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有关发扬昆剧的三个问题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昆剧座谈会上的讲话

郑振铎

昆剧特点之一,在于它不是某一种地方戏。它是个综合性的戏曲,是古代戏曲的总结,有许多古代的戏曲,由于昆剧的存在,而被保留下来。这种情况正如同有许多昆戏如《断桥》、《夜奔》等,在京戏中被保留下来一样。因此,它里面有许多古代的东西。例如音乐方面,就有许多古代的音乐,如“辞朝”(《琵琶记》)里,就全是宋朝的大曲。又如我这次在苏州听见“道教音乐研究组”的古代道教音乐,仔细一听,简直就是昆曲的音乐。又如曲调,明朝本来有南北两派,就是北曲和南曲,后来经过魏良辅的创作,造出来昆山腔,就包罗了两种腔调的好处。特别在音乐方面,综合了北曲的弦索和南曲的箫管,成为“管弦”合奏,实在是一个大进步。又如元人杂剧现在还有二三十出保留在昆剧里,如《刀会》、《调子》等,其中叙事的成份特别多,《刀会》讲究关公坐在船头上唱,连冠上的绒球都不能动。又如弋阳腔《滑油山>里的刘氏在台上缓步而唱,牵她的大鬼则在表演动作,这种情形,正说明了它们都是从讲唱文学改变过来的戏剧,如同现代的北方大鼓,苏州的前后滩,坐在那里是弹唱,穿上了行头加上表演就是戏。这些方面都证明它是把过去的各种戏剧集大成的东西,所以它是全国性的戏曲,不是地方戏。

另外,在戏曲文学中能够拿得出手的,恐怕还以昆剧为最

多,剧本词藻的优美,是其他剧种赶不上的。京戏中就有许多不成为文学剧本。不成为文学剧本,就很难得保存下来。而在昆剧的传奇中,就是过去明人认为“具品”的,实际上也还有很多好东西。我们的《古典戏曲丛刊》,预备印一千多种,现在已出了三百种,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有我们这么多的作品。也没有这么早的作品,现在还能演的。如关汉卿是十三四世纪的人,他的作品中《单刀会》,现在还能演。英国的莎士比亚是十六七世纪的人(一五六四——一六一六),他的作品,现在却已不是原本原样的上演了。

我有个幻想,也是愿望吧,假定我们有个国家剧院,如同莫斯科歌剧院一样,贴出海报去,头一个肯定是昆剧,因为真正能表示民族戏剧的最高成就的还是昆剧。

我们明年准备纪念汤显祖和关汉卿两位,希望大家准备准备,把他们的戏曲上演一下。

如何发展昆剧,我现在提出三个问题,希望大家研究。

第一是宣传的问题。大家要多写文章,介绍它的好处。宣传是很有用处的,《十五贯》刚刚上演时,看的人并不太多,经过大力宣传以后,全国就都知道了。我们的宣传要多方面的,出版社要多印些昆剧的剧本,报刊可以多介绍昆剧的技术。同时我们不仅要写文章,也要多演,使人真的看到它的好处。昆剧的内容非常丰富,有些小戏如《借靴》、《狗洞》、《照镜》都是很漂亮的笑剧,有些个戏,如《交印》、《刺字》非常慷慨激昂,刺字时描写母亲在儿子身上刺字,想刺而不忍刺时的表演是演戏最高的技术,有些戏如杨潮观的《罢宴》提倡节约的观点,如果能演出,一定是轰动全国的。

希望大家考虑考虑,如何多写。譬如搞戏曲史的,就可以在戏曲史的范围里来写,这样文章就多了。

第二是改编的问题,昆剧要不要改呢?我觉得真正大作家的作品,是一个字也不能动的。外国也是这样,英国的莎士比亚,苏联的高尔基,都绝对不能改。我们的关汉卿、汤显祖也是一样,明朝人最喜欢改,沈璟就把《牡丹亭》改过,弄得汤显祖很不高兴,后来冯梦龙也曾把《牡丹亭》改为《风流梦》,陈与郊把《宝剑记》改为《灵宝刀》,许自昌也改过许多剧本。《西厢记》被改为南曲,先有崔时佩,后有李日华,好处是改成南曲可以上演,但对话中加了许多猥亵下流的词句。当然我们现在情况和从前不同,如果每剧都演全本,不但演员有困难,观众也没有这多的时间来看。那么可以在全本戏中挑出几折连合起来,照过去演宋十回石十回的办法,每折力求保存古本的面目,对话偶然可以动一动,曲文不要更动,特别是大手笔的作品,更不要动,象《十五贯》就是这样,它只在原本中两条线索中拿掉一条,原本的精彩地方等都没有改。而且过去的词曲也很难改,譬如我们现在有许多人把古代诗翻成现代的白话文,大都翻得不好,改曲词就更难了,象“教歌”一类弋阳腔调等戏改起来还容易,但是要改名作如《单刀会》等,恐怕谁也没有这种天才。我们不要觉得《十五贯》改编得成功了,就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把过去的戏剧都拉过来大改,那是很不妥当的。

第三是组织问题。昆剧是否要由中央组织剧团,过去中央也考虑过。个人的意见,不代表文化部,剧团是要组织的,但是不一定集中在中央,也可以分散在各地,在各原有的基础上发展。以中国地方之大,全国有几个甚至几十个昆剧剧团是可以容许的。这样分散开来,大家都向前发展,更可以比一比,竞赛一下,人才就更可以辈出。而且分散开来,宣传的效果一定会更

大。奎于有的同志提出建立昆曲研究院的问题,我们回去再研究研究,我们现在是求实不求名,我们现在的需要是建立一个组织,至于是“院”或者是“团”,那是比较次要的。

这一次上海演出以后,希望大家能合起来到北京去演一下,名义不必叫观摩会演,就叫演出也可以。事前要多做些准备工作,剧本可多印些,幻灯片也可以帮助解决听不懂的困难,我们平常看其他戏,往往唱得词太快,来不及看完幻灯片,已经唱过去了,昆剧是“水磨腔”,唱得很慢,不怕幻灯片看不完,只怕幻灯打错,这一点也要注意的。

培养新生力量也是个重要问题,三十年前,我看新乐府的时候,大家都很年青,但是现在年纪都大了,所以培养新生力量很重要。我们培养新生力量要注意严格的训练,当然也不能完全象旧日科班那一套。过去几年对学生的训练,是有放松的情况,以后要注意。学生学一遍不成要学两遍,学两遍不成要学十遍,或者学一百遍,一定要学好,当然实在没有希望的,也可以设法给他转业。

昆剧还有个好处,就是它里面各种角色都可以一显身手,和京戏一样。京戏里青衣花旦如梅兰芳、程砚秋可以挑班,武生如杨小楼也可以作主角挑班,花脸如郝寿臣、金少山也可以挑班,这是与其他一些地方戏不同的。有些地方戏如北方的评剧,都是女子作主要演员,所演的又大多数是悲剧,象《秦香莲》等,就是专门讲男人坏的戏剧(所以我这次主张演《荆钗记》,这个戏就不是单讲女子守贞,王十朋听见妻子死了也坚决不再娶,这就是双方都互守贞节,是个很好的戏)。又如晋剧的丁果仙,豫剧的常香玉,都只能以演悲剧见长,这自然也与曲调有关,曲调限制了她们。昆剧则不然,以唱法而论,就有合唱的办法,在《琵琶

记》蔡伯喈夫妻分别的一段,先是男的唱几句,后来是女的唱几句,最后是“合头”,就是合唱,这样大家都可以发展。而且昆剧的戏很多,能上演的就有四五百个,各方面的描写都有,因此就更完备了。

现在有些戏,北昆能演,南昆不能演;也有些南昆能演而北昆不能演,所以分散开来,也可以大家竞赛一下,互相吸收。演出的时候可以多请些专家来看看,他们一看就可以指出毛病来,现在北京还有些昆剧票社,其中颇有些专家,都可以帮助的。

昆剧中有些现在是无法上演了,譬如黄源同志,前次建议要演《桃花扇》,我就提出谁来点板的问题。但是我们可演的戏还是很多的,要多演些不同的剧目,不要老演这几个戏。现在有个倾向,就是人家演什么我们也演什么,《十五贯》红了以后,北京有“七”《十五贯》;王十朋红了,大家都是王十朋。实际上中国戏绝不止这几个好的,要尽力的发掘出来。

总之,大家要有信心,相信我们一定要把这个有优美传统的剧种发扬起来,至于组织的问题,我们现在是求实不求名,现在先缉织起来,不在名义上的院不院,将来自会水到渠成的。

(据《郑振铎文集》第七卷扫描录入,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年6月出版)

原载:《昆剧观摩演出纪念文集》,一九五七年八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90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