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纪念鲁迅先生

唐弢

在《且介亭杂文二集》的后记里,鲁迅先生替几篇用日文写的,而又由自己亲手翻译过来的文章作说明,其中的一条说:

“《关于陀思妥夫斯基的事》是应三笠书房之托而作的,是写给读者看的介绍文,但我在这里,说明着被压迫者对于压迫者,不是奴隶,就是敌人,决不能成为朋友,所以彼此的道德,并不相同。”

我说过,这是被压迫者的“真实的心”,也是真正的中国的声音。现在,伟大的民族革命战争展开了,鲁迅先生的遗言,终于成了四万万五千万人的一致信念,觉悟到彼此毕竟不能成为朋友,自然更不甘凭空沦作奴隶,因为我们并没有“对于横逆之来的忍从”。仅存的路,就只有变做敌人这一条。

我们要抵御,要反抗,要斗争!

鲁迅先生的一生,尽瘁于民族革命运动,力求中国的自由与解放。他是反帝的,因此也是反日的。因为“现在中国最大的问题,人人所共的问题,是民族生存的问题,”所以他主张把“一切斗争汇合到抗日反汉奸斗争这总流里去”。他培泥浇水,种下这茁壮的抗日苗秧,却等不到它开花结子,就撤手归去了。

这是中国的大众所引为遗憾的。

但幸而在这周年祭的今日,全民族的斗争已经开始,统治阶级和民众的自觉运动采取了一致的步调,结成坚固的力量,给敌人以猛力的打击了。我们相信,抗战的开始,也就是胜利的开始,所待的就只是我们坚决的、持久的奋斗。

“死亡对于战士,是空漠,但对于活着的同伴,却是一种激励。”这是我去年写在悼念鲁迅先生文章里的一句话。我以为纪念的意义也在此。那么,对于先生的纪念,除了继承先生的遗志,努力求取民族解放外,将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一九三七年十月十六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劳薪辑》,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702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