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吉诃德颂

唐弢

堂·吉诃德其实是一个光荣的名词,他虽然被世人所轻蔑,认为可笑。

依格那西·马都秀斯基是波兰的权威文艺批评家,他已经逝世了将近二十年,但他的含有哲学意味的散文,却仍旧为大家传诵,证引,仿佛文学上的经典一样。就在一篇叫做《吉诃德式的精神》的文章里,马都秀斯基这样写着:

“因为堂·吉诃德不单是一个被现实所掴打和玩弄的梦想者,而且也是一个那些最可贵的企图和愿望的象征,不断地被日常生活的程序所粉碎,却又为人类精神的进展所必需。

一个人在他的一生里从来不曾对风车作战,甚至从来不曾想到这样做的,为了他本身的利益他会成就一些大事业,但自然,对于别人的幸福他决不会有些微的帮助,他决不肯为着大众去冒险,或者把他的时代里的精神的温度表提高一度。这就是所谓乖觉的人们的典型。”

然而并不是每一个人的愿望都停留在乖觉上面。所以在西万提斯的笔下,终于出现了堂·吉诃德,而且他不仅出现在书本里,同时也活在每一个时代、每一个国家里,历史正是靠吉诃德先生们的存在而进展的。勇往直前,不

屈不挠,这是吉诃德先生的特质,他挟的是公理,打的是不平,虽然不免于认错目标,铸成笑料,然而他的态度是严肃的。

马都秀斯基又说:“他的失败,无论如何,是在行动里,并不是在思想里。堂·吉诃德是永远忠实于他自己的思想的。不管他是在释放战船上的奴隶,或者是在毁坏彼得神父的傀儡人,他是自觉地站在公理这一面而战斗着,为不幸的和被压迫者而防卫着的。”

这是堂·吉诃德精神的可贵处,正确地加以导引和处理,吉诃德先生将是新的,无可訾议的战士,决非上海滩上的妄人所能企及。至于见微利而色喜,借暴力以恫吓,既昧是非,复泯敌我,其无耻与无知的程度,更在一切妄人之下。

一九三八年二月十八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劳薪辑》,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94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