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五卅”小感

唐弢

清末的维新运动虽然带来了一点西方的声音,使古老的中国起了骚动,但不久就又归于沉寂,只剩下一点“国故,国故”,仿佛暮春的鹧鸪鸟叫似的声音了。但那运动的精神是存在的,它由士大夫的身上跳到知识分子的身上,发扬蹈厉,于是乎而有“五四”运动——封建社会的没落和民族资产阶级的抬头。然而抬不高。中国的人民因此有了新的觉悟,使他们认清了根本的敌人,使历史的发展前进了一步,到了一九二五年五月三十日,终于爆发了有名的“五卅”运动了。

不错,“五卅”的主流是反帝。因为牵涉不只一国,我们的敌人就常常拉出来作为义和团以后的中国排外的证据。这拉扯原很可笑,不值一驳的。所可叹者:有些国内学者,也因为那时候曾经抵制过英货,喊过打倒帝国主义的口号,就以为是违背“五四”精神的一种反欧美行动,对于“五卅”的意义,就有意或是无意地,加以削弱和抹煞了。

这些都是亟应指出和纠正的。

据我看来,中国介绍西洋文化,努力向欧美学习,虽然始于清末,盛于“五四”,然而能够切实,深刻,适应所需,略见成效的,却在“五卅”以后。这以前,因为反对者立论的陈腐,介绍者感情的兴奋,那介绍过来的东西,终不免于浮浅。德国的大炮比不上巴黎的香粉,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比不上阿瑟·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侦探案》;便是堡明汉工厂里的机器,也远不如伦敦动物园里的叭儿狗来得有趣。我们老是以猎奇和志异的心情去介绍西洋文化,这怎么不叫人把高跟鞋和杨梅疮当作宝贝呢!

然而“五卅”运动却带来了一面竹筛,它开始教人深思,选择。喊出了崇洋派绝不敢喊的口号。经过了“五卅”,这才使我们知道自己并不是戴高帽,拿司的克的绅士,却不过是被目为非洲土人一样的殖民地民族,一切尊贵、纤巧、美丽和肉麻,都不需要。我们急需介绍的,首先是那些能够帮助我们从殖民地命运里解放出来的东西。

自然,“五四”的时候也并非没有切实认真的理论;而由“五卅”这竹筛里漏下来的腐败、尊贵、肉麻的事物,更是多得很。但就大体而论,关于介绍西洋文化,从那时起,却确乎向前跨进了一步了。

我们需要学习欧美,但“五卅”却使我们睁开了眼睛,辨别是非,认清友敌,不再一味盲目地乱撞,除开一切血债不提,只这一点,也还是值得纪念的。

一九三八年五月三十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劳薪辑》,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76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