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新的事实

唐弢

当战争初起时,日本的报章杂志,在上海是禁止入口的,为的是怕有片面的宣传。但因此也使我们得不到一点日本的消息,觉得颇为苦闷。现在呢,砂糖、纺织物、日用品、飞行机、爆裂弹、亲善使节,什么都可以拥向上海了,报章和刊物当然也没有例外。然而人们还只是落得一个苦闷:林房雄的短诗,杉山平助的通讯,末次的扯淡,王克敏的尊容,唧唧嗡嗡。——我们得不到一点实在的情形。

日本国民的真实舆情,是被封闭了。

现在,笼罩着日本的是一个异乎寻常的静寂,从支支吾吾的状态中,我们可以知道这是一个大风雨前的静寂。川崎的劳动群众,秋田的农民,神户的出征士,受处分的《中央公论》上的《未死的兵》,被拘禁的反对无谓战争的慰劳团团员加藤勘十,这些都是沉闷中的闪电,给我们以大风雨即将到来的保证。

为日本的军阀着想,倘不立定脚跟,把那可以化为阴黯的雨云的主因解除,则即使揪住头发,暴跳如雷,说是要冲到天边,又有什么用呢?失败的命运是终于不可避免的。一切封锁,禁止,蒙蔽,压制,将全归于无效。

希腊有一个故事:米达斯王因为辨不出神乐的好歹,说邦的笆簸比爱普罗的七弦琴更好听,神就惩罚他生上两只驴耳朵,长毛茸茸,从此不能见人,只好推说头痛,终年带着风兜了。然而这秘密可以瞒得别人,却瞒不住替他剃头的理发匠,于是米达斯就警告理发匠,不准将秘密泄漏,否则就要处以死刑。

死刑大概也真是可怕的吧,然而那秘密却总在理发匠的心里作怪,使他寝食不安,于是他就想了一个法子,独自跑到郊外,掘了一个泥坑,俯下头去低低地说道:“米达斯王是生着一对驴耳朵的!”说罢赶紧把坑填塞,算是把秘密埋在地下了。过了一年,这埋着秘密的泥土上生出芦苇来,微风过处,芦苇苏苏作响,人们就分明的听到:米达斯王是生着一对驴耳朵的!米达斯王是生着一对驴耳朵的!……

在静寂的日本岛国上,也会长出丛丛的芦苇来的吧。这便是无数英勇的斗士,他们不但喊出反战反法西斯的口号,而且将坚决地实行这口号,帮着中国的弟兄们,完成为世界和平的任务!

一九三八年六月十三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劳薪辑》,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10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