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与陈子展先生论蛮劲书①

唐弢

子展先生:

久未把晤。昨天在《言林》上得读先生《论言林体》大作,高见卓识,很是佩服!不过先生所说:“虽说《太白》半月刊已经无疾而终,和他对立的《人间世》半月刊还在,确乎显出了林语堂先生所说江浙人不懂的福建人的蛮劲”一段,我以为,把《人间世》的存在认作是福建人蛮劲的表现,倘不是俏皮话,那还有商量的余地。

林语堂先生极推重辜鸿铭,有恨不相从于地下之势。辜鸿铭拖辫子,赞小脚;林语堂倡性灵,主闲适。辜鸿铭骂欧化,林语堂恋骸骨。为什么呢?为的是要表示蛮劲,但这其实是错觉。辜鸿铭有的是顽固,比郑孝胥高明不了多少,而且他主张复辟,原只不过是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胡闹,完全出于做作,一失于自我,再失于真。

此而可谓蛮劲,实非江、浙人所能懂。

但林语堂先生是有他的可爱之处的,不过现在却一天天消磨光了。以《剪拂集》时期比《大荒集》时期,先生以为那一个时期更富于蛮劲呢?

我很爱《人间世》,然而却非常反对《人间世》林语堂化,但这种趋势现在是格外明显了。《人间世》比较能得“长者”欢心,况且有钱的赔一点原也算不了大事,照现在情形,它是仍旧可以出下去的,但这可与蛮劲无关。

《论语》三周纪念中,林先生有一篇文章说:

“……现在他(按:指《论语》)也长大了,虽然未多见世面,但是也不可叫他过于放肆无礼,大人跟前说话,也应顾忌一点。”

这是《论语》能够活到三岁的最大的理由,也是《人间世》所以存在的理由。然而先生,顾忌不就是蛮劲的对头吗?

我曾经写过一篇叫做《从辜鸿铭的蛮劲说起》的文章,被小文豪们窃笑了一阵,但这回还想说几句:岁月的黑影已经深深地印上林语堂先生的心坎,虽然他还想夸口,但终于抹不去铁一样的事实:卑怯,退后。

为林先生着想,还是不提江、浙人的好。先生以为何如?

拉杂写这一点。祝

好!

弟唐弢上 一九三五年十月十五夜

①这篇文章,本来是寄给《立报·言林》的,谢六逸先生在给我的信里说:“俟送子展一阅,即当发表。”但过了半月,我又接封谢先生来信,说是编辑部主持者不欲登载,只能检还了。我想子展兄也许并未看到,特此收在这个集子里。

原载:《唐弢杂文集•海天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00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