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和平的曙光

唐弢

近来总时时有些和平的消息,那来源大抵是同盟社,但我并不象许多人一样,以为那是全盘的捏造。我想这至少可以看出两点来:第一,日本军阀已经咬着了这一块大辣椒,开始觉得并不是好味道了;第二,中国也还有极少数商人式的政客的意志,仍在动摇不定,使侵略者的谣言有所依附。

作为这谣言的依附的力量,是脆弱的,因此,谣言也没有成为事实的可能。

中国抗日战争领导者的意志,始终是铁一般地坚强;民众的情绪,始终是火一般地猛烈;士兵的锐气,始终是潮一般地雄厚。唯有持久的斗争,才是新中国最坚实的基础,在目前,和平是决不会出现的。

然而,近来我却看到了真正的和平的曙光了。

据由内地出来的人说,厌战的风气,的确在日本军队里流行,一闻开拔的命令,就相约上吊的事,几乎到处都有。而比这上吊更进一步的,则有西安方面的日本俘虏的谈话:

“……吾等对于军阀之侵略主义,实为痛恶!吾之兄弟,皆死于战争,受尽人间悲惨痛苦。……而日本国民,对贵国官民,实也认识不足。贵国官民,皆宽大优待予吾等以真正之同情,亲切之慰问,周密之诊疗,隆情厚谊,使吾等感极而泣。与如此之贵国战争,日本国民应三思之!真正世界和平,非军阀资本家所能实现,乃在民众之共谋和好,故日本国民应打倒日本军阀及资本家,务使战争早日停止,实现和平。……将来如得归国,必以此种感想唤起全国,结合民众,打倒侵略主义。终此一生,誓为真正之民众和平及两国和平而努力云。”

中国是为和平而战斗着。如果不把中日人民共同的敌人——日本法西斯军阀打倒,中日间就没有真正的和平可言。武者小路实笃在《一个青年的梦》里,曾经借一个在欧战时死掉的德国兵士的嘴,向日本青年说过这样的话:“我们的人民,应该同敌国的人民联合,竭力使战争变成无谓的事。……我很希望这样的时候早早出现。活的人也许以为这时候不会到,我却以为一定要到,以为不会不到的。倘若不到,那就是活着的诸君的耻辱了。”

这也就是这次在中国战死和缢死的日本兵士的心。“倘若不到,那就是活着的诸君的耻辱。”这是日本国民的警钟,而现在也的确有人在这钟声里觉醒过来了,上面的谈话就是一个例子。死者的血污和活者的唾沫,积储成为日本军阀的葬身池,同时,在池的那角,我们也看到了真正的和平的曙光。

一九三八年五月二十八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劳薪辑》,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42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