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古本戏曲丛刊三集序

郑振铎

《古本曲丛三集》一百二十册,又得藉大家的同心协力而告成了!这次的出版,迟之已久,延期再四,主要的原因,是纸张供应的困难。幸赖商务印书馆的努力和当地负责同志们的帮助,最后才得解决。摩挲着这部巨编,于兴奋喜悦之余,不禁重有感焉。这部三集所收传奇,以明清易代之际的十几位大作家的剧本为主。恰在酣歌醉舞,沉溺于燕子春灯,秦淮夜月,恣意尽情地享受着世纪末的欢乐的当儿,受不住压迫的农民起义了。紧接着,清兵的铁蹄又奔进关内。他们的霓裳羽衣舞的好梦惊醒了。他们旧的依靠,象冰川似的消失了。在喘息稍定之后,便不得不象三百年前的蒙古时代似的,再一次的把他们的运命和才华,交给了广大的市民阶层,把他们的生活,寄托于广大的市民阶层的喜爱与同情之上。于是从吴炳的《绿牡丹》、《疗妒羹》,范文若的《花筵赚》、《鸳鸯棒》,沈自晋的《望湖亭》、《翠屏山》,阮大铖的《燕子笺》、《春灯谜》等等沿袭着玉茗的宗风余绪的,一变而进入李玉、二朱兄弟、邱园、张大复、叶稚斐、周坦纶、盛际时、陈二白他们的一个新的大时代。李玉他们,象关汉卿,象高文秀,象郑德辉,是以写作剧本供应剧团的演出为生的。他们的创作力极为充沛,取材极为广泛。有一人而写作三十多本传奇的,象李玉,那是空前未有的盛况(关汉卿写了六十多本杂剧,但都比较的短)。假如不是一位专业的剧作家,那是不会有那末弘伟而伙多的成就的。在他们的手里,.任何内容的题材,都运用得生动活泼,深入浅出。他们写绣户传娇的情事,也写需以铁板铜琶伴唱的热闹非凡的大戏。他们的造辞遣语,也不复象《香囊》、《玉块》那末骈四俪六,句句掉书囊,可以当得起出奇制胜,雅俗共赏的赞许。没有比这个时代这些作家们的剧本,更受裂园子弟们的欢迎的了。往往是看家戏,演出准不会失败。虽然这些作者们大多数是苏州人,用的是水磨调的昆山腔,对白有时还用的是苏州话,但照样地流行于全中国。凡有井水饮处,没有听不到这些吴侬柔语的昆山腔的。但有一个特点,这个时期的传奇流传下来的,毕竟以梨园传抄本为最多,刻本仅占少数。是不是不曾有过刻本呢?我想不是的。朱素臣的《秦楼月>,就题着“垄庵传奇第十五种”。可见在当时,那些剧本可能大多数是都曾刊印出来的。那末,是什么原因使他们大量的。刻本不传了的呢?主要是,作为梨园子弟们习唱的脚本,最容易消失,最难于保存下来。当原本成了流传很少,或仅是孤本的时候,梨园抄本使出现了。今日所赖以延一线之脉者,往往独藉此种潦草破烂、鲁鱼亥豕连篇累牍的梨园传抄之本耳。更有任意删削,不成完书,名目虽是,内容已非的。我们采用的时候,十分慎重。一剧每搜集两三种钞本以资对勘比较。弃其残阙不全者,用其最近于原本面目者。实是孤本流传,无可取舍者,则即不全之本,亦复收入,惟为数不多耳。我们研究戏曲史的人,独以对此辉煌异常的一个大时代的剧本,最难读到。今则,凡有可搜得者,已毕集于此。有此一集,则李玉他们的传奇,便得以传播于世,延命若干世纪了。然此集之成,较之初、二集为功尤巨,经历过程,尤为艰苦。有些合印者们,对于这部三集的内容,起了怀疑,觉得这是成为若干剧作家的专集了。又有些人,根本上对于这种影印的方法有了意见,感到这样的印刷方法是浪费。我们以为,这部丛刊本来是内部参考资料性质的图书。凡是参考资料,应该是要尽量地搜集更多的可能得到的一切资料,和供给一般读者们作为精读之用的选本或读本,基本上是不相同的。又这些参考资料,原来也可以用铅印、油印或抄写的方法流传的。但铅印费力太多、太大,绝对不适宜于只印行几百部的书籍,且排校费时费力,不知在何年何月才有’出版的可能。油印和传抄,则浪费更大,错误更多,且极不方便。试想传抄或影抄或油印一部一百页左右的传奇,要浪费多少时间财力和人力呢?这种用照相石印的印刷方法,乃是用以替代钞胥之劳和油印本子的费多而不精的办法,且足以解除铅印工厂的紧张情况的比较最可能想到的最经济而且最省时省力的方法,似乎是应该坚持下去的。我们非常感谢最大多数的合作者们努力地支持我们。他们给我们以热情的鼓励,也给我们以力量。如果没有他们的合作,这部三集的巨编是不会继续出版的。谨于此谢之!

一九五六年八月二十五日郑振铎序于青岛黄海路。时涛声大作,海面上的远灯,有规律地时明时灭,大似乘舟破万里浪时也。

原载:《古本戏曲丛刊三集》,一九五七年二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37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