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论唐代的短篇小说

郑振铎

中国的短篇小说,在唐代(公元六一八——九○七年)才开始发展,才有具有很美丽的故事和很完善的结构的作品流传下来。在这个文学艺术的伟大时代之前,我们已经产生了很漂亮、很动人的故事和传说,还可能已有了完美的短篇小说,但大部份没有保存下来。就保存到今天的唐代以前的故事和传说看来,他们一部份是和古代的寓言分不开的,那就是引用了故事和传说,来说明某些哲学家的论据的;其他一部份,乃是宗教徒们,佛教、道教和中国古老的原始宗教,用来宣传宗教的信仰的,那就是,利用许多故事和传说,来阐明:信仰的人,得到了神或佛的保佑,逢凶化吉,遇难成祥,疾病离身,恶鬼退去;不信的人,则会遭遇到种种的不幸与恶疾,且被打下地狱,受种种的可怖的刑罚。还有的一部份,乃是记录人世间的嘉言善行或漂亮的言语,可笑的举动的;像最有名的《世说新语》就是这一类书的代表。专门记载“笑话”的书,也竞有好几部。也还有若干故事和传说,是记载神仙故事,鬼怪传说,乃至海外的人情物态的。他们的数量不少,所涉及的范围也很广泛,但都是相当简短、质直的记载,只是瘦骨嶙峋的故事和传说,还不能构成有血有肉、有声有色的短篇小说。到了唐代,方才产生了描写婉曲、想像丰富、人物的性格写得很真实的短篇小说。

最早出现的一篇作品是《古镜记》,这是隋唐之间的一个文人王度(约五八○——六四○)写的。他把若干段关于古镜的神奇的故事,组织成为一篇;是比较以前的简短的故事有显著的进步与更大的组织能力的。又有无名氏的一篇《补江总白猿传》(约产生于六五。年),写一个具有幻术的白猿,抢掠了人间的美女,后乃为一个将军所杀的故事。那故事是属于神怪的一类,但富有人情味。但更重要的是张鷟( 约六六○——七四○)所作的《游仙窟》这篇小说,将近一万言,写的是他自己在一夜之间,身入神仙之窟,和美丽的女子十娘和五嫂酬酢应对的经过。他把这场恋爱的遭遇,写得很细腻,很生动,且充分的运用诗歌和民间流行的“双关语”,给予后代的小说作者的影响很大。

在他之后,描写人世间的青年男女们的恋爱故事的作品就大为发达。有的是真实的很凄惋的故事,有的是故事很幻怪,但又很近人情的悲剧或喜剧。陈玄祐(约七七○年间)的《离魂记》,写王宙和张倩娘相恋,但她的父亲把她许配给别的人了。王宙很悲愤的离开了她,上船到京都去。午夜的时候,他正在船上辗转的不能入睡,却听见岸上有人急骤赶到船上来。原来是倩娘弃家来奔。他们到了四川,同居了五年,生了两个儿子,同回她父亲家里去省问。想不到她的身体却是病在闺中。两个倩娘,翕然而合为一体,其衣裳皆重。原来私奔王宙的却是她的灵魂。

沈既济(约七五○——七八○)的《任氏传》,写的是妖狐任氏和少年郑六相恋的故事。这故事写得很生动,任氏虽是女妖,却生得美艳冶丽之至,且极忠贞于郑六,遇强暴而不屈伏。后为猎狗所杀;郑六永远的忆念着她。

李朝威(约八○○年间)的《柳毅传》,写少年柳毅与洞庭湖的龙女的恋爱遇合。这是神怪的故事,却写得很富于人情味,故事的发展也很曲折而动人。

但写得最好的还是蒋防的《霍小玉传》和白行简的《李娃传》。这两篇作品都是描写人间的真实生活与故事的。他们把唐代的社会生活都表现得十分翔实而生动,那故事的本身又是’那末凄惋而曲折,可以说是典型的唐代短篇小说的作品。

蒋防(约七八○——八三○)早年以诗赋著名,历官翰林学士,中书舍人。长庆(八二一——八二四)中,贬为汀州刺史。他的《霍小玉传》,写有名的诗人李益和少女霍小玉的恋爱故事。这是一个悲剧。李益抛弃了霍小玉,另外娶了妻,小玉却痴心的等待着他,直到病死。在临死之前一刻,才和李益再见一面。她凄怨的责备着李益,一恸而绝。对于这个负心的诗人,读者是会不由得要引起憎恨之感的。

自行简的《李娃传》,则是一个喜剧的结果。行简(七七○?——八二六)是大诗人自居易的弟弟。他常写为大众所喜爱的文章。这篇小说,作于贞元十一年(七九五),是他早年的作品。李娃是长安城的一个有名的妓女,少年郑生为了热恋着她而丧失了一切,流落为乞丐,受尽了痛苦。后来,李娃收留了他,使他奋志读书,中举为官。这是当时艳称的一个传奇性的故事。

元稹(七七九——八三○)的《莺莺传》流传得最盛,当时即有人写了诗歌,以后又有曲子。著名的《西厢记》戏曲,就是演这个故事的。稹是一个诗人,当时诗名和自居易相埒。他的诗歌,天下传讽,并传入宫庭中,宫中呼为元才子。尝为工部侍郎,同平章事。后官武昌军节度使。有《元氏长庆集》一百卷。他是唐代短篇小说的作者中的二位最为人所知者。《莺莺传》写张生和崔氏少女莺莺的恋爱故事。稹写少女的初恋情怀,甚为生动。他们的恋爱是以悲剧收场的。张生另外结了婚,莺莺也嫁了人——后来的《西厢记》却改写成团圆的结局。但初恋的倦忆却是像藕丝似的牵系在心头。

有名的《长恨传》为陈鸿所作一陈鸿(约八一○年间)是自居易的一个朋友。自居易写了一篇《长恨歌》,记述唐明皇和杨贵妃的故事。陈鸿为之作此传,附于居易《长恨歌》之首。这个故事也是流传极盛的,但陈鸿写得朴质而不大动人。

像这样的恋爱故事,在唐代还产生了不少,但脱离不出以上几篇的范畴。在同一时期,又产生了一种具有出世思想的幻想的故事,那是描写人世间的富贵荣华,像梦幻似的瞬刻消灭的;梦中的一生,虽是瞬刻,却也就是真实的人世间的一生的写照。这样的故事,足以表现出唐代考试制度下的文士们的不满与不平的心情。由于这样的心情,就产生出对于“官吏”的显赫生活的凄凉结局的卑视。我们可以举出沈既济的《枕中记》、沈亚之的《秦梦记》和李公佐的《南柯太守传》三篇作为代表。在其中,李公佐的《南柯太守传》是最好的一篇。.

李公佐(约七七○——八五○)和白行简是很好的朋友,他们都是很用心于写短篇故事的。李公佐的《南柯太守传》,正和白行简的《李娃传》一样,都是很完美的短篇小说,不仅盛传当代,而且对后来的影响——特别是戏曲作家们——是很深的。但这二者之间,其气氛和情调是十分不同的。李公佐沈屈下僚,名位不显,恐怕其生活也是十分困顿的,因之,便产生了消极的反抗的心理,以出世的思想,掩蔽其不满与不幸。南柯太守淳于棼,在蚁穴之中所经历的一生,也便是唐代最显赫的官僚所经历的一生。这是很好的,而且很真切的表现出唐代官僚阶级的内在心理的故事。沈既济和沈亚之的两篇,其情调也大致相同。沈亚之(约七九○——八五○)和诗人李贺是朋友,李贺称他为“吴兴才人”。他也是名位不显的一位不大的官。有《沈下贤集》,今存,他的《秦梦记》,写得不大好,远不如《南柯太守传》的漂亮。

唐玄宗的天宝十四年(七五五),安禄山举起反叛的旗帜之后,唐帝国中央政府的统治力量便逐渐的削弱下去。地方军阀的力量一天天的强大、坚固,形成了地方割据的分裂的局面。这些军阀们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扩大自己的领土,对于他们领土上的人民们的剥削与奴役是异常残酷的。“民不聊生”的现象,是到处的普遍的情况。人民们不仅要付出很重的赋税,而且还要为军阀们服兵役,替他们为争夺土地而作战。这种情形,在宪宗以后(即八二。年以后)更为严重,以致产生了黄巢率领人民军的大起义。在这个时代,军阀们还蓄养着武士们与刺客们。而人民在被压迫的痛苦之下,也希望有超人的武勇之士,能够出来为人民除暴害,雪冤仇,报不平,解除痛苦。因之,武侠或剑侠的故事便大为流传。

杜光庭的《虬髯客传》是属于这一类的,但性质较为不同。这故事以拥护唐帝室的主旨,说明“神器”是不能窥窃的。但象虬髯客那样的神秘人物,也是属于武侠之列的。杜光庭(约九○○年间)是一个道士,因避乱到了四川,王建以他为金紫光禄大夫,谏议大夫,赐号广成先生。有《广成集》传于世。这个故事,在后代流传甚广,成为戏曲家们喜用的题材之一。

段成式(八○○?——八六三)的《酉阳杂俎》里有很多的武侠故事。袁郊(约八五○年间)的《甘泽谣》里有《红线》一篇,为武侠故事中的典型之作。红线是一个少女,身怀绝技,能飞行往来,遂以她的绝世的武技,阻止了一场军阀们的战争。这个故事在后代也流行甚盛。裴铡(约八六○年间)的《传奇》,所记载者多半为武侠故事。其中以《昆仑奴》和《聂隐娘》二篇最为人所传。《昆仑奴》也是一篇勇士的故事,《聂隐娘》的故事则更进一步带有神仙的成份。像《聂隐娘》这样的女子,以剑术著称的,乃成为后代许多的剑仙故事的始祖。裴鉶在咸通中为镇海军节度使高骈掌书记,后官至成都节度副使,加御史大夫。高骈好神仙恢谲事,裴鉶恐怕是深受其影响的。但他所写的虽多为神仙剑侠之事,而在幻诞的记述里,仍可看出这个混乱时代的一些真实情况来。

唐代的短篇小说显然较以前的质实、简短的故事与传说,是有了很大的进步的。他们是用散文来细腻婉曲的抒写人间的,乃至幻想的物态人情的。宋洪迈说道:“唐人小说不可不熟。小小事情,凄惋欲绝,洵有神遇而不自知者。与诗律可称一代之奇。”这个评语是很公允的。这些短篇小说在后代发生了很大的影响。不仅有很多的小说家们模拟他们的作风,而且,他们成为许多戏曲家们吸取题材的渊薮。许多元代和明代的剧本的题材,像《西厢记》、《南柯记》、《绣襦记》等,都是根据了这些唐代小说的。它们在中国文学里所占的重要地位,有些像希腊的神话与传说。作为一个中国的文学家或艺术家,都得熟悉这些故事;研究中国文学的人也必须熟悉这些故事;否则,就很难了解许多的文学作品的题材来源与其演变之迹。但他们的本身,也是很完整的作品,不仅具有美丽的题材,而且,也已达小说创作的相当完美的境地。

(据北京图书馆藏作者手稿)

(据《郑振铎文集》第七卷扫描录入,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年6月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717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