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纯文艺”

唐弢

前一篇谈了山特堡的诗歌,还想起一点别的事情来:

山特堡所以能够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不仅因为他的诗歌明了,质朴,蕴韵,具有着民歌的形式,同时也因为有着讽喻,申诉,同情,包含着民歌的内容的缘故。山特堡本身,正是从群众队伍里生长起来的:他在十三岁的时候当过赶货车的工人,十七岁的时候乘着装货船西行,他在康沙斯草原上做过捆干草的工作,在邓浮的旅馆里洗过碟子,在理发店里擦过皮鞋,当过漆匠,和西班牙人打过仗,最后却在朗巴尔大学修毕他的学程,他的生活经验是多方面的,所以他对人类的感情也极真挚。山特堡并没有放弃他作为一个平民诗人的任务,因为他充分地应用了他的经历。

单单靠着天花板,是决不能成为大作家的。

实在说来,岂但做不成大作家,就是要做一个真实象样的人,也必须先有正视现实的勇气,从古以来,决没有一个能够超然于时代以外的人物。

上海现在已经变成了“孤岛”,这是事实,但我们必须认清这不过是一个“蜗牛庐”式的“孤岛”,决不是象牙塔。因此也并无所谓纯文艺,血污里如何容得下飘飘然的想头呢?

倘能加以正视,或者倒可以看得出斗争。

这斗争使“孤岛”还留存着活气。

而同时也说明了文艺的纯不得。卢那察尔斯基说:“消遣的艺术,散心的艺术,永久是一个强有力的政治上的工具,这个工具为着在快乐的节日去安慰那些连面包都很不够的群众。”又说:“他们知道应该用这种琐碎的各式各样无聊和可笑的东西去给一般人消遣,这正是为的要使他们离开严重的政治,离开生活里所发生的严重问题。”

我们有这样的需要吗?倘使我们并不甘心为侵略者打扫道路的话。

一九三八年四月八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劳薪辑》,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16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