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架空

唐弢

法西斯主义国家也在大嚷其“文化”“文化”了,但是,莉莉·珂贝女士曾说:“德国的好作品是在集中营里。”鹿地互先生也说:“日本的文化在牢狱里。”虽然是短短的两句话,却充分说明了铁栅以外的沉寂。

现在的嚷嚷,也不过企图打破这沉寂而已。

然而人们所要的并不是空话,却是真实的作品。这固然不能望诸战时的日本,也不能要求于法西斯统治下的德国,沙漠上如何建得起宝塔Ⅱ屈?印在德国人民脑海里的,是一个这样的疑问:新的艺术家们倒底有没有十足的创造力,能够把国社主义融化在文学作品里。这问题似乎也真难解答,于是宣传家又出现了,惠尔弗雷·培德在一本新书——《德国出版物的文化政策问题》里,这样说:

“新德国必需有薪作家。我们也不必担忧到他们的不出现。他们会和那些终于认识了没有一个人能够在社会里作为单独的个人而存在,以及没有一种文学能够离开社会而繁荣的青年们一同生长起来的。”

这里,文艺社会性的运用,是巧妙的;把你拉在茅坑里,不怕你不写出茅坑文学来。多么聪明呵!但是,人们却掩着鼻子叫道:这终于不过是茅坑文学呀!

然则又何补于“新”德国!

林房雄似乎看清了这一点。他投身于刽子手的行列,歪曲事实,妄想把“现实了的东西正义化”,视“侵略”为“圣战”,饰“屠杀”于“宣抚”,“在苏联,在支那,都有国防文学,我们也大胆地认清日本的现实,用爱国主义武装起来吧!”

但是,这不是日本的现实,这是林房雄的妄想。难道一一个人能够在社会里作为单独的个人而存在”吗?难道“一种文学能够离开社会而繁荣”吗?

倘不把本质认识清楚,则无论怎样拉扯和掩饰,终于是架空的。

一九三八年七月二十七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劳薪辑》,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66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