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名的纠纷

唐弢

同 名

最近从坊间看到一本叫做《第一线》的刊物,在第二期里,有一篇译文,题目是《法西斯帝治下的意大利》。我没有细看那篇文章,只翻了一翻,好象说是从美国的《现代史料》杂志译过来的,译者署名风子,恰巧和我笔名相同,这才知道除我以外,写文章的人里,还有一个风子先生。

同名的事件,古已有之,不足为奇的。顾炎武《日知录》云:“《史记》汉高帝时,有两韩信,则别之日韩王信;王莽时有两刘歆,则别之日国师刘歆。此其法本于《春秋左氏传》,襄公二十五年,齐崔杼弑其君光,事中有二贾举,则别之日侍人贾举。”其实连王莽也有两个:一个是篡汉的新莽,另一个是右将军王莽,字雅叔。

唐朝有三个李益,两个张昌宗;宋朝有两个张子野。至于各朝代,同姓名的,当然还很多,可惜我不能一一举出来。

十几年前,周作人先生在北大,曾经替法科里的周作仁先生代收过书籍,还因此赔了钱;后来,杭州有一个自称“鲁迅”的人,在那儿游山题诗,据说也做过一本《呐喊》,销了十万部,弄得一个女士佩服得了不得,写信来给《呐喊》的原作者鲁迅先生。这两件事,都是同名的纠葛。不过前者是巧合,后者却颇有点矫作的嫌疑。

《法西斯帝治下的意大利》的译者风子先生,和这个常常写些杂文、笔名风子的我,当然是巧合。不过以后我大概还要写写文章的,这个名儿已经用惯,不想更改,而又苦无官衔,无从仿《春秋》或《史记》的笔法,给分别一下,实在很糟糕。

因此,唯一的希望,就只有望那位风子先生,能够弄到一点官衔了。

笔 名

我用风子这一笔名,是在两年以前,历史实在短得很,而且也颇简单。有一天到申报馆去找黎烈文先生,偶然谈起稿子的检查,顺而又说到笔名,黎先生劝我也用一个,我觉得这对我的确很方便,因此就随便换上了。

这换上的,就是“风子”。

自取名字,本来是很可以有一点寓意的。“国魂”、“剑星”,那目的就是要说出自己的侠气;至于表示可怜的,如“病鹃”、“泣红”;表示才能的,如“卧龙”、“醒狮”;他如“兴隆”、“富贵”,也都不失为好字眼。可惜我当时不曾深思,不然,准得署名“做官”,好更显得“封建”一点,给我们自称“初出茅庐”的“风子”仁兄多添一点谩骂的资料。

然而我竟不曾,到如今还是悔之不迭。

不过,能够相信我并不打算做官,在“字里行间”看不出我留恋《春秋》笔法的人,也是有的。他们问我为什么叫风子,我实在回答不来。为什么呢?我曾经想过几次,那回答是:

风兮,风兮,
尔其无言兮,尔其无病。
惟尔之无病兮,惟尔之无言兮,
惟尔之不安于沉默兮,
将渭无病之疯乎?
将谓无言之讽乎?

风兮,风兮!

这好象是学孔子的《凤兮歌》,该死!不又是“封建”的证据吗?我可是连“考虑的余地”也没有了。

一九三五年

原载:《唐弢杂文集•海天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55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