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孙楷第与《戏曲小说书录解题》

田杉

《戏曲小说书录解题》是孙楷第先生写于半个多世纪以前的旧著。由于种种原因,这部早巳蜚声学术界的著作一直未能正式出版。经过人民文学出版社古典文学编辑部的努力,得到许多同志的协助,终于在孙先生去世5年后呈现在读者面前。

本书可以说是孙先生生前着手编订的最后一部著作。因为今天广大读者已不了解本书的撰写经过与背景,孙先生曾准备为本书写一篇跋语,略述原委及甘苦,惜未竟其事而溘然长逝。笔者曾获先生教诲。并受先生嘱托,辅助整理遗稿,今冒昧草成此文,以竟先生之愿,并志怀念之情。

孙楷第的《戏曲小说书录解题》共分为6卷。其中包括180余种古典小说、330余种古典戏剧(含少量散曲)及有关论著的提要。这500余篇提要,是为《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所写的。

辛亥革命后,清朝鼎革。但北洋军阀的政府以承认清朝所签订条约及债务,来换取列强的支持,其中包括为‘庚子事变”而付给英、法、美、日等国的巨额“赔款”。为时代潮流所波及,自“五四’以后各国纷纷改变作法,以这笔分年支付的“赔款’来在中国兴办一些文化事业,如美国用庚款来维持北平图书馆(即今北京图书馆)的日常开支,而日本则在其“东方文化协会”的主持下,以“庚款”为资金来源,着手编纂一部规模巨大的书目《续修四库全书总目》,著录凡《四库全书》所未收的古籍。由于资金充足,一开始工作进展颇快,但从“九一八”到芦沟桥事变,日本军国主义侵略面目暴露无遗,所以这部大书始终没有编成。

在开始编纂《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时,日本“东方文化协会”邀集了中国国内知名的学者为其总目提要撰稿,据我们所知,撰稿人都是对所撰门类有专门研究,受到学术界一致认可的专家。

1934年,在中国大学中文系系主任孙蜀丞(号人和)与前教育总长傅增湘的介绍下,“东方文化协会”主持此事的乔川时雄正式提出:请孙楷第撰写戏曲、小说类的提要。出于学术方面的考虑,孙先生应允了,并从193412月开始,陆续为该书撰写提要。提要写成后,每月或数月交一次,并随时打印成册。

《续修四库全书总目》开始编写后,孙楷第就住在傅增湘家中,生活并不宽裕。当时社会上对这项工作舆论不一,孙先生几次表示要退出来,不再撰稿,但都未能如愿。1937年,孙楷第离开北平前往南京访书。回京不久,发生“七七”事变,孙先生便决然不再为“东方文化协会”撰稿,仅把手头已成稿的诸篇汇为一册,交了稿,从此结束了这项工作。

在《续修四库全书总目》编写之初,便采取预付稿酬的办法,即交稿后立即付酬。由于报酬较高,一定程度推动了全书的写作,但也难免有草率成篇的现象。‘东方文化协会’按月打印成册的书稿,共积累为39函、300余册,总篇幅相当可观。

自三十年代至今,这已打印的39函一直未再做任何整理工作,但打印稿早就在一定范围内流传,并为学人所使用。前些年,台湾省商务印书馆将其中一部分照原样排印为12册。台湾版问世后,又引起学术界对这部未完成的巨著的关注。撰稿人都是国内一流学者,而且涉及面相当广泛,是反映了三十年代中国学者学术水平的目录学巨著,尤其是至今仍未有同类新著问世,其价值自不待言。

自台湾省《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排印本出版后,孙楷第所撰戏曲、小说类提要受到海内外学术界的一致肯定。1982年,山西人民出版社编印《艺文志》丛刊,开始选载孙先生所著的这部分提要。一些出版社也表示要将本书列入出版计划。

此后,孙先生一直在整理旧稿,准备交付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并以《戏曲小说书录解题》为其书名。直到临终,仍未能定稿,但全书总的分卷原则与全貌均已明确。本书手稿已不在孙先生身边,他仅有25册打印本。其中遗失的数册,是笔者从39函打印稿辑出的,当然,是经先生认可的。全书校次工作,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戴鸿森先生承担,有关情况在其《校次缀语》中有详尽的介绍。今天,这本撰写于五十多年前的旧作终于正式出版。

在撰写本书之前,孙先生曾受北平图书馆委派,东渡日本访书,1931919日刚抵达东京,就获悉“九一八”事变的消息,使他“悲愤填膺,欲归复止”,他在草就《日本东京所见小说书目》时,在序言中专门说;“此次所阅者不过稗官野史之微,非世所急。矧当国步艰难之日,听白山之颦鼓,惊沪上之烟尘,草玄注易,实际何补?深唯古人‘玩物丧志’之言,所以怳然自失。”日本占据北平后,他坚拒日伪拉拢,断然不与发生任何关系,以至弃职家居,靠友朋周济、卖书度日。作为一个正直的知识分子,孙先生非常热爱祖国,非常热爱自己倾尽毕生心血从事的工作,这二者在先生一生,从来都是统一的。

不管怎么说,《戏曲小说书录解题》毕竟是一部三十年代的旧著。从那时以后,尤其是自打倒“四人帮”的十余年来,古典戏曲小说研究进展很快,新作不断问世,今天再来读孙先生的旧著,能给研究界提供什么有益的见解呢?

《四库全书》是排斥小说戏曲的,这两类的杰作大都被《四库全书》斥而不收。以笔者翻检《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时的粗浅印象而言,除了撰写于《四库全书》编成之后的著述,该总目所收提要,就以戏曲小说及明清人诗文集最成系统,最可观。而戏曲小说正是约孙先生撰写的,这一类提要共约有35万字,其中有几万宇是傅惜华先生写的,,但也是顶孙先生之名而作,报酬归傅先生,这部分顶名代写的提要数量不多,在编订本书时;已由笔者遵孙先生所嘱从全部戏曲小说提要中抽去,未编入本书之中。

统观孙先生所写提要,给我们的第一个感受是涉及面颇大,眼界颇宽,判断取舍。相当精审。该书六卷篇幅中,很大的一部分论列是首见于此的,而且自此以后五六十年,仍未有人涉及。比如在卷六中有《叶儿乐府》一书的提要。《叶儿乐府》原书为刘燕庭旧藏,曾收藏于北京图书馆,后带往台湾,今北京图书馆善本室存有该书的微缩胶卷。由于《叶儿乐府》仅有一部孤本(清初抄本)传世,所以未被论者论及。而孙楷第为《叶儿乐府》所撰提要,是仅有的一篇评述文字,全文仅数百字,但以明晰,辩证的考论,明示该书是伪题“元张久可小山氏著’的伪书,所录散曲是录自各种曲选,远非张可久一人所著,而所录剧曲,则一一考出出处,原来均源于明正德年间所刊《盛世新声》、嘉靖年间所刊《词林摘艳》,因以上二书原本今均存,所以《叶儿乐府》是没有学术价值的,“率意抄录,积成卷帙,漫题《叶儿乐府》,以属之小山(张可久)”。“盖书贾所为,以图朦溷于一时者,藏书者不察,因而收录之,亦失之眉睫耳。”

其次,对于论及各书,持论颇为公允。比如明人臧懋循《元曲选》一书,历来或受人极为推许,或受人抨击。而孙先生在论及《元曲选》时,则一一介绍了所谓臧懋循选元曲是元曲流传的“功之魁,祸之首”的提法依据何在,对于臧氏留存元曲之功予以充肯定,指出“则其搜辑之功实可震耀古今,不愧为元曲功臣”。但也并不隐晦因其失考、误注、“句字多所窜易’等等不足之处,致使其受到论者指摘的缺失,给予臧懋循及《元曲选》一个客观,准确的评价。

除以上两点之外,长于考据,立论谨慎,注重版本、出处等孙楷第著述中的一贯长处,在本书中也得到了集中的体现。在论及《三国志演义》的两篇提要,论及《水浒传》的4篇提要中,对这两大古典杰作的来龙去脉,版本源流作了极其准确的考证,对后来的《三国志演义》,《水浒传》研究。有过广泛的影响。通过这两组提要,可以看到现代研究的起点与进展。

在台湾版《续修四库全书总目》出版后,一位著名学者曾对笔者说:“这部大书总的来说是尚未编完的草稿,其中以孙子书(楷第)先生所写的部分最有创见,今天读来仍有其价值。”当《戏曲小说书录解题}正式出版后,笔者再一次捧读先生遗著,深切感受到此说的份量所在。

《戏曲小说书录解题》是孙先生未及亲自校定的遗著。其中未能尽如人意之处,也还待于进一步完善。比如个别引文尚未据通行本复校,某些段落似可合并。但它确实是中国现代小说戏曲研究的一部有开创意义的重要著作,必将与《中国通俗小说书目》、《日本东京所见小说书目》、《小说旁证》(待刊)、《曲录新编》(待刊)等著作,共同作为中国古典小说戏曲目录学及古典小说戏曲研究的奠基石。

原载:《文学遗产》1991年第3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562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