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藏书家版本学家

——唐弢与图书馆

殷浩洁

唐弢是现代文学家、文学评论家和“鲁迅研究”专家。同时,他在藏书和版本学研究方面也颇有成就。几十年中,他先后出版了《推背集》、《诲天集》、《短长书》、《晦庵书话》等十几部书,还编写了多种史料。这些著作几乎反映了唐弢读书、爱书、著书、藏书的全过程。他嗜书成癖,为书耗尽毕生的心血,他说:“书是我的生命的一部分,如果书丢光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书,简直成了他终身伴侣。

一个“家庭图书馆”的建立


唐弢幼年时家境贫寒,他十分珍惜父亲为他提供的求学机会,发愤读书。一个冬日,他拿着父亲给他购置冬衣的钱,首先想到的是去买一本梦寐以求的《辞源》。1930年,他17岁时被迫辍学,从家乡浙江镇海到上海,投考邮局,一次考中,开始了“邮务佐”的生涯。

为了能有时间读书,唐弢经常争值长夜班,以便挤出白天时间去图书馆。那时候,位于四川路桥邮局附近的东方图书馆、市商会图书馆和邮政工会图书馆等都是他看书的场所。若干年后,他回忆这段生活时说:“邮局的工作时间短,又比较集中,我利用这个便利,经常跑图书馆……消磨于这三个图书馆的时间,比到邮局上班还要多。”他参加了当时社会上风行的“读书会”组织,常和其他店员一起凑钱买书,轮流阅读,交换心得,是读书积极分子。在邮局的这段生活,大概是他集中读书最多的时期,也是跑图书馆频率最高的时期。“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也就在这一时期,他开始写作。1933年春,他发表了第一篇散文《故乡的雨》。

曾因读书方面的问题,唐弢多次写信向他仰慕已久的鲁迅请教。在书信交往中,两人成了师生和挚友。又因两人的文风相似,以致有人将唐弢的名字误认为是鲁迅的新笔名。鲁迅逝世后,周作人插手,打算出售鲁迅的藏书。唐弢认识到鲁迅藏书的文化价值,曾几次拜访鲁迅亲属朱安夫人,竭力劝说,终于保住了这批珍贵的书籍,为日后的“鲁迅研究”和鲁迅纪念馆的创办提供了重要的物质基础。对此,唐弢由衷地感到宽慰,他说:“我终于从一个方面解决了鲁迅藏书出售的问题。”

唐弢爱书,图书馆的书籍虽可供他阅读,却不能满足他对书籍的渴求。于是,他把找书、读书的圈子扩大到旧书摊、旧书店。他到这些地方去,经常流连忘返,一呆就是几个小时,找书、读书,也陆陆续续地购买了不少书。

唐弢购书,一是选择自己需要的书,包括那些稀罕的、有保存价值的书;二是按图索骥,自己先把需要的书编成目录,然后去寻访、采购。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侵入上海“孤岛”,许多文化典籍面临灭顶之灾;各图书馆处境艰难,管理机构几近瘫痪。搜集、保存文化财富的重任很大程度上就落在有志于弘扬中华文化的志士仁人身上,唐弢就是其中的一位。他在以后的著作中也多次提到自己“有目的地买书,开始于1942年”。那时,他常去徐家汇一家废纸收购站,一呆就是一整天,从大量废旧书刊中搜检出不少散失的文献典籍,例如鲁迅著作的初版毛边本,“五四”时期新文学的出版物等。他曾在书房贴出“告示”,申言图书乃人类文明的共同财富,不分国籍人种均应珍惜保护。唐弢的收集活动,实际上填补了当时图书馆藏书的空缺。事实证明他后来捐献、出借的部分图书,是当时图书馆无法采购或难于收藏的。

原载:《津图学刊》
收藏文章

阅读数[533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