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悼蔡仪

涂 途

蔡仪同志离我们而去了。他默默地带着美、带着崇高、带着悲和喜平静地向人世、向家庭、向我们告别了。

他将自己的全部精力和心血都献给了美的事业。从40年代开始,无论在什么风风雨雨、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他都一心一意地为马克思主义的美学耕耘、劳作、奋斗。在这块美的园地上,他从来未曾吝惜要用多少汗水去浇灌,甚至在必要时也坦然和毅然地让自己身上流淌的血水滴滴滋润在美的幼苗上。《新艺术论》、《新美学》、《美学原理》和《新美学》改写本,就是他向人们奉献的带着鲜艳透红和浓郁芳香的花朵和果实。

从20岁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开始,蔡仪同志便逐渐地成为一个自觉的马克思主义者。在日本留学期间,他如饥似渴地研读所能找到的各种马克思主义哲学和文学理论书籍。工933年第一次出版的日译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文学艺术的文献,尤其是其中提倡的现实主义和艺术典型的理论原则,如黑暗中的明灯指引他几十年如一日地攀越着一个又一个的理论高地。40年代初向艺术理论和美学领域的冲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最初也是“当作政治任务来做”的,因为那时正是“皖南事变”发生后,全民抗战和中国革命都处在最困难的时期。在这层层黑幕使人感到无法吐气的关键時刻,周恩来同志传达了党中央的殷切嘱咐:当趁此加强学习和研究。正在执著地寻找美、追求美的蔡仪同志,由此便与美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真的、善的、美的东西总是在同假的、恶的、丑的东西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作为一位美学家,他不但相信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而且还坚持身体力行。对真、善、美的倾心热爱,必然会导致对假、恶、丑的强烈憎恨。当1976年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不幸逝世,举国上下万分悲痛,而“四人帮”却倒行逆施、猖獗一时之际,蔡仪同志义愤填膺、奋不顾身地奔向天安门广场,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恭恭敬敬地呈献了连夜书写的挽诗《痛悼周总理》三首,深切地表达了他对人民的总理的怀念和对万恶的“四人帮”的声讨。这些回荡在天安门上空的诗句,后来又被辗转传抄并被收录到《天安门诗抄》和《革命诗抄》中。我曾不止一次地噙着泪花朗读过这几篇诗章,并由此深深领悟到什么才是真正的艺术和美学。

美学研究事业使他废寝忘食,对美的追求和眷念又往往使他鹤发童颜、老骥伏枥。他的心中永远孕育着青春之花。为了让《新美学》改写本第三卷“艺术卷”修改拟定得更好,他在元旦深夜陶醉于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中,连续几个小时在电视机前舍不得离开。第二天一大早又照常起床,照常工作,照常接待来访者。直到突然病倒并被送进医院,他还半信半疑地喃喃自语:“我怎么一下子就倒下了呢?我还有好多事没有干完,要赶快做才行!”是的,即使他活到一百岁,也还有一大堆永远干不完的事。对于美的事业的追求,是不会有止境、也不会满足的。这是一代又一代人前赴后继、永不停息的劳作,是让人类进入科学的美的理想王国的茹苦含辛的垦植。前人的播种,有时便是为了后人能得到收获。他与美、崇高、悲和喜伴随了一生,用自己无私的滚烫的心浇注着这些美学花朵。作为美学家的蔡仪,最后为我们留下的信条是:“无畏无私奉马列,全心全意为人民。”真正的美是不朽的!蔡仪同志的形象和精神,将永存在后继者的心中!

原载:《蔡仪纪念文集》
收藏文章

阅读数[542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