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人是一切中最复杂的”

——唐弢《琐忆》的文体性质和社会影响新论

许锡强
坦白地说,虽然唐弢的《琐忆》(编入旧版高中语文第二册,新版高中语文第一册)历来被当作回忆鲁迅的典范散文来教学。但我对此却常起幻灭之感,并且用鲁迅的话来说,这“幻灭之来,多不在假中见真,而在真中见假”。本文的论题即由此而产生:文体性质—《琐忆》真是一篇回忆性文章吗?主题思想—《琐忆》对鲁迅性格的概括在多大程度上切合鲁迅自身?……但是,当然,对此进行探讨,重要的并不在于它的结论。而在于整个探讨过程本身:问题的产生,材料的提取,方法的运用,如此等等。

交往史实:一次宏观考察

《琐忆》全文给人的突出感觉,是只用高中语文教材“预习提示”中的“曾经和鲁迅有过一些接触”来说明其作者恐怕不见得妥当虽然只是一个文学青年,但是.瞧!“我”却能当面臧否鲁迅的思想历程,一旦“气极”就能“去见鲁迅先生”,而当时对文学青年不仅“不敢随便谈笑”,而且“倒是故意回避的时候多”的鲁迅先生,和“我”相处时却是既幽默又风趣(如模拟戴着防毒面具走路的样子)……因此,最保守地描述,他们的关系也应如唐弢本人一九七五年九月十三日在北京鲁迅博物馆座谈会上所说:

“我和鲁迅的关系并不像文艺界有些人那么密切。在鲁迅生前,我只和黎烈文一起去过他家一次;大多数是在内山书店、咖啡店、小吃店,还有杂志或者报纸副刊编辑请客吃饭组织稿子的时候。从一九三四年一月六日和鲁迅第一次见面开始到鲁迅去世,三年间,会面二十次左右,最后一次去见他,不幸他已不能像平时那样谈笑了。”

和在其他地方都用“和他的接触并不多”。诸如此类的模糊表述不同,唐弢在此对他和鲁迅之间的交往的总的情况作了也许是惟一的一次确切表述,从而为我们进行考证提供了方便: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书屋》
收藏文章

阅读数[606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