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钱钟书、乔曾劬唱和考

卞孝萱

  
  《槐聚诗存》有《赠乔大壮先生》诗。学生来寒舍,提出两个问题:(一)乔大壮是什么人?钱钟书对唱和的友人,如冒叔子、陈式圭、郭晴湖、徐燕谋、张挺生、滕若渠、许景渊、吴亚森、龙榆生、郑海夫、张荫麟、宋悌芬、周振甫、刘大杰、苏渊雷、向觉明、王辛笛、江骏卿、陈百庸、许大千、马先之等,均不称先生,为何对乔大壮尊重?(二)乔大壮有没有回报钱钟书的诗篇?如有,能录示否?外地读者,也有来函询问类似的问题。今一并在《寻根》公开答复。
  
  一
  
  潘伯鹰撰《乔大壮先生传》,是研究乔大壮生平、风貌、学艺的最可信的、第一手的资料,因原文较简,今稍加补充,分段介绍如下:
  乔先生者,名曾劬,字大壮,四川华阳人也。乔故世家。
  补:乔氏别署伯戢、劳庵,号波外居士,清光绪十八年生。华阳乃今成都市双流县。
  先生短身巨颅丰颐高颡,眸子然以静,吐语甚徐,举措秩如也。
  补:钱钟书云:乔大壮“美髯”。
  幼而绝特,博究经史诸子佛道稗官之书,通法兰西文,工书,尤好者文学,而最致力莫如词。
  补:乔大壮幼从顾印伯受学。毕业于北京译学馆。1935~1936年与石凌汉、仇、夏仁虎、吴梅、陈世宜、汪东、唐圭璋、卢前、吴、廖恩焘、寿等在南京成立“如社”,出版《如社词钞》。
  历官椽曹,徒以文书笔札为人所称,久而厌之。教授大学,欲以发其意,然谦毅敏介,若不能言者。更历世难,弥以危逊,人亦罕知其蕴焉。
  补:乔大壮1915年任北京政府教育部图书审定处专员,1935年任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1937年任国民政府实业部主任秘书,后任经济部、监察院秘书、参议、参事等职,兼中央大学师范学院教授。抗战胜利,复员南京。1947年任台湾大学中文系教授,1948年兼该系主任。
  托于酒,每酩酊,神意愈清,间逢其会,颇论道术消长,史事得失,人之所以自立,与夫文心之微,谘无不塞,引之而逾深,渊渊乎有味哉。
  补:钱钟书云:乔大壮“善饮”。
  倭寇归降,讲授于台湾,感寓时事,体益羸,曩之所能含茹抑遏者,浸假不能。岁戊子七月三日,预署家事,既周以悉,遂独游苏州,其夜大雨以风,举身自沉于梅村桥之下,年五十七耳。
  补:据当时报纸报道:台大解聘教授讲师等百余人,组织联谊会,派代表五人谒省主席,当蒙接见。复在该校文学院开会,决议要求校长发给还乡旅费,并加发解职薪金四个月,由总务代见,毫无结果。解聘教授云,照各大学习惯,如解聘应在学期结束前月通知,俾各人另作打算。至七月初始知解聘,于情理均有不合。史学系主任语记者,渠等为前任校长自各地请来,突遭解聘,倘以资历学识与服务成绩为解聘标准,渠等亦心悦诚服,如以背景定去留,则甚感愤慨。又接近乔大壮教授之人称,乔之自杀与台大易校长有关云。乔离台前曾称,余偌大年纪,如遭解聘,有何颜面。录之以供探求乔氏死因者参考。
  其稿曰《波外楼诗》四卷、《波外乐章》四卷,皆手定,友人为刻于成都。
  补:乔大壮译有《你往何处去》、《马兰公主》等。卒后,印有《乔大壮遗墨》、《乔大壮印蜕》(《乔大壮印集》)。
  
  二
  
  钱钟书《赠乔大壮先生》云:“一楼波外许抠衣,适野宁关吾道非。春水方生宜欲去,青天难上苦思归。耽吟应惜拈髭断,得酒何求食肉飞。着处行窝且安隐,传经心事本相违。”自注:“先生思归蜀,美髯善饮。”
  读者以未见乔大壮之和诗为憾。今查到乔氏《次韵报钱默存》云:“客舍银灯照桁衣,远游芙芰是耶非?世传豪士吴中赋,风送轻装海上归。独立千人原小异,摩天六翮许低飞。欲从石室书去,白首相望事恐违。”附言:“初试名墨,惜纸小劣。”
  下面对钱、乔二氏之诗,作几点说明:
  (一)这两首诗都是七律,皆押非、归、飞、违韵,确是唱和之作。
  (二)当时钱钟书在上海,乔大壮诗于1948年6月27日在南京付邮,距其自杀才六日。
  (三)钱诗云乔“思归蜀”,乔诗懊悔“远游”(指台大教书)。言为心声,对于了解乔氏当时心情,有重要价值。
  (四)乔氏生于1892年(光绪十八年),钱氏生于1910年(宣统二年),乔比钱大十八岁,故钱尊称乔为先生。
  
  三
  
  乔大壮擅长治印。他的女儿乔无疆说:“(先父)廿余岁在北洋政府教育部任职时,开始对皖派、浙派等前代名家进行深入研究,同时与负有声望的陈师曾、寿等印人为友,因得切磋之益。”寿()《印人诗》中称乔大壮“更向黟山低首拜”。“黟山人”是黄士陵的别号。乔大壮对黄士陵极为崇拜,他撰《黄先生传》,略云:“作篆极渊懿朴茂之胜。治印自秦汉印而外,益取材钟鼎泉币秦权汉镜碑碣陶瓦,故于皖、浙两宗以次衰歇之后,自树一帜,并世学者尊为黟山一派云。”“论曰:余观近世印人,转益多师固已,若取材博则病于芜,行气质则伤于野,能事尽矣而无当于大雅,兼之而尽善者莫如先生,夫惟超轶之姿,辅之以学问,冠冕一世,岂不盛哉!”这不仅是乔氏对黄氏治印的颂赞,也可以看作他自己治印的经验心得之谈。
  世人对乔大壮治印之评价,如潘伯鹰说:“乙亥丁丑之际,先生与余同官,余爱其所治印,溯乎古初,逮于今日,未见有过之者也。”沙孟海说:“清末黄士陵、吴昌硕两大派之后,仅乔大壮与齐白石两位印人列名这本史书(《印学史》),此即社会赞誉的‘南乔’与‘北齐’造诣最卓是也。”潘、沙皆推崇乔大壮治印造诣之高。今选择乔氏为友人所刻之八印,供读者欣赏。
原载:《寻根》 2007年第1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449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