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王若虚的文学评论

郑振铎

我们研究中国的“文学评论”(Literary Criticism),对于王若虚应该加以二十分的注意。他对于诗与文,都有独特的见解;对于古代文艺的不合理处,与批评者的曲说附会处,都能大胆的举出,痛快的攻击。自刘彦和、刘知几、郑渔仲、朱晦庵后,我还没有找到一个能够与他并肩而立的批评家。而他的实事求是、勇于求真,除郑渔仲外,更无人能及。现在且举他批评黄山谷诗的几段话,以见其批评精神的一斑:

山谷之诗,有奇而无妙,有斩绝而无横放。铺张学问以为富,点化陈腐以为新。而浑然天成肝中流出者不足也。此所以力追东坡而不及欤?……

山谷诗云:“语言少味无阿堵,冰雪相看有此君。”夫阿堵者,谓阿底耳。顾恺之云:“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殷浩见佛经云:“理应阿堵上。”谢安指桓温卫士云“明公何须壁间阿堵辈”是也。今去“物”字,犹“此君”去“君”字,乃歇后之语,安知其为钱乎?

山谷诗云:“新妇矶边眉黛愁,女儿浦口眼波秋。”自谓以山色水光,替却玉肌花貌,真得渔父家风。东坡谓其太澜浪,可谓善谑。盖渔父身上,自不宜及此事也。(《滹南遗老集》卷三十九)

原载:《小说月报》十四卷二号,一九二三年二月
收藏文章

阅读数[7456]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