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读史有感

唐弢

改读历史这个问题,很早就有人提出,中间还经过转述,然而现在是冷落了。去年七月号的《申报月刊》上,徐懋庸先生主张学校应该从头采用社会进化史作教本,这意见是值得注意的。社会进化史一类的书籍,对于现代中国学生,实在还太嫌生疏,我们只见“汉武帝雄才大略”,“××之世,比于成康之治”等类的名句,在中学生的脑袋里打转,而对于历史演变的因果,却反而非常模糊,这实在不是好现象。

对于历史,我以为不但应该改读,而且还应当改写。社会进化史一类的书籍,固然是切要的,而汉武帝唐太宗辈的史迹,实在也应该知道一点。不过过去的史书,可信的实在很少。就说汉、晋时代私撰的史书吧,因为限于见闻,无从广采博记,那结果,只能画出一点粗枝大叶来。到了唐朝,太宗以“右文”自命,国家设局修史,材料的收集,虽然可以多一点,然而史书既出官撰,就不免时时要打官话,那可信的成分,也越发少下去了。这时候,大家就只得掏野史。

不过我所以说历史要改写或重写的原因还不止此。过去的史家,太着重于英雄的雕塑,而忽略了所以塑成这英雄的群众的力量,社会的环境。他们所记的是一朝——其实也正是一家的历史,而且这一家里,又只写了几个他们认为重要的脚色。

但事实上,历史却并不是几个人的历史。

所以必得要改作。所谓改作,当然不是“牛鬼蛇神”地胡乱去篡改,对于史实,是更加要求其真实可信的,而且还得用新的方法,重新评价,注入进步的世界观。这样,才能使过去的史实,和眼前的生活发生相连的关系,而明白现在所以成为现在的前因后果。这才是历史的最大的意义。

清朝中叶的时候,学者们对于历史的改作和补作,是很起劲的。如汤承烈的《季汉书》、谢启昆的《西魏书》、周济的《晋略》、陈鳣的《续唐书》、邵晋涵的《宋志》、魏源的《新元史》等,其于旧史多所纠正,而写法方面,也很有新的尝试,这毅力,是值得佩服的。

但也还有缺点。他们虽然知道启己以外有红毛人,却毕竟还没有科学的世界观。

去年以来,著作界开始出现了所谓“历史小品”,这自然是可喜的事情。不过写这种小品的人并不多,写得好的尤其少。这原因,我想,第一是作者还缺少正确的世界观;第二是没有丰富的历史知识。前者主灌注,后者主理解,这对于想改写历史的人们,是十分必要的。

可是这样的人材很难得,在近世,虽然没有正确的世界观而尚可一读的,只有一个韦尔斯(H.G.Wells)。

对于中国,我不但希望有好的历史小品,也希望有正确的具有科学世界观的整部史书,无论是改写也好,补写也好,重写也好。——我读了一部近人编著的历史书后,心里这样迫切地想。

一九三五年九月十六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海天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607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