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漫成

唐弢

希特勒已经公开承认所谓“满洲国”了,这自然会引起中国人民的反感。二月二十二日《文汇报》所载路透社二十一日汉口电,就是叙述那方面的舆情的:

“此间闻希特勒宣布将承认‘满洲国’消息,大为惊诧。今日华字报皆登载希氏的演词,并因希氏取消五年前之诺言,反称日军屠杀中国平民、强奸中国妇女为造成远东和平之力量,故一致加以斥责。《大公报》日:希特勒之决议,非代表德国人民之真正态度,盖德国人民对华甚亲善也,仅代表国社党之政策而已。……

希特勒之宣言,实代中国决定外交政策,今后中国之外交政策将公开积极参加反法西斯集团,德国之行动,实丧失中国之友谊,此时之公道,中华人民将永不能忘云。”

是的,我们不会忘记的,但也决不惊诧。诚如《大公报》的社论所说,希特勒的演说,是不足以代表德国人民的真正态度的。我们同情凡尔赛和约束缚下德国的挣扎,却不敢信任希特勒;我们爱德国人民,乐于接受他们的帮助,但是,对于希特勒及其国社党徒,却从来不曾存过奢望。

我们了然于这两者之间的差别。

屠夫们的刀锋是永远向着弱小者的,然而,为弱小者的自由和解放而斗争的事业,却发韧在广大的群众里。

从这里,我们看出了希特勒和德国人民之间的矛盾,这矛盾也存在于一切侵略者及其人民的中间。胜利对于他们是可悲的。当十六世纪中叶,法朗塞司柯·皮若罗用残暴诈欺的手段,请秘鲁的皇帝来谈话,在一个预先安排好的宴会上把他捉住,下令绞死,从此征服了秘鲁,骗得大宗黄金,威赫一时。但是,据历史家说,这对于当时的西班牙人民却是一种惩罚,因为他们感觉到生活在夺来的黄金上的痛苦。

这痛苦且更甚于被侵略者,因为它象征着崩溃和颓败。

我们相信,德国的人民是仍旧要援助中国的,虽然希特勒在等候着“中国龙”的死去。同样地,当黩武主义者正在沾沾于暂时的小胜的时候,他的大多数的臣民,却已经感觉到生活在夺来的土地上的痛苦了,这例子在今天是切实的,因为我们已经望见了从这痛苦里爆发出来的火花。

一九三八年二月二十二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劳薪辑》,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71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