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接收遗产与戏曲改进工作

郑振铎

旧戏曲在人民间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且其根柢也非常深厚。今日旧艺人的数目,据简单的不完全的统计,总在三十五万人以上。这一支文艺大军,是会发生巨大的作用的,且向来都在散布他们的影响,发挥他们的力量。

中国古代的戏曲的开始,要推到南宋时代。那时候,演的戏叫做“戏文”。到了元代,用北方语言演的戏,叫做“杂剧”。明代以后,戏文和杂剧都在发展着。而戏文(后来名为“传奇”)的势力尤大。流传到各地,使用各地方言来唱。江西的弋阳腔,普及四方,声势最盛。昆山腔起于嘉靖、隆庆间,尤为“文人学士”们的那个特殊阶级所喜爱,且也经常的为之写作剧本。就为了剧本是出于“文人学士”们之手,便和人民大众脱节了。清代中叶以后,称昆曲为“雅部”,而其他戏曲,则别名为“花部”。或称“花部”为“乱弹腔”。故清末伶人们常有“昆乱不挡”之号,即指其各种戏曲皆能演唱也。

乱弹腔是什么呢?在《缀自裘》里,我们看出,已包括了不少种类。但后起的“徽调”汉调”和。京戏”等等还不包括在内。到了今天,昆曲几成为绝响,而融“徽“汉”秦”诸腔于一炉的“京戏”或“皮黄”戏,则已成为流遍全国的戏曲。

然而,民间的粗野的戏曲,还在不断的滋生着,发展着,改变着。许多的地方戏,原来都还只是极朴素的演唱故事,或只是歌舞而不扮演故事。但受到了“京戏”或“昆曲”的影响,不断的陆续的也变成了正式的戏曲,也穿起“戏衣”来,也演唱着整本的故事一象“越剧”,象“申曲”(沪剧),都是很晚才变化成为正式的戏曲的。故在演剧的技术上、服装上等,都还沿袭着“昆曲”、“皮黄”的老套子(申曲多用时装上台,比较的不同)。

谈到接受遗产,这份遗产可算是丰富无比了。第一是演技:那样的象征性的动作,如手执马鞭,作跨鞍上马姿态,手扶作想象的楼梯上下楼,以手作开门闭门状等等,在物质条件不够,布景不完全的农村间,是无可厚非的。且已成为大众皆知,皆懂,似不妨加以采取、接收。有的地方,如可改进的,则也不妨勇敢的改革。特别是演历史剧,如非完全用旧的剧本,则在服装上恐怕要费一番考据的工夫。在旧剧里,那服装是不唐不宋、非汉非明的,时间性是一点也看不出。新的历史剧必须在这方面用点工夫,花些力气。

第二是题材:在几千年的封建压迫之下,劝忠教孝的教条式的故事实在太多了。养成了奴才的思想,颠倒了历史的事实,隐蔽了故事的本来面目。戏曲改进工作,首先是,要去其荒唐过甚的。其次是,删改其过于谬错的部分。在今天,还只能采取稳步改进的方式。

但即在重重的封建压迫之下,人民大众的反抗的力量也还是极大的。就在许多愚忠、愚孝的故事之中,也还有很多大胆的反抗封建力量的作品。这,就要我们披沙拣金的去发现了。一在许多地方戏中,这种故事或剧本是不在少数的。象《庆顶珠》(《打渔杀家》)之类,就是很可推荐的。即在文人学士们的著作之中,也还可以发掘出若干晶莹可喜的珠玉出来,象杨潮观的《吟风阁》里,有一出写东方朔偷桃的故事,简直把统治阶级冷嘲热骂得够了。又象元曲里,这一类的剧本也还有不少。

有计划的改进旧剧,稳步的改革其演技,删改补充其剧本,在今天是有必要的。而旧的剧本,旧的演技,也尽有可以为我们所接受的遗产在。那末丰富的遗产,宝贵的人民大众的智慧的结晶,是值得我们用一辈子的力量去发掘,去发现,去研究,去接受的。

原载:《光明日报》,一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549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