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不经意中见真意

——读唐弢散文《春》

崔培莲

现代散文作家唐弢1935年写就的散文名作《春》,文风朴实清新,正像夹着泥土和花草气息的阵阵春风,给人温馨和煦的感觉。文章构思立意独特,感情真实执着。全文写“春”似虚实实。眼前之春虽写得很少:“天气暖和起来了,走在马路上,穿着过冬的衣服便觉得热辣辣地,店铺橱窗另换了一种陈设,电线木上贴着劝种牛痘的布告,画着一个有辫子的小孩。”“在种完牛痘的归途上,我抱着孩子,穿着过冬的衣服,在太阳底下走着,浑身热辣辣地发黏,我在淌汗。”可这眼前之景让作者“第一次意识到”“是春天了”,更重要的是让“我又想起了故园的风物”:故园景物、儿时伙伴、坐船种牛痘等。乍看这些内容似乎与“春”的关系不大,但仔细琢磨琢磨,回忆中的一切无一不是在写“春”。故园的葡萄藤、枇杷树、荠菜、马兰头、紫云英、油菜花,都是春天来到后的景致;儿时的伙伴放风筝是借着春风的吹拂,踢皮球是凭着紫云英花的赐予;孩子们蹲着,跑着,剪着,只因为春天到了;“也就在那个时候,我们都得种牛痘。”可见,作者回忆儿时的一切,虽不着一个“春”字,却是处处有春,所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唐先生写春迥然不同于朱自清先生的如花妙笔将绚丽多姿的春景工笔绘于眼前,而是注重细节描写,给人润物无声之效,别具神韵美。

由于作者儿时是如此地热爱春天,即使是遇上“常常引以为恨”的种牛痘一事,也还是觉得“紫云英开花是最可爱的时候呢!”因此在成年后的今天,当春天来临后,竟依然如儿时一般心旌摇曳,思绪飞扬,就连“孩子在我脸上抓了一把”,也不能阻止我的思绪,“但我还是想下去”。作者之所以这样执着于儿时的记忆,只为能自由自在地沐浴春光,更有那怀中小毛头在耳畔的呼吸,痒痒的又何尝不是春之气息呢?透过作者的这些描述,我们不难看出唐弢先生对家乡的挚爱。他爱大自然,他爱故乡,更爱故乡的春天。这种情感在文中表现得十分含蓄凝重,可谓不经意中见真意。

另外,文中写小孩的细语,看似平淡,其实也有深意。这些话既是现时对春的感受,更是对文章主题的一种升华。如第七段写不坐电车,正表现出“我”珍惜春光,眷恋故乡之春的情感。特别是最后一段“爸爸!胡……髭”一句尤其值得玩味。是儿时不再的惆怅失落,还是对阿杏的倾慕怀念,抑或是“转变朱颜”,理想还未实现,面对伊始的新春,深恐虚度年华的“清愁”?给我们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

还需一提的是,本文的结构也较特别。文章正文前加了个题记,是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的《汉宫春·春已归来》。这是一首写于立春日的忧国怀乡之作,它昭示着唐先生《春》的旨意。正文从春季里走在马路上看到“电线木上贴着劝种牛痘的布告”写起,然后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儿时春天的游戏及种牛痘的趣事,这中间又有意无意地插入怀中小儿的细语,把回忆与现实交融在一起,最后以孩子的一句“爸爸!胡……髭”结束,戛然而止。涓涓细流,水到渠成,没有丝毫雕琢之痕,不愧为大家手笔。

原载:《山西教育》
收藏文章

阅读数[4754]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