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关汉卿绯衣梦的发见

郑振铎

关汉卿的杂剧六十二种,传于今者,仅《元曲选》中的《玉镜台》、《谢天香》、《金线池》、《窦娥冤》、《鲁斋郎》、《救风尘》、《蝴蝶梦》、《望江亭》八种,又,《元人杂剧三十种>中的《双赴梦》、《拜月亭》、《单刀会》、《调风月》四种,凡十二种而已。此外,我们知遭在陈与郊编的《古名家杂剧》中尚有《钱大尹智勘绯衣梦》一种。然《古名家杂剧》存亡不可知,此剧的存亡遂亦在不可知之列。近来涵芬楼购得明顾曲斋所刊的十六种曲,《绯衣梦》竟亦在其中。这个无意中的发见,使我高兴了好几天。这个消息,想也是研究元曲的人所皆乐闻的吧。顾曲斋不知系何氏的“斋名”,顾曲斋所刊元曲,究竟有多少种也不能知道。现在知道的顾曲斋所刊曲,仅有涵芬楼藏的十六种,日本盐谷温君藏的二种,共十八种而已。涵芬楼的一部,插图皆已被人撕去,盐谷君的一部,则尚有插图,至为精美。当是万历时或其后的刊本。顾曲斋所刊元曲,与《元曲选》所刊的,其面目却甚有不同之点。上月我到南京江南图书馆去时,曾借出八千卷楼旧藏的《元明杂剧二十七种》,与《元曲选》校对,其面目亦大不相同。然丁氏的《元明杂剧》与顾曲斋所刊的元曲,其内容却并无差异。如就二书所同收的罗贯中《龙虎风云会》一剧而言,我校对了全剧之后,相差者不过数字而已,且这数字也还是刻雕上的偶错。此可见《元曲选》与同时明人所刊的元曲,其不同的程度是如何的大。臧晋叔氏自己在序上说,他所得的是内府藏本,故与坊本不同。然这话却未必十分可信。臧氏所谓“:内府藏本”也许竟是如金圣叹氏的《古本水浒传》、毛宗岗氏的《古本三国志》同是“乌何有”之物,也未可知。我们就臧氏的削改汤氏“四梦”的事实观之,可知臧氏的削改元曲并不是不会有的事。叶堂氏在他的《纳书楹》上便已猛攻着臧氏,说他是一个“孟浪汉”,不知埋没多少好的元曲了。

《元曲选》以外的许多明人刊、或元人刊的杂剧集的出现,乃是最可乐观的事;即使并没有佚著的发见,也已足够订正《元曲选》的本子了。十数年前的元曲学者以《元曲选》为惟一研究资料的迷梦,今日殆已打得粉碎了。。元、明刊的元曲集子更有多少种呢?这是我们所不能知道的。但我们却颇希望像《元人杂剧》、《顾曲斋所刊曲》之类,能够再发见几种。这也许并不是一种不可能的奢望。同时并希望已发见的几种元曲,能够逐一的印行。这有裨于元曲研究者却非浅鲜呢。

有人疑心《顾曲斋所刊曲》,即为陈氏的《古名家杂剧》。我没有见过陈氏的书,不敢下断语。然我的意思,却以为并木是一书;因为在我们所知的十八种顾曲斋刊的元曲中,很有几种与陈氏所刊的《古名家杂剧》不同的。

明人刊行元曲的,当必甚多。他们虽没有臧氏那末大的魄力,一时刻了百种之多,然而他们却都是较臧氏更为小心的刻书者,不敢以意擅改古作的。所以他们刊的元曲,多半是最近于元曲的真相的。

原载:《小说月报》二十卷一号,一九二九年一月
收藏文章

阅读数[642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