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再论文艺商业化

唐弢

某先生论文艺,以为眼前的文艺,都有商业化趋势,而商业化的文艺是要不得的,因此眼前的文艺也都要不得。

在这个问题上,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以为文艺家而具生意眼,专门注意他作品的销路,卖钱的多少,因此就不免要迎合一般人的低级趣味,那当然是要不得的,我们文坛上也恐怕的确有这种人。不过因此而断定凡是拿稿费、抽版税的文艺都不是好东西,甚而至于说“文艺家在今日不可有”,“文艺家只能受环境支配,不能支配环境”等等,却未免有些蒙混是非。近读《焦氏笔乘》,里面有一则云:

“子美:‘本卖文为活,翻令室倒悬。’言其无假借也,而语意不露,昧之愈佳。子云:家无儋石之储,其作《法言》,蜀人赍钱十万,愿载其名,子云却之。张知白守亳,毫富人修佛庙成,知自召穆修为记,富人遗五百金,求修附名,修投金庭下日:‘吾不忍以匪人污吾文也。’二子之自负何如哉!彼售金求米者,非惟人品径庭,即其书可知矣。……”

焦弱侯所举的两个例,只能说是贿赂,而不能当作稿费的。而且过去稿费的由来,大都是寿文墓志,其所以使“人品径庭”的缘故,是因为收下银钱,便须说好话。和现在的稿 费,性质也并不一样。

某先生以为文艺本来能够改造一般人的思想,但中国文艺家却没有这种伟大的力量,那理由就在于商业化。

这其实是一句笑话。举个例吧,曾经被林琴南先生发现有“《史记》笔法”的英国十九世纪作家瓦尔特·司各特爵士(Sir Walter Scott),是一个复古主义者,他沉湎过去,幻想中古时代的生活,他的这种影响不但及于英国的小说,而且还及于英国社会上一般人的心理。但他为了要偿还因建筑雅博斯福别墅而破产的债务,不是拚命著述,而且用这著述去换过钱的吗?

文艺商业化之在他国,不但“于今为烈”,而且“在昔已然”的。

一九三六年三月二十四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海天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87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