他死后,其子小,将士拥赵匡胤为帝,称“宋”。这时中央政府虽屡经更替,但地方割据仍然,石敬瑭时且曾将燕云十六州割与契丹。

赵即位后,杯酒释兵权,兵权全归中央,由近亲掌握。政权巩固后更逐渐消灭藩镇,最后灭南唐,统一中国,从公元九六○年——一一二七年间史称北宋。此时北方的少数民族,除契丹外又有金族兴起。宋本常败于辽。到真宗时,想恢复燕云十六州,攻辽,但大败。至徽宗时,野心很大,雄才大略,有很好制度,首创养老院官医院药房等等。文章艺术修养亦高,曾编《宣和博古图》、《宣和书谱》、《画谱》等。当时力量渐强,天下尚丰足,思报世仇,遂与金联系共同灭辽,收回了燕云十六州。但金要求极高,终于又逐渐南侵,占燕云十六州。徽宗退位让于子,钦宗立。金兵入开封俘徽、钦二帝,此时有很多起义兵,北方汉人亦大批南下,这时徽宗子高宗南渡,公元一一二七年在杭州(临安)称帝,史称南宋,至一二七九年灭亡。经一五二年的休整,力量渐强,又思恢复中原。金背后有银(蒙古),宋连银灭金。但是蒙古却又借此南下,公元一二七九年元兵打到广州崖山,宋亡。元统一中国。南北宋共三二○年。这三二○年是不大太平的时期,国力弱,政策坏,经常受北方少数民族的侵扰,宋采取远交近攻的手段,结果前门去狼,后门进虎。全宋一代没出什么大政治家,而争夺政权极甚,当时对武官控制非常严,对文官则宽,在文学方面遂出现_种新的文体—一词。词一向被认为离现实最远,实际上却也是能够表现现实的。

二词的起源

词就是诗的一种体裁。有人说词是诗余,是余兴,实际不然。作词称填词,这是有道理的,因词原是唱的,带音乐,音律极严,有谱,因此词必须按谱填写。诗需吟,朗诵即可,不用配音,乐,这是两者不同的地方。词来源很早,唐初武则天时即有。之后凡能入乐能唱者皆称词。词曲调极多,其来源主要由四部分合成:(一)旧调,由六朝传留下来的五、七言诗;(二)民间歌谣,如刘禹锡、自居易的《杨柳枝》、《竹枝词》;(三)胡夷之曲,即外来曲调,如新疆、印度、维吾尔的歌曲,最有名的甘州、梁州的歌曲,当时流传的非常广,是与中原不同的新曲;(四)文人创作的新调。这四者结合起来称词。词至唐明皇时已很发达,传说李白的词写的很多又很好,最有名的是《菩萨蛮》、《忆秦娥》各一首,但是不是李白所作现不可确定。因为那种情调是要更晚些时候(五六十年)才能产生,是属于晚唐温、李系统的。

三“花间”词人们

唐末到五代的词人统称花间词派,当时集最好作品而成的《花间集》,于九四。年由四川文人编成。共收十八家词近五百首词。这.中间第一个奠定词的基础,从原始到成熟的最大作家即温庭筠。《花间集》的作风脱离不了他的作风范围之外。他诗风同李商隐相像,有些朦胧似可解似不可解,是黄昏时的景象。这种作风后来遂变成词中很流行的作风。从这一点上说,他是可以代表花间词人的。

韦庄非四川人,但四川的词却应说是由他开始,他在中原之乱时逃到四川。他的词相当重要,作风属温派。此外和凝、孙光宪亦皆非四川人。《花间集》中还有外族,即波斯人李殉。

不在《花间集》内的大词人有李存岛(后唐庄宗),他的词情绪缠绵,潇洒漂亮,虽然收集起来只十几首,但写的都非常好。另一派最重要的词人是南唐二主(中主李璟、后主李煜),比《花间集》稍晚。当时文人为了避乱都逃到南方。生活渐渐安定,经济比较繁荣,南京除为政治中心外,同时也成为文艺中心。李璟和李煜的词收集起称南唐二主词,李后主雄才大略,字写的好,画画的好,词填的好,诗做的好,他成为当时的一个文学保护人。中主的宰相冯延巳亦大词人,有《阳春集》。这些词中多是借题发挥个人感情,采取象征比喻的方式,反映了当时社会的情况。《花间集》作品表面看好象离现实太远,但仔细看起来其中也有许多是现实主义酌。

四北宋的词人们

北宋词在体材和曲调方面有很大的变化和发展。花间词多小令,唐人及五代词也都是短的,到了宋初新的音乐家、新的词人都不满意于小令,遂创慢词,后又转成大曲,集数套于一首,唱法与以前不同,重复七八遍到十遍。这在《琵琶记》中曾保存下来,在日本、朝鲜也有保存。此时词拘束少、内容广、体材自由,很多作家都喜欢做词,故词风气很盛。由于宴会时常唱词,故词调多别离之感、伤悲之调,又唱者多为歌妓,而那时有官妓,由官管,常和官恋爱,因此词中又有恋爱情歌的发生。写这类词最著名者为柳永,他编歌极多,他的词最流行,当时有“凡有井水处,皆唱柳词”的说法。他的词不再是朦胧象征,而是直抒感情,是首先脱离花间影响的人。欧阳修在散文和诗作上虽道学气十足,在他的词中却表现出他真正的赤裸裸的感情,是充满了人情味的。苏轼做词很多,他不会唱曲,所以他的词也是不能唱的。他作风雄壮、豪爽、明朗,说尽人意,他不受曲子的限制,甚至在词中发表议论,他写景咏物词亦极佳,另外他也做政治词。他虽也学柳诃,但终不掩本色。苏柳之后集北宋词之大成的为大音乐

家周邦彦,他的词称《清真词》,音律精深,词律最严。北宋末期有三个不受苏柳影响不在此范围内的词人,即朱敦儒,宋徽宗和李清照。朱敦儒作《樵歌》描写田园生活。徽宗赵佶的词是言中有物的现实主义的作品,词中流露真正的深刻的亡国后的沉痛感情,但可惜留传的很少。李清照是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一位女诗人,词作的很好,不受任何人的影响,以女主人翁的立场在词中流露出真实的情感,她的词与欧柳情调不同,写别离之情调很多,但少颠沛流离之意。

五南宋的词人们

南宋词分三期:(一)变乱时候,北方为金兵侵占,文人南迁,喘息未定,一心恢复中原,因此词中民族意识非常浓厚。岳飞的《满江红》可为代表。其次张元干、张孝祥情感也非常激烈。其中最大词人辛弃疾,他属苏东坡豪放一派,他在词中发表政治议论,慷慨激昂,完全没有太平盛世的柔美作风,当时仿辛而夸夸其谈的为刘过,而可与辛相比的是陆游。陆词份量最多,诗亦多,词中多表现了他的沉痛生活,他生活中变化多,是南逃人共有的沉痛感情,始终念念不忘中原,他感到自己是“心在天山,身老沧洲”,词中充满了热烈的民族意识。临死还留有“王师北定中原_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的诗句。同时他的家庭生活也是很悲惨的,母亲专制,因而他的婚姻生活不圆满,被迫与妻子分离。这一方面他也写了不少的词。但到后来生活逐渐安定,许多作家忘记过去的艰难困苦的生活,于是他们的词中也就有了流连宴会之乐的作品。(二)安于偏安,习惯了江南生活,在词上还注意格律,在字句上做工夫,因此格律严整。词人们专门描写小东西,句子要求新奇漂亮,出人头地。其中最主要有两人,即姜夔(白石)和吴文英(梦窗)。姜有《白石词》,格律非常严,随时可以唱。吴词亦然,有《梦窗词》,由于他专求文字漂亮,有时就不免庸俗,有人说吴文英的词为“七宝楼台,眩人眼目,碎拆下来,不成片段”。他曾有“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的词句,是唐代很流行的格式,完全是一种文字游戏。另一个喜欢把句子雕饰的更精炼的是史达祖,他把情景融而为一,把自然人格化了,有“做冷欺花,将烟困柳”?的句子。(三)宋将亡时四大词家可作代表,即张炎(玉田)、周密(草窗)、王沂孙(碧山)、蒋捷(竹山)。他们有同一作风是工于咏物,借以寄寓忠君爱国的感情。南宋最后作家是文天祥,他的词很朴素有感情,老老实实的说出自己的痛苦,表现了国破家亡无处投身沉痛的感觉,他不仅描写了个人的情感,而且是蒙民族压迫下整个南宋的情况。

六鼓子词与诸宫调

大曲仍较严格,离不开词曲,鼓子词则比较短,用统一的调子唱一个故事,说唱并用,完全是变文的子孙,但没有变文的气魄。鼓子词再发展成诸宫调,即由各种宫调结合起来表演讲唱一个故事。唱期长短少者十天半月,多者半年一年,分男班女班,魄力最大、组织能力很强的孔三传即诸宫调名家。《董西厢》也是主要的诸宫调。此外如《刘知远诸宫调》则是描写个人生活,甚至唐宋五代民间贫苦农民的生活,俗语应用的非常纯熟,‘写的很深刻。中国现在的诸宫调只有两部,一部全的是《董西厢》,一部不全的是《刘知远诸宫调》。诸宫调也是从变文中来的,神宗时即有。

七词话(话本)

所谓话本即说话人的底本,唱的地方用词,说的地方用话,故称词话。词话也是从变文中来的,是讲唱文学的一种,诸官调是以唱为主,而词话则是以讲为主,以唱为副。他的特点有四:(一)是讲唱的,以讲为主。(二)讲的时候用第一身称或第二身称,以对话或讲演方式讲的。(三)夹叙夹议,有很多活泼生动的话。(四)首有“入话”象弹词的开篇,这是根据实际情况产生的特殊体材,因为说书人是依靠听众的,所以他必须想尽办法吸引听众,但听众有来早来晚的不齐,他不能讲正文,同时又避免冷场;所以便想出两全齐美的办法,温习一遍旧故事称入话。入话写的较漂亮的如《天雨花弹词》。这四个特点一直保存到现在,宋说唱人分四家,主要有两家,现在还存在。

八小说

小说要求短小精炼,一两次就可以讲完,要能层出不穷,才能抓住听众,因此故事内容非常丰富有趣味,说新闻、时事,有声有色。《简帖和尚》、《快嘴李翠莲》等都是写得很好的民间故事。新闻时事的材料有限,小说遂又讲鬼讲神。这类故事在《醒世恒言》、《警世通言》等书中记载很好。据考证出于宋人之手者有二十七篇,如《闹樊楼》、《沈小官》、《二郎神》等。

九讲史

讲史即讲长篇故事,其中三国最引人注意,所谓“说三分”。当时霍四究专门说三分,说的最好。五代虽只五十五年历史,但换了很多皇帝,而且去宋不远,因此讲朱温、石敬瑭、刘知远的故事也是应时的。尹常卖《五代史》,当时还有讲抗战故事的,如王六大夫说韩世忠、岳飞抗金兵的故事,名《复华篇》,长篇的有《中兴名将传》等。《大宋宣和遗事》及《五代史平话》,虽号称宋版,实则恐为元人精刻修改而成。总起来说,这时短篇小说已很发达,长篇刚刚开始。当时讲史的人最怕说小说的人,因为小说是短小的故事,很快就可以讲完,而讲史往往都需一年半载,而且必须有很好的口才才能讲长篇的东西,否则没人听,因此长篇东西发展的比较慢一些,也晚一些。

(根据北京图书馆藏作者手稿)

(据《郑振铎文集》第七卷扫描录入,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年6月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35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