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民歌

唐弢

看到由美国寄来的杂志,这才知道今年一月,是诗人卡尔·山特堡的六十岁生辰,我曾经读过他的几首小诗,象《投水者》,《草》,《静静的坟墓》等,觉得他的诗确乎同活的歌曲一样,富有生命意义,而又极便于歌唱。

我想,这大概是受了一些民歌的影响,因为山特堡也是一个有名的美国民歌的搜集者。

据那杂志所载,诗人在他自己生日那一天,曾经亲自唱过好几个歌曲,包括《好孩子》和卡绥琼斯的《妈妈,你听到这新闻了么?》在内。墨斯克拉夫特还为他出了一本美国民歌集,诗人就称这为他自己的“吉太”。

其实民歌也正是民族的真正声音。许多年来,中国也有人努力于这方面的搜集,而以“五四”以后为最热烈,但现在又似乎并无下文了。大概是前年吧,当顾颉刚先生标点的冯梦龙的《山歌》付印的时候,我曾在出版家那里,把原本草草地翻了一翻,似乎全部都是情歌,歌是好的,但搜集者的兴趣,却嫌偏向了一点。我所觉得可惜的是:中国竟还没有一本包罗广博的民歌集。群众的情绪是被缩小,被看狭,甚而至于被歪曲了。但我在外国的民歌里,却听见过这样的声音。

“让那些狂吹的‘牛皮’催我们呕吐,

今天似同昨天一般;

我们把枝状的铅条投入熔炉,

到明天炼成一把泄气的螺蛳钻!”

平民往往也就是最好的讽刺文学家。上面这一首歌,是当拿破仑战争时代,法国对西班牙实行国际干涉,派军队去侵略,而被西班牙政府军打败的当儿,出现在西班牙人民口头的。我们试一想到拿破仑的野心,觉得螺蛳钻也确是对付“牛皮”的好办法:加以戳穿,使之破裂。不过这是有待于长期的努力的。中国现在刚从侵略者的骄夸和轻视里打开了一条血路,而面向着胜利,所以,这歌对于我们是亲切的,因为我们也有同样的感觉。

而且,在这伟大的历史面前,我们一定也有类似这样的民歌;所缺少的,只是一个山特堡而已。

一九三八年四月八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劳薪辑》,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31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