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元旦试笔①

唐弢

编辑先生要我写关于元旦的文章,接到题目,想了一想,觉得应该说几句新的、应时的吉利话,然而我想不出。我因此想起的却是一点旧事,一首旧诗,而且是一首并非咏元旦,却是咏除夕的旧诗,诗是:

“楼中梅影横枝处,岁暮灯前缩手人。
已办春寒风带雨,重闻吴语梦成尘;
抛残心力犹堪惜,留取身名定孰亲;
回首三年旧意味,清狂减尽只伤神。”

这首诗,倘使当做寻常的牢骚看,是毫不足奇的。我所以要引它,却另有一点缘故,因为那首诗的作者,是不久前在关外秉过“国”政,红极一时,而现在又渐渐地冷落下去的一个毁誉不一的老“蛮劲”。不过做那首诗的时期,大约还在民国初年,溥仪让位,帝制结束,而他的“蛮劲”也还不曾被鉴赏家认识的时候。

诗人们到了除夕,大抵是要做几首诗的,或者感慨时事,或者叹息盛衰,因为岁暮的确是一个使人百感交集的时候。但有些人却因此锻炼成一种战斗的力量,守候元旦,企望光明。总之,他们肚里有一片雪亮的是非。而另一种人呢,却斤斤于个人的恩怨,这斤斤就变做或一人所说的“蛮劲”。

那首除夕诗的作者,是属于后一型的。

不过眼前的新年,我恐怕也正无异于除夕。经历过民元革命的人们,究竟有几个还有新意,还能够使人看得出一点蓬勃之气呢?到了元旦,虽然终不免有一点装点,然而骨子里却仍旧是除夕,是凄零,急迫,萧条。

而我们眼前的凄零,急迫,萧条,却已经变成那首除夕诗作者的高兴,快乐,私愿了。时势也实在转变得快。

不过那高兴,快乐,私愿,是不会长久的。恐怕昨夜除夕,老“蛮劲”已经重有“抛残心力犹堪惜,留取身名定孰亲”之感了。“三年风味”,何如何如?

一九三六年元旦

①这一篇文章,是按照试刀例写成的,因为我的确只有一枝笔。“聊复尔尔”。

原载:《唐弢杂文集•海天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18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