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声东击西三篇

唐弢

一 学生运动

前些时候,据报上的通信说,平津学生已经有了一种新的联合,民国八年的“五四”运动,或将重见于今日。这几天,我们果然看到北平学生的请愿,游行,演讲,示威了。这实在是值得称道的举动。

但也因此引起了我们“友邦”的抗议,却又实在使人奇怪。这一次北平学生向当局提出的六项要求,条条切实,句句中肯,其中一二两项,虽曾提及“友邦”,却找不出一点坏意。然而,鸡雏对于鹰隼,毕竟是连提及也不许的。

但我们却偏有游行,而且还演讲,示威。我因此想起“五四”运动的成因,和这一次学生运动的成因,觉得很相象。不过我们眼前的环境,实在比十六年前更为险恶,而十六年前学生运动的声势,也要比现在浩大,勇猛,有效。那时的媚外官僚,毕竟因民情而罢免,那时的辱国政策,毕竟因舆论而转变。现在呢,殷汝耕已经装扮定当,以丑角的身份,在一出使人苦笑的滑稽剧里上演了。在后台等着做戏的角色,看来还多得很。

这不能归罪于学生运动的无效。几年来,知识分子受到的压迫,箝制,大家是明明白白的,足以证明沉默并非无因。即如这次游行示威的学生,本来完全是出于爱护国家的赤诚,但是,他们不是已经尝到皮带的滋味,而且被冷水浇到头上,心上,结成薄冰了吗?

然而我们却还有希望,希望他们心里炽热的火焰,能够使这冰片溶化,甚而至于沸腾。

我们没有忘记“五四”学生运动的意义。

二“鼓掌而退”

好象是几年前的事情了,一个外国绅士到上海游历了一转,回去向他们的陛下报告说:“上海的繁荣,完全是靠租界来维持的,租界给予中国以很多好处。中国政府要收回,现在尚非其时。”

这也实在是一种好处:尚非其时。

不过除此以外,对我们也还有别的好处。譬如说吧,“一二八”沪战的时候,它一面作了我们敌人的掩护伞,一面也成了我们同胞的安全带,而且使有些高等华人,站在洋楼顶上,鉴赏着铁鸟生蛋,民房着火,:拍着两手笑道:“好看得来!”

同时,同地,同胞,有些辗转于炮火底下,有些逍遥在洋楼顶上,可也真真好看得来。但,谁造成这种隔膜的呢?

据说这也正是好处。

现在又有新的好处了。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的租界上一向有所谓捕头,而这些捕头大抵都懂得怎样使用木棍、手枪、皮鞋脚之类。最近嘉兴路捕房英籍捕头彼得和加德两人,把华人马德标投入河里,死了。事情一直闹到英国驻华按察使署,终于宣判了无罪,《时事新报》记载宣判的情形说:

“……据云检察官对本案虽有充分证据提出,但案中尚有疑点不少,故两被告被检杀人罪,无法成立。最后由法官宣告两被告无罪开释。其时英侨到庭旁听者,非常拥挤,闻判均掌而退云。”

既说证据充分,偏又疑点不少,疑点不少,为什么不详细调查呢?原因在急于要开释,而回答这开释的,是一阵掌声。

要知道租界对我们的好处吗?请看“鼓掌而退”。

三 说 红

过去文坛上的论争,有一手制敌死命的方法,那是当自己腾挪不得、将要出丑的时候,就给对方戴上一顶红帽子,或明说,或暗示,或自己化名,或请朋友捉刀,总之,要声色不动,而使仇头落地。卢布谣的发生,是由来已久的。

这现象不仅文坛是如此。

不过红帽子虽然可恶,红颜色却仍旧为大家所喜欢,不但婚嫁喜庆,字屏绸幛,用的是红颜色,便是贴一张“姜太公在此,百无禁忌”的纸条儿,也血红血红的。据说那象征着喜气。

因此也仿佛就减少了罪戾。

不过在卐字旗下,情形可大不相同了。二月二十五日《立报》载德国法兰克福城电:

“有本城青年一名,因用赤色领带,法庭认为是共党思想的表征,判处监禁六星期。”

这罪状实在妙得很。在白色国度里,连一条颜色强烈的领带也容不得。

其实我们也有不少这样的例证。《呐喊》的封面,红色的手帕,都曾闹过悲惨的喜剧。不久前在上海,有个青年因为手背上的红块,被抓进去了,但几经审问,研究,终于发现红块其实是创斑,是血痕,是鹰犬们的错觉。

可见红色也实在象征不了喜气。

地无东西,屠夫们的触觉、才能和手段,大都是差不多的。

一九三五年十一月至一九三六年三月

原载:《唐弢杂文集•海天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52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