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中国短篇小说集第二集下册序言

郑振铎

这一集的上册,选录宋至明末的短篇故事不少,但还有许多,因篇幅关系,.不能容纳于那一册之内的,因再编成这一册。

传奇系的作品,在这时代实在是贫乏得可怜。在上一册里,我们还看见《梅妃传》、《李师师外传》、《中山狼传》等几篇较好的作品,然而已不能与本书第一集内所选的唐人诸传奇相提并论了。到了选录这一册时,却连《梅妃传》,《中山狼传》那么样完整的作品也没有了。所有的,除了《三山福地记》、《阿留传》、《辽阳海神记》以外,都不过是琐杂的“笔记”中的一鳞一爪而已。这些极简单的仅具有故事的雏形的东西,他们的本身,原没有什么价值,其价值乃在于下面的二点:

一、是后来的传奇杂剧或小说的题材的来源;

二、对于后来的作家曾给与不少的影响与暗示。

关于第一点,如《韩湘子》,如《陆务观》诸篇都是:关于第二点,如《王榭》,如《浮梁张令》,如《王泰》诸篇,后来的作品,受其影响与暗示不少,像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中便有好几篇是受到这样的影响的。《梁太祖》、《韩魏公》诸篇写得虽像是散漫,却很有描写力,能使被写的人物翩翩欲活的现在纸上。

这是编者于上册所选录者外,再选录这十几篇的原因。

然而“这一期的短篇作品,所可夸耀者,乃是平话系的作品”。上册里已经选载了十余篇,但是编者总觉得太少。所以这里又选载了九篇。这九篇的来源,除了《京本通俗小说》、《醒世恒言》、《拍案惊奇》、《石点头》、《醉醒石》诸书,上册里已经有选录者外,尚有《西湖二集》,为上册里所未及收及者。

《西湖二集》凡三十四卷,附《西湖秋色》一百韵,周清原著。以所叙者皆为关于西湖之故事,故谓之“西湖二集”。而谓之“二集”者,想当更有初集,然今绝不可得见。每卷载故事一篇,凡得三十四篇,皆平话系之作品也。清原,武林人,自号济川子,其名未详。生于明之末叶。大约生平殊困厄。尝自谓:“败壁颓垣,星月穿漏,雪霰纷飞,几案为湿。盖原宪之桑枢,范丹之尘釜,交集于一身。予亦甘之。而所最不甘者,则司命之厄我过甚,而狐鼠之侮我无端。予是以望苍天而兴叹,抚龙泉而狂叫者也。”(见《湖海士序》)所以他在这部《西湖二集》上颇多愤慨不平之言。这部书传本殊少见,今录其三篇,可见一斑。

江东老蟫序《醉醒石》,谓:“大凡小说之作,可以见当时之制度焉,可以觇风俗之纯薄焉,可以见物价之低昂焉,可以见人心之诡谲焉。于此演说果报,决断是非,挽几希之仁心,断无聊之妄念,场前巷底,妇孺皆知,不较九流为有益乎!”这都是说小说之实际上的功效的,未免带了太多的功利主义的色彩。但即就这些功效而言,也只有平话系的小说,才能有此,传奇系的作品却不足以预于这个荣誉。我们见到的传奇系的作品,差不多都是空想的产物,毫无时代性的文字,汉、晋人之所作,与唐、宋人之所作,相差未远,唐、宋人之所作,与元、明、清人之所作,亦相差未远,我们所能于其中见“当时之制度,觇风俗之纯薄,物价之低昂,人心之诡谲”者,乃仅可在平话系作品中求之;而作者之能使“场前巷底妇孺皆知”者,亦仅平话系之作品有此魔力而已。

《碾玉观音》中之叙南宋军阀的威势,叙贵人家中收用养娘

之制度,《金玉奴棒打薄情郎》中之叙明时的丐头制度等等,皆为一切史书中所绝无的材料,而却正是编辑社会史的人所最需要的东西。姑举一二例,此外可知。

传奇系的作品,大多数只有叙述而没有描写,能如《霍小玉传》之有深刻的描写力者极不多见。平话系的作品,则专以描写见长,已具有近代的小说的作风,不管他叙的是山精海怪,幽灵狐魅,不管他写的是空想的神仙故事,怪诞的民间传闻,而总有一种活泼泼的生气,不知不觉的会把这些邪神妖鬼,故事传闻,都人格化了,人情化了,写得他入情入理,不殊于人世上日常所见的事,所见的人。而其描写人间的世态人情,尤为真气逼人。试举本册里的几篇故事为例,《滕大尹鬼断家私》中的倪善继夫妇的霸产的心理,写得如何的好,《灌园叟晚逢仙女》中之张委的横行,《惟内惟货两存私》中之魏进士与他的妻之不同的心思的对照,《陶家翁大雨留宾》中之蒋震卿的得妻,又写得如何的真切而近情。

许许多多的长篇小说、长篇传奇都叙的是:某生某女的会合,如何的奇巧。小姐私奔,虽暂为奸人所欺,而终于是“佳人才子的重圆”。这里,在《陶家翁大雨留宾》里,却把这个打不破的惯例打破了,私奔的小姐却终于跟随了误认的“才子”而去。

许许多多的长篇小说、长篇传奇,都写的是:佳人才子的恋,爱的始终,其中必有如何的波折,必有严父的阻挠,必有如何的奸人从中播弄,必有一场兵灾人祸,把他们生生的拆散了。这里,在《吹风箫女诱东墙》里,却又把这个打不破的惯例打破了。作者写潘用中与杏春小姐的相恋,如何的近情在理,再看那些空想的做作的传奇小说来,真如粪土。它那里没有奸人,没有兵祸,没有心肠冰冷如铁的父母,只淡淡的写来,却已足动人。

无论他们的题材是如何的空想、怪诞,然如像那末逼真的近情在理的叙写,在中国一般小说中已是不容易得到的了。

本集二册中,所选的不过一脔而已。将来有机会,很想能一部部的将他们介绍给大家。

一九二六年六月十日。

原载:《中国短篇小说集》第二集下册,一九二八年四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26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