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孙楷第先生的考証工作

胡念貽

孙楷第先生几十年来主要是做考据工作,对于宋元以来的小說和戏曲,用了不少工夫。他的著作頗多,解放以后出版的有《元曲家考略》、《傀儡戏考原》、《論中国短篇白話小說》。等。另外还重印了解放前出版的《也是园古今杂剧考》、《中国通俗小說書目》、《日本东京所見小說書目》等書。重印的書也經过了作者修訂。在孙先生的著作中,有的是广泛地收集了一些材料,可供参考之用的,如《中国通俗小說書目》等書;有的論断也还可靠,是解决了問題的,如《吳昌龄与杂剧“西游記”》中的考証。曾經有些人認为孙先生的考証工作是繼承了过去乾嘉学派某些学者治学的优良传統,即实事求是的精神的,但是,从孙先生的整个的著作看来,所謂实事求是的精神,只是在极个別的地方存在,他的著作的絕大部分都是违反了这种精神的。

考据工作是有古老的传統的,現在且不談乾嘉学派的考証工作中的实事求是精神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就几十年来一些資产阶級的考据家来說,他們口头上都标榜实事求是的精神,实际是他們大都是传受胡适的实用主义的衣鉢,搬用了胡适的“大胆的假設,小心的求証”的方法。他們的考据工作,有这样几个特点:第一、考証一些沒有什么意义的小問題,在这样的小問題上,連篇累牍,大做文章,考到結果,什么問題也沒有解决;第二、在一些問題上,穿凿附会,大发怪論,惊世駭俗,嘩众取宠;第三、考証古典文学上的一些問題,却违反文学的一些基本原理,观点謬誤,語多荒誕;第四、站在封建統治阶級、資产阶級立場,沿袭一些旧的說法,歪曲历史,顛倒黑白。这样一些特点,在孙先生的著作中,也是可以发見的。

作考据工作,也离不开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不能以为接触的是材料,可以忽略正确的立場、观点和方法。有人以为过去有些考据家,他們不知道馬列主义,可是对某些問題作出了合理的解决。应該了解:第一、那些考据家的世界观里,有唯物主义的因素,所以有时真能实事求是地对待問題;第二、他們作出合理的解释是有限的,在这个問題上解释得好,在那个問題上却解释不好。現在如果要搞考据工作,有了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和过去考据家比起来,不止是事半功倍,而且是十倍百倍。有了正确的观点和方法,我們才能明白考据是为了什么?要解决什么問題?并且知道应該怎样去解决問题。

和一些資产阶級学者一样,解放几年来,孙先生在艺术上仍然保存着旧的一套观点和方法,我們来看他在解放以后出版的和重印的書以及他所发表的一些論文吧。

先生的著作当中,許多都是一些关于小說,戏曲資料的整理和研究工作。在許多人的心目中,先生是掌握了很丰富的資料的。先生掌握的資料是不少,但精粹的却有限。他的繁瑣的考証方法是很突出的,因此給他的考証工作——資料的整理和研究工作带来了很大的損害。从他的著作中,可以看出这样两种情形,

第一、孙先生在作資料的整理和研究工作时,沒有經常考虑他所整理出来的資料要解决什么問題,对資料的去取沒有选择,把一些不相干的东西一古脑兒堆在一起。例如,他的《元曲家考略》这部書,是考証元代一些戏曲家的生平。这是应該作的。孙先生从元代一些詩文集和其他著作中,收集了一些戏曲家的材料。但是,他把一些不相涉的材料也塞进这部書里去了。他考証李文蔚这个作家,写了两頁多,有三十几行。但是真正关于李文蔚的材料只有《录鬼簿》和《太和正音譜》两条,一共只有两行,这两条是人所熟知的。其余的三十多行,列举了王仲常和李蔚的材料。李蔚和李文蔚只是同了两个字,再也沒有其他关系。由李蔚又牵涉到耶律楚材、耶律鑄。考証了半天,对李文蔚的知識并沒有超出《录鬼簿》和《太和正音譜》两条。又如考証王日华,一共二十多行,真正关于王日华的材料只有四行,也是人家所已知道的,其余都是考証关于王日华的兒子王思善,又考証到王思善曾經給画过象的张德常,又考証到王思善曾經从他学过画的顧達等。又如考証李伯瞻,一共有四頁多,考証他的祖父和父亲就占了将近三頁。这样的情形,在五三年出版的《元曲家考略》和今年《文学研究》第二期发表的《元曲家考略續編》中屡見不鮮。孙先生的这种著作,目的是考証一些元曲家的生平,却列入了一些不相干的材料,为的是什么?这些材料对于了解一些元曲家的生平并沒有什么帮助,是勉强拼凑在一起的。

第二、孙先生写了一些洋洋洒洒的論文和著作,旁征博引地考証一些問題,但是这些問題实在没有什么意义。如《也是园古今杂剧考》这是一部二十四万字的厚書,但是里面談的一些什么問題呢?这部書分六个部分,第一部分《收藏》考証了一些收藏过这部《古今杂剧》的藏書家,从赵琦美到丁祖蔭,一共有十二人,对这些人的生平和他們藏書的經过,都作了考証,有的甚至把家譜也抄录了下来。第四部分《校勘》,其中如考証赵琦美校这部書,哪一年、哪一月校了几种,还列了一个詳細的表。在这样一部厚書中,充滿了这样一些“考据”,这样的考据有什么用处呢?《也是园古今杂剧》的发見是一件好事,对研究元曲有很大的益处。作为一个古典文学研究者,应該考虑怎样去对这些戏曲本身作研究。

……………………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文学研究》1958年第3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5694]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