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我也为伤兵请命

唐弢

前几天,各报上登着一个消息,说是宋美龄女士曾向英国呼吁,希望以医药上的供给,援助中国受伤的士兵;同日的某报上,又有一篇中暇先生的题做《为伤兵请命》的文章,他引了几段外国记者所作的战地通讯,说明前线救护设备的不够,一面感慨地说:“我们环顾左右,还有许多钱财,许多人力,许多材料闲着,我们并没有尽我们的力量,我们是不为,不是不能。”

这是确确实实的情形。

但是,为什么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到了中华民族以白刃和敌人相见的时候,前线的将士慷慨浴血,而在后方,却偏有许多材料,许多人力,许多钱财闲着呢?归根结底,我们不能不怪平日太没有准备,临时又太不懂组织。我们不但没有想到现代战争不能专靠军事,便是属于军事范围以内的一切,也不曾精细地算到。例如关于救护伤兵,就只是几个慈善团体撑着场面,显出了老大的漏洞,使忠勇的健儿不能得到良好的诊治,这在整个抗战力上,将是一个怎样重大的损失呵。

但在这里,首先必须指出,京沪线上的救护工作,比起津浦、平绥、平汉各线来,还是差强人意的,而且我们也的确看到了许多救护员的勇敢牺牲。唯一的缺点,是在于组织的不完善。譬如吧,一个战士受了伤,先是在战壕里辗转,儿小时以后,幸而被救上车子,颠簸了几里路,到得后方,又被从车子上抬下来,躺在树阴下,再等第二辆车子把他从前线的后方载到安全地带的医院去,而那些医院呢,照例总是自称额满,拒绝接收的,不过倘使护送的救护员能够用比较强硬的口气,说几句总会有命,必须收容等等的话,则又似乎每一个医院都有余额,都可以接收了。这真是令人气愤的残酷的把戏。

再举一个实例,某会所办的救护队,每一分队,各有两个医生当领队,但是除了少数忠实的医生,时时和救护员同上前线,予伤兵以急救外,多数医生,压根儿就不曾上过前线,他们把总会所发给的急救箱束之高阁,每天躲在安全地带的医院里,看看报,发发议论,几曾把伤兵们长途颠簸的痛苦放在心上。有几个救护员看不过,要求他们转请总会,向民众劝募几个褥子,放在车上——因为那些都是运货的卡车——说了几次,所得的回答,始终是一副怕多事、嫌麻烦的神气!

这固然是人的问题,然而却更其是组织的问题。我在这里暴露这些事实,却隐去了当事人的姓名,因为我并不想攻击个人,只希望从事救护工作的人能够切实地反省,坦白地承认,力求组织的完善,使我们英勇的伤兵能够得到良好的诊治。不错,在救护工作上,我们需要多量的医药供给,然而却更其需要一个完美的组织!

一九三七年十月二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劳薪辑》,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34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