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孤岛”我见

唐弢

季亚柯摩·柯斯泰是那不勒斯有名的律师,也是社会主义的领导人物。因为反对法西斯统治,被墨索里尼流放到特莱密帝荒岛上,过着囚徒的生活,后来又被转徙到郎披杜沙——那个被称为魔窟的最荒野的孤岛上去,但他终于得到勇敢的朋友们的营救,逃了出来,在异国重见到自由的天地。

人们都为他庆幸,为意大利的革命势力庆幸。

这在上海人的眼里看来,我想,大概也会觉得羡慕的吧。因为他们同样厕身于孤岛之中,开始感到了厌倦和愤怒。然而这厌倦和愤怒一面也磨炼了一部分人,使他们坚定,使他们果敢,使他们觉悟到上海并不是沙漠,并不是全岛“由白垩和砂石所积成的不毛的平坡,永远被毒辣的太阳所烧灼着”的朗披杜沙。这里有的是苦难的人们,艰辛的斗争,因此也还存在着迫切的工作。

“……收到上海方面朋友的信,他们说:你们在香港看见报上说上海抛炸弹,寄人手,发现人头的种种情形,一定以为这里异常恐怖,实则并没有什么,一切工作可以照常进行。……这一切都叫我后悔我不该离开上海。甚至想到重回上海去。同时觉得我们这一群人‘自己恐吓自己’,是太可羞了。我认为这一次逃港,应是我一生所作的若干大错中之一桩。”

上面是《大风》刊载《作家离沪杂记》里萨空了先生文章的一段,流露在字里行间的是一个有良心的人的真实的感情,因为一离开魔窟,却去钻进了象牙塔,这是今日中国人的耻辱。如果不能够走要走的路,做更多的事,肩更重的担,则还不如住在岛上,生些火,洒些水,种些花草,来得切实而且有益。

但我所要留住的,也只限于那些“切实而且有益”的工作者。至于在混水里洗澡,恋恋于玩弄“魔术”的人们,概不在列——滚他的吧!

一九三八年四月二十五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劳薪辑》,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72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