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古本戏曲丛刊二集序

郑振铎

《古本戏曲丛刊初集》依靠了公私收藏家们、戏剧作家们、专家们和许多团体的力量,得以如期出版。这部远远超过汲古阁《六十种曲》的煌煌巨编的问世,引起了很多作家们和研究戏曲者们的注意。他们提供了不少宝贵的意见,并供给了不少资料。因此,《古本戏曲丛刊二集》在这个良好的基础上依靠了大家的力量也就紧接着编成付印,并能够很快的印成出版。众擎易举,于此可证。二集里所收的戏曲仍为一百种,除了流行于民间的比较早期的剧本,象《彩楼记》、《刘秀云台记》、《范雎绨袍记》、《高文举珍珠记》、《王昭君和戎记》等十数种之外,都是晚明时期(万历初到崇祯末即公元十六世纪的八十年代到十七世纪的五十年代)的作品。将这一百种的剧本集腋成裘,编为此集,大非易事。编目访书何止三易其稿。亦有久访未得,只好待之将来再收的,如沈嵊的《息宰河》等。即此百种,已是公私收藏家们三十多年来辛勤搜集的结果。晚明剧作多半是孤本流传,象陈与郊的《詅痴符》四剧,汪廷讷的环翠堂七种,孟称舜的《娇红》、《贞文》二记,范文若的《花筵》、《鸳鸯》等三剧,阮大铖的咏怀堂四种(此四种虽有近刊,而经妄人肆意窜改,大失本来面目,今悉依原本影印,足以发覆),以至王稚登、吴世美、郑之文、叶宪祖、周履靖、史磐、金怀玉、陆华甫、王骥德、吴德修、佘翘、姚子翼、朱宗藩、邹玉卿、朱九经、沈自晋、西湖居士诸家所作,都是研究戏曲的专家们求之多年万难全获的。今有此巨帙,陈之案头,搞晚明戏曲的人,当不会再有书阙有间之叹了。其中若卜大荒的《冬青记》,虽残缺过甚,以无他本可补,也只有照原来残本印出了。虽未必珠玑尽收,网罗无遗,而晚明七十多年间的剧作,于此可见其代表。大抵这一时期的剧作约可分为两大支。第一支是文士的创作,逞才情者,多瓣香临川(汤显祖),求本色者,则祖述宁庵(沈璟),而若士的影响尤为深远。别有一部份有志之士,则关怀当时政局,大不满于明帝国没落期的种种腐败黑暗的现象,而于其所作剧曲里加以大胆的暴露,加以直接的攻击与讽刺。或借古人之酒杯,浇时人之块垒,象《喜逢春》、《磨忠记》,象《双烈》、《玉镜台》、《精忠》、《厓山》、《冬青》诸记,都是有感而发、有为而作的,慷慨悲歌,光彩动人。同时,以佳人才子的遇合为题材之作,也产生不少,无非是始恋中阻终得团圆的场面,陈陈相因,极少惊人之笔。第二支是修改旧剧,或重编流行于民间的剧本。这些作者们多半是默默无闻的,至少是并无赫赫之名的。这些剧本则都能反映人民的要求与愿望,表扬善良,打击坏人,敢于揭露封建社会的黑暗面,且富有人民的尖锐的机智与讽刺,长期地在各地演唱,深为人民所喜闻乐见。《二集》兼收并蓄这两大支的剧作,缘是内部资料,故亦不废若干靡靡之音。我想,这二集的印行,不仅可助戏剧作家们的推陈出新之资,可供戏曲研究的专家们以大批的研讨的资料,而对于要论述明帝国没落期乃至中国封建社会的没落期的社会历史的历史学家们,也可提供出不少活泼真实的史料来。

一九五五年六月十三日,于昆明。

原载:《古本戏曲丛刊二集》,一九五五年七月
收藏文章

阅读数[631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