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怀念蔡仪同志

杨汉池

熟悉蔡老的人突然发现他的名字前面竟然有了“怀念”二字,多么不习惯!他不是仍然在用浓重的湖南口音侃侃谈论着学术问题吗?人们常常忘了他早已进入耄耋之年,而习惯于看到他深邃的目光、红润的脸色、修长挺拔的身躯。他自己也毫无衰老感,每天清晨作长距离散步,从不用手杖。有时上机关开会,他独自步行几站路程,过大街,上高楼,在会议上作系统发言,没有倦容。去年冬天的一个下午我见到他时,他居然在白雪覆盖的路上行走.“这太危险!”我说:“滑倒可不得了!您怎么在下雪天出门?而且又没有带手杖。”他轻松地微微一笑:“没有关系。有乔象钟(他的老伴)在一起就不怕。”他的健康和自信使人放心和高兴.岂料此后我再也未能听到他的嗓音.

然而我觉得,如果不是遭到一种特殊流感病毒的袭击和医疗上的耽误,他本来可以达到百龄;这种可能性不仅来自健康的身体,而且来自勤奋的头脑.据近年来的医学发现,头脑勤奋有利于健康长寿。蔡老可算是一个好例。他整天思考着高度概括的问题和概念,辨微析疑,简直是以此为乐,因而在高龄时还能够从事理论性很强的大量著述。在卧病期间,脑血栓也没有栓住他的活跃的脑细胞,他继续谈着关于学术著作的事情、规划,而且还要求听念理论文字,“不要轻松的”。弥留之际,尽管讲话已经十分困难,思路却照常很清晰很连贯。直到完全昏迷以前,他的头脑始终保持积极工作状态.

这个头脑积极工作了半个多世纪,目标明确: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锻造美学文艺学的完整理论。多年来,无论是在白区的恐怖压迫下,还是在建国后的各种情况中,他的富有独见的头脑从未松懈,一直紧盯着自己的阵地,锲而不舍,不畏不媚,坚持战斗唯物主义的党性原则,刻刻以科学是非为念。在“干校”里,他参加繁重的劳动之余,依然坚持学术论著的阅读和写作。他深知任务十分艰巨,常常说自己的美学观只是一种科学假说,“愿意接受真正科学的评论”,坚持必须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基础,显示了客观、谦虚、谨慎、精严的治学精神。在近80岁时,他还说自己的充分的学术研究“刚刚在开始”,把原来的巨著当作千里历程的新起点;繁重的工作计划几乎安排到90岁。对于蔡老,“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绝非夸张之辞。

从他的壮心得到启发和鼓舞,是后人对他的最好的怀念。

1992年3月

原载:《蔡仪纪念文集》
收藏文章

阅读数[519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