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关于唐弢《琐忆》本事

夏坚

《琐忆》是唐弢先生1961年写的纪念鲁迅的文章。此文从80年代初直至今日,多年来被收人高中语文教材作为传统课文,所以影响不算小。《琐忆》一文开头,引鲁迅“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为纲总摄全文七个材料,分“憎恨敌人”、“爱护青年”两个侧而进行阐发,读者从文中所感知的信息,似乎《琐忆》材料全都是作者与鲁迅直接交往时的“回忆”,而高中教材也都将文中材料说成是鲁迅与作者的“七次谈话”。然而,真实情况却并非如此。

事实上,《琐忆》中只有第一个材料,即唐弢“首次晤见鲁迅”属于作者与鲁迅的直接交往。此事在1934年1月6日《鲁迅日记》中有记载:“午烈文招饮于古益轩,赴之,同席达夫、语堂等十二人。”据唐弢《第一次晤见鲁迅光生》一文(知识出版社《唐弢集》1997年1版),当时《申报·自由谈》主编黎烈文在上海三马路(今汉口路)古益轩茶馆宴请投稿者,“一面也是为郁达夫夫妇饯行”,参加者有鲁迅、钱杏邨队郁达夫夫妇、胡风、曹聚仁、徐懋庸、林语堂夫妇等,作者唐弢当时二十岁左右。鲁迅初次见到唐弢,便说“唐弢先生写文章,我在替你挨骂哩”,是指1933年11月22日陈代在上海《时事新报》上载文《略论放暗箭》,将唐弢写的《新脸谱》误为鲁迅写的文章进行攻击。鲁迅在12月25日《致曹靖华》信及《伪自由书·后记》中亦提起过此事。之所以鲁迅替唐弢“挨骂”,一是因为鲁迅早年曾用过“唐俟”笔名,二是唐弢年轻时崇拜鲁迅而有意模仿鲁迅文风所致。由于这个材料是作者真正与鲁迅的直接交往,所以将鲁迅“平易近人”的一面刻画得颇为真实生动。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洛阳师范学院学报》
收藏文章

阅读数[871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