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文艺界的团结

唐弢

在鲁迅先生逝世周年纪念座谈会里,陈望道先生建议组织一个文艺界救亡协会,这意见立刻为大家所接受,得到了补充和阐扬。同时,为了表示继承鲁迅的精神起见,就定十月十九日为成立的日子,从那一天起,上海的文艺界,真的团结起来了。

我希望而且相信:这将是真正的团结。

自从抗战开始以后,上海一隅,文艺家的表现是非常微弱的,虽然也有人在办壁报,印小册子,然而这样切实地干着的人并不多,因此工作就不能普遍和深入,得不到系统的成绩,使人落得一个“纸上谈兵”的结论;至于另一些文艺家,因为不愿切实苦干的缘故,在这大时代面前,反而显得闲散,充分地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这一回的结论,当然又是所谓“文人无用”了。

然而其实这是并不尽然的。

粗粗看来,在救亡运动上,文艺家的工作较为空洞,当然比不上掮枪的兵士,也似乎比不上能够出钱的商人,能够出力的工人,以及努力生产的农民。但是,文艺也自有其特殊的意义。文艺工作者可以站在自己岗位上,发挥他的力量。例如宣传、鼓动、指导、慰藉等等的工作,是切实的,而且也是需要的。我们所缺少的是一个能够领导和安排的组织。

文艺的力量,恐怕也真象蒸汽一样,看过去,轻轻渺渺,空空洞洞,随着空气逐渐消灭,谁能懂得它的力量呢?但是,如果把这些蒸气集中在一个汽罐里,它将发挥出巨大无比的力量,推动“引擎”。时代的巨轮就是这样前进的。

但什么是文艺的汽罐呢?我以为就是健全的组织。希望文艺界救亡协会能够好好地尽它的汽罐的责任。

一九三七年十月二十二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劳薪辑》,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25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